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东墙有佳人

第五十四章 王宅惊梦(二)

东墙有佳人 浮生闲者 2183 2018-07-13 09:51:45

  天寒地冻,家庭巨祸,柳夫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到王宅的第二天又开始咳嗽起来。鸣凰和画意从老崔女人那里找来姜和艾,又是熬汤,又是熏洗,还是不济事,到了第三天,咳得喘不过气来。

  老崔报于王清洲,王清洲只说知道了,一直没见请医者。

  鸣凰实在不愿意见王清洲,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硬着头皮来到暖阁……

  王清洲听鸣凰说起母亲病情,恍然明白似的:“你看我这记性,竟给忘了!老崔,快去请医者,给夫人诊治。”

  老崔走了,鸣凰谢过王清洲,转身也要出门,王清洲从后边拉住她的衣服:“一来就慌着走,兄长得罪了你不成!”

  鸣凰深施一礼:“兄长厚意深情,鸣凰谨记。母亲抱病,我该在榻前伺候。改日陪兄长叙话。”急急离开了。

  王清洲眯起细细的眼睛……

  夜幕降临,白雪映着一钩残月,分外凄冷……

  柳夫人喝了药,似乎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咳喘得轻了一些。

  鸣凰走出母亲的房间,老崔的女人对她说:“主人请您到书房去一趟。”

  鸣凰道:“告诉他,天太晚了,明天吧!”

  老崔女人央告道:“小姐,您是善人,可怜可怜下奴吧。您要是不去,我就逃不过一顿鞭子啊!”

  “为什么?”鸣凰很疑惑。

  “我们主子立下的规矩:奴婢下人,呼一声不应,五十鞭;呼两声不应,一百鞭;三声不应,死罪。”她们哭道,“昨天厨上的阿福,打了八十鞭就没气了……”

  鸣凰明白了,王宅的下人低首敛眉、谨小慎微,原来是有这种严苛残酷的主子。

  鸣凰犹豫了一下,迟疑地走出去。老崔女人在后边絮叨:“小姐,您别怪我多话,您还是顺着主子吧,女人家活命难啊!”

  鸣凰停下脚步:“王清洲找我做什么?”

  女人没敢说话。

  鸣凰仰脸看看灰蒙蒙的天,摸摸左腕,向中庭走去……

  王清流从另一个门里出来,问僮仆:“刚才过去的是谁?”

  仆僮道:“是大公子找抚军府小姐叙话。”

  王清流皱了皱眉头。

  来到书房门口,早有仆人打开房门。屋子里炭笼明亮,温暖宜人……

  门被关上了,王清洲笑盈盈迎上来,要替鸣凰解去斗篷。

  鸣凰退后一步,施礼道:“不知兄长有何指教,要唤鸣凰夜半到来?”

  王清洲尴尬地缩回手:“听人说妹妹学识深厚,兄长读书时遇到难懂之处,要向妹妹请教。”

  说着拿出一本书来,递给鸣凰。鸣凰伸手欲接,王清洲突然抓住她的手:“妹妹,你的手好凉,兄长替你暖暖!”

  鸣凰羞急,要缩回去,却被王清洲紧紧抓住。王清洲使劲一带,鸣凰跌入他的怀里:“妹妹,好妹妹……”

  鸣凰眼泪都要出来了,她身子一沉,突然把头往王清洲下巴上使劲一磕,王清洲痛得松了手,把鸣凰推搡开来。

  鸣凰倒退好几步,靠在门旁,她使劲拉门,却拉不动……

  王清洲揉揉下巴,眯起眼睛:“月儿妹妹,兄长想你不是三两天了。你就依了我,我保你们母女活命!”

  鸣凰从腕中抽出匕首,怒道:“我们是同族兄妹!”

  王清洲笑道:“妹子真是可爱,难道你没听说过亲兄妹结为夫妻的吗?何况我们都出了五服了……”

  “你全忘了我父亲对你的提携之恩了吗?你好无耻,好卑鄙!”

  “喔,好烈性的丫头,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王清洲一步一步逼上来,“月儿妹妹,你家里没男人了,没人保护你了!你的元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哪里顾得了你?”

  他拍拍胸脯:“我能保护你,来吧——”

  鸣凰道:“你再过来,我跟你同归于尽!”

  “哦——是吗?你有那个本事吗?”王清洲满脸的不屑,“你死了,你的母亲呢?”

  院子里传来急切的脚步声,紧接着王清流的声音传来:“闪开,我要见兄长!”

  “啪啪”的拍门声响起来:“兄长,开门,瑞王明天回府,我有事要问问兄长!”

  王清洲恨恨地走过去,拉开门。

  鸣凰整整衣服,闪出书房,一路奔回下院。

  她没敢进屋,站在门楼子里,紧咬衣袖,努力把哭声压进漫漫的黑夜,手指狠狠扣进墙缝里……

  第二天,老崔说府里要招待客人,搬走了炭炉……

  第三天,老崔搬走了被子,取走了冬衣……

  老崔女人送来了饭食,是凉冰冰的难以下咽的黑饼子……

  柳夫人隐约感觉出了什么,她再三追问,鸣凰即便万般委屈,还是转了个心思:“娘,我们如今是虎落平阳。我们现在是攥在慕容婵的手心里,她要借王清洲逼死咱们,我们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画意道:“我们连这个院子都出不去,怎么能离开呢?”

  鸣凰看着咳喘不止的母亲,心里如刀剜一般。

  外边有人说话,画意走出去看,老崔驮着着一个大包袱扔在院子里,吩咐老婆:“主人说了,咱们家里不养闲吃饭的。从今天起,正屋里那几个要干活儿挣饭吃。”

  他斜睨画意:“不好意思,这是主子吩咐的。这一堆衣服洗完,今天才有得饭吃,否则,就饿着吧!”

  柳夫人在屋子里骂道:“王清洲,你是白眼狼啊,你们初进京,四门不着,是我们帮你,举荐你……”

  鸣凰含泪劝道:“娘,别生气,月儿什么都会干!”

  鸣凰走出屋去,掂起一只木盆,揉洗衣服。

  画意阻止她:“月儿,水凉,回屋去,我一个人能洗。”

  鸣凰道:“姑姑,我什么都能干!”

  冰冷的水浸透了皮肉,一直冰到指头缝里,她的手木木地失去了知觉,她把细长的手指放在嘴边哈口热气,继续插进冰水中……

  寒风刺骨,嗖嗖地掠过暴露在衣服外边的每一寸肌肤,鸣凰几乎要冻僵了,她冷得想哭。

  老崔女人瞅着老崔不在,端出热水,给两个人喝。

  她们的手指通红,哆嗦地几乎端不住碗。鸣凰的泪水扑簌簌滴在碗里……

  暖阁里,王清洲脱掉皮裘,双手拢在炭火上,问道:“老崔,那丫头求饶了吗?”

  “回主子,她和下人把一大堆衣服都洗了,快冻死了。那可是千金小姐,哪受得了这罪啊!”老崔谄谄笑着。

  “那就接着折腾她,我看她能支撑到什么时候!”王清洲满脸的笑意,“后天我要宴请尊贵的客人,你要看好她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