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千世倾

第十八章 流落

千世倾 古结 2611 2019-01-11 20:00:00

  本来正正好的逃跑的当口,被顾之尤这么一搅和,彻底黄了。

  闻人叙来不及发怒,因为眼下周围那两个人已经察觉出了自己要逃跑,横刀就向自己劈来。

  那人的刀是极重的玄铁,加上大力劈下来,几乎是把闻人叙对半劈地架势,闻人叙眼角闪过一丝寒芒,没想到这帮人这么狠辣。

  回旋,侧身避过刀锋,手半握成爪,绕过那人的粗壮身体,便死死的卡在那人的腕肘之上。手一紧,那人握刀的手登时仿佛被人抽去了力气,顺势一张。那把玄铁大刀便掉落在了闻人叙的手中。

  来而不往非礼也。

  闻人叙轻笑一声,一手持刀,便直直的刺穿了那人的大腿。

  一声及其惨烈的嚎叫声响起,让人几乎不敢相信那是人发出的声音,其余两个人看到闻人叙这狠辣残忍的手法,一时间都神情警惕,不敢靠近。

  这帮人,虽说看起来凶狠,不过也是实力不济,顶多是仰仗着主人家耍耍威风,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我说大哥们,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手脚不利索,怕一会儿再误伤了二位,那可就值不当了。”闻人叙一把将刀拔出,闪着血芒的刀锋微微一偏,倒映出闻人叙如罗刹般的影子。

  那个年少些的明显胆怯了,一副想要抽身逃跑的模样,却被那个年长的大汉一把拉住:“不杀了他们,我们回去也是死。”

  闻人叙一副惋惜长叹的模样:“是吗,小女也不想这样打打杀杀的,真是两位大哥将我往绝路上逼呢。”

  两把长刃向闻人叙夹击而来,闻人叙扔下长刀,向后一仰,双手便紧紧扣住了二人执刀的手腕,以手为轴,双脚腾空一个后翻,便听到一阵惨叫声伴着噼啪骨头脱臼的声音。

  二人被闻人叙的冲力直直并排拉倒在了地上,疼痛的呻吟不已,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只见闻人叙将长刀一踢,便直直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二人瞬间不敢有所动作。

  “这么弱,也不知道你们主人家养你们做什么。”闻人叙不屑地笑了一下,对准穴位,几个腿刀,便将几人踢晕在了地上。

  在一旁有些呆愣的顾之尤又一次看到了某人的无耻狠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对着躺在地上的二人打量道:“英雄,他们死了吗?”

  “没有,不过”,闻人叙突然把手中的刀扔给顾之尤:“你可以趁现在再补几刀,免得他们一会醒了麻烦。”

  “不……不用了吧。我和他们无冤无仇的,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吧。”顾之尤扶额讪讪地说。

  “窝囊。”闻人叙也没有怎么逼他,想着你觉得与他们无冤无仇,被人家一刀杀了都不知道。

  先留他们一条命,一会儿等他们醒了也好打探打探洛安城内的局势。

  在二人身上搜罗了一番,闻人叙找到了些火石和匕首,钱币之类的,还有两壶酒和几张叠的极小的,不堪入目的春宫图。这些人倒是知道在工作之余给自己找点乐子。

  闻人叙在一旁有些随意打量着那几把匕首,这匕首虽算不上华贵,但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兵器所能比拟的,刀刃锋利,分量也是沉甸甸的,在刀柄上还有一些简单的纹路。虽然如此,作为一个刚刚来到这里不久的小白,闻人叙还是不能判断出这些人的身份。

  “去看看那个女人,死了没有。”

  一句淡淡的话语,没有太多情绪。闻人叙不过是来抢点补给的,也没什么其他的心思去管闲事。

  顾之尤的脸突然一红,然后就很不好意思的说:“英雄,那个……那是个女子,还是你去吧,不然我一个男人家怕会毁了那女子的清誉。”

  闻人叙在一旁笑道:“那怎么了,你怕毁了人家的清誉就把她给娶回家去,给你白白捞去个媳妇。”

