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贤君王府

11

贤君王府 沈纾帆 1699 2018-07-12 03:32:31

  银织边说边笑还没走过小桥,玉梨就手捥一件长袍匆匆走来,走到银织跟前行礼:“后院领事玉梨给贤君王妃请安。”

  “手上的给谁的?”

  “回贤君王妃,叩春苑赵氏。”

  “哟,这赵氏母家被赶出涼城了还能供的起这么好的料子,在朝没少捞啊!”

  “回王妃,这雪缎是贤君王所赐。”

  “呵,要我说送我几匹布料,不如和我行了合欢礼来的实在,是吧!呵呵呵…”

  “贤君王妃请自重。”说着越过了银织疾走进云之轩,说道:“赵主子这是干什么,有软垫不坐非跪在这鹅卵石上,仔细主子的膝盖。”

  话应刚落,若水含着泪抱着玉梨的腿说:“玉梨姑姑,不是我们主子要跪,是贤君王妃觉得我们主子今日没去请安心里有气,可是玉梨姑姑也是知道的,王府有规矩,我们主子是不能进前院的。”

  “是呀是呀,赵主子心想着贤君王妃昨日进府,今日定会逛园子,便早早的就等在这里,不料反被嘲笑贤君王妃患有喉疾,让主子跪在这边看着鲤鱼念经百遍。玉梨姑姑,我们主子体弱,若是再像上次一般晕倒了,叩春苑上下又是三十鞭啊!”

  烟罗和若水的哭声此起彼伏,一阵高过一阵,银织想插句话都插不进。乐嬬偷偷看着这二人,心里直摇头:“都是戏精啊!”面上也应着景一脸的委屈样子。

  待玉梨转身,银织和歆楚已站在了身后,玉梨这回跪了下去说道:“贤君王妃,贤君王确实有令,不许赵主子进前院,赵主子的喉疾来的蹊跷,到现在也没找到个所以然,贤君王怕是心疼王妃,才下令,不许赵主子惊扰了王妃。”

  “哟,说得好听,在花园等着,如是诚心诚意何不在前院门口侯着?还要我姐姐出来找你们?你这个领事倒也衷心,一个哑巴没行合欢礼没定位分的,你就这么帮着她?”

  “我家主子是皇上赐婚贤君王府的正经主子,伺候主子是奴婢的分内之事。”

  “那你就陪着你的主子一同跪着祈福吧,反正你家主子不会说话,你替她诵经可好?”

  “你…你有什么资格让玉梨姑姑跪在这里?你欺人太甚!”若水指着歆楚问到。

  “我?我自然是没有资格,但我姐姐是贤君王妃,在这贤君王府里,教训个奴婢自然是可以的,对吧姐姐!”

  “…”银织看着歆楚,心里着实觉得歆楚今日太嚣张跋扈,无奈歆楚用眼神暗示着她,手上也用着力,心想着也不过是教训了几个下人,应该无大碍,转头对一众人说:“今日本宫为了赵氏的喉疾,让她祈福,也是盼着喉疾能快点痊愈,叩春苑上下,若是真心护主,就该有护住的样子,若是能多些人诵经,这福气自然能早些应在你们主子身上,玉梨,你说本宫说的对吗?”

  “若能让赵主子的喉疾早些好起来,奴婢自然愿意在这里陪着赵主子。”

  “行了,天气不要早了,出来这么些会,本宫也有些乏了,回去吧。”说着牵着歆楚的头转身准备离开。

  还没走出两步,才发现小桥的尽头贤君王背着手缓缓走来。自昨晚合欢礼后,银织就没见过贤君王,现在一见到便想起昨日的种种,不由的脸颊绯红…

  “拜见贤君王…”银织还没说完,贤君王便与她擦肩而过,回应她的只有一声漫不经心的:“嗯,起来吧”

  贤君王直径走进云之轩单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玉梨:“离娘,请起。”然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叩春苑上下,转头问到:“贤君王妃这是?”

  “回贤君王,赵氏今日未来请安,妾身寻到这儿才寻得她,听闻赵氏有喉疾在身,不过是想让赵氏诵经祈福……”

  银织还没说完,贤君王就一摆手打断了她:“王妃要教训本君后院的人,本君不过问,只不过,离娘是本君军中带回的人,战火连天之时,命在旦夕之时都是离娘照顾本君,离娘也是本君尊敬的人。王妃此话可懂是什么意思?”

  话说至此,贤君王挑眉看了一眼银织,银织深知今日得罪错了人,吓得银织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臣妾明白!”

  “明白就好,还有,爷自小在军中长大,天天与生死交割,这女人之间的小伎俩实在不想看到,固下令赵氏不得进前院,以免打扰到王妃,若赵氏真的坏了规矩,王妃罚了就是,但千万别用宫中脏手段。本君看的恶心,王妃可明白?”

  “臣妾明白!”

  “嗯,王妃刚入府,有不明白的就多问问花婆婆,她是本君的乳母,本君大婚,花婆婆定是欢喜王妃的。”

  “是!”

  “行了,天色已晚,王妃同本君回去用膳吧。”说着就越过银织往轩外走去,边走便说道:“王妃要罚叩春苑上下,叩春苑就得领罚,只不过本君说过的话一向作数,若你们家主子饿了,渴了,伤了,病了叩春苑上下该如何罚,你们心里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