  “你……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话。”

  “呵。”闻人叙轻笑一声,凑上去:“我说,你别装正经了,表面上这么抗拒,其实心里不知道早把人家那女子睡了几千几万遍了。”

  “你!”顾之尤起的手指指着闻人叙,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不可理喻!”他很是气恼地转过身去,然后就一言不发,彻底不理闻人叙了。

  看来这呆子是真的生气了,闻人叙心里感叹一声,真是,没什么本事还一堆烂规矩。

  闻人叙也不跟她一般见识,走到那女子面前,看那女子还没来得及被埋上,还有气息,身上也没什么明显的伤口,显然是被迷晕后弄过来的。闻人叙便把她从土堆里拉上来,给她喝了点水,又扯了那几个人的外袍,给她盖在身上。

  顾之尤在一旁看着闻人叙忙活,有点不好意思,便在一旁默默收罗柴火生火。

  他犹豫了半天,才壮着胆子问道:“英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你叫什么名字呀,来日我一定来报答你。”

  闻人叙眉梢挑了挑。

  “哦,鄙人顾之尤,本是洛安人,后因家中遭事,流落四方,此次是为了去泾弋国探亲,不料中途路遇强盗,才被那训狼之人抓去。”自报家门的顾之尤一脸期待的看着闻人叙。

  “哦。”闻人叙在一旁往火里添柴,头都没抬一下。

  “……”

  某人有些窘,挠挠头,笑了一声说道:“英雄不妨就告诉我,咱们以后再见面之后我好答谢你。”

  再见面?可别让我再看着你,没准下次我一个冲动你就跟他们一个下场了。

  “我叫元婴。”

  “元婴?”顾之尤呆了片刻:“你一个姑娘家,叫元婴?”

  “我父母给起的,你有意见吗?”

  “没没没,真是个英气的好名字,一看就是符合英雄你的气质。”顾之尤闪避过闻人叙那能杀死人的眼神,忙不迭地说道。

  闻人叙在心里一阵好笑,也没理他,在一旁查看起自己的伤口来,在一些伤的严重的地方撒了些酒,就拿破碎的衣条包了起来。顾之尤身上也是惨不忍睹,衣衫破碎的地方有好多外伤,但是好在伤得都不重,闻人叙递给他一壶酒,让他自己包扎。

  经过这大半夜的折腾,闻人叙真的感觉到了翻天覆地的疲倦,躺在火旁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累的几乎想要闭上眼睛。

  火堆的另一面,顾之尤在那里一面包裹着伤口,一面说道:“小婴,你是洛安人吗?”

  小婴?闻人叙感觉到一股恶寒从身后涌来,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见闻人叙没有回答,顾之尤也没在意,自顾自的说:“像你这样的小姑娘,是不该这样跑出来闯荡的,你虽然身手好,但是一味逞强,总是要吃亏的。”

  树枝烧的噼里啪啦响,顾之尤的声音也显得渺远而温柔,他们之间隔着的熊熊燃烧的烈火就好像一段温暖的时光,让人不自觉的放松起来。闻人叙真的是很累了,一路上的搏杀,受伤已经将近要透支掉她的体力,但她不敢睡过去,这里还很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又会遇上暗杀的人群。

  天色慢慢亮起来,顾之尤在一旁说了很多很多,闻人叙听的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说到了很多,他家里的没落,他惨遭毒害的父母,他投井自尽的表妹,他屡遭挫折的科考。他应该也是累了,声音很轻很软,就像讲故事一样,倒是……没有那样令人讨厌了。

  顾之尤看着闻人叙那里没了声音,便慢慢爬起来,一面嘟囔着,一面将那两个晕死在一旁的人挪开,给自己躺下腾地方。

  闻人叙闭着眼睛听着,但当顾之尤一对上那两个人的面孔时,火堆对面却登时没了声音。

  “怎么了?”闻人叙一下子坐起来,一把摸出靴子里的匕首。

  “他们……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