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春风十里荠麦青青

第九章(2) 睡神汤(2)

春风十里荠麦青青 心有锦鲤 1300 2018-10-12 22:00:48

  萧辰璟一去就是两个月。他风尘仆仆地上山时,眉眼间写满了疲惫。

  我还记得那日他坐在我桌前,我把两指扣上他的腕子,他一身征袍上带着我不熟悉的干冷的气味,他一双温和的眉眼望着我。我把着把着,他突然毫无征兆的一翻腕子,紧紧攥住了我把脉的手。那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握紧手,我心一下子慌乱起来,低垂着头,盯着黄花梨的桌子,就是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只听得对面萧辰璟叹了口气,“长安,你不自知,你是这世上最好的一剂药,好过那虎骨灵芝,人参龙血竭百倍千倍。”

  我去他府上送药时,荷花开的正好,偌大一个景观池,荷叶连成一片碧浪,中间点缀着袅袅婷婷的洁白荷花。萧辰璟在荷池旁负手而立,我走近他身边,他回头笑得和煦,“长安,你看这荷花,不蔓不枝,亭亭净植,这品质固然好,可是如果这朵荷花在残枝败叶的池中摇曳生辉,那么它就是眼中刺了。”

  我仔细的想了想,半晌斟酌出一句话,“那就把它挖出来,栽到一个干净清洁的池子里。”

  “嗯……”萧辰璟似乎在深思着什么,神色渐渐冷峻,“万一这朵愚蠢的荷花就是不识时务,偏不离开这池子呢?”

  我渐渐有点慌,觉得对话好像有点超出了我能控制的范畴,又觉得萧辰璟这种狠厉的样子很陌生。我想了半天,挣扎出一句话,“莲花其实可有用呢,莲子,根茎,藕节,荷叶,花以及种子的胚芽都可以入药呢。”萧辰璟仿佛一下回过了神,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长安,我多言了。你还是个孩子啊,算了,我们不管这朵傻荷花了。”他领我去他的书房,桌上铺着一副画,墨迹未干。我凑上去看,他画的是旭日东升,锦绣江山,栩栩如生,整幅画气度恢弘,颇像一个君王坐在群山之巅俯瞰众生。

  杏堂的师兄师姐们很快发现一件事情,小八爱上了当今燕国的三皇子,而这三皇子似乎对他们话本子看多了的小八也有点意思。七哥偶尔会打趣我一句,“小八,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你穆王妃了?”我埋头给萧辰璟切药,心里却喜悦的像是开出了一朵花,我拼命控制着面部表情,好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得意。我故作严肃的让他滚一边儿去,他反到凑得更近,“小八,听说这太子无能,二殿下又是庶出,说不定这位子将来就是这三殿下穆王的呀。到时候,我还要叫小八你一声皇后呢。”我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但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好啊,我当上了皇后,第一道命令就是打你二十大板!”

  那时我太单纯,听不明白萧辰璟的话,看不懂他的画,更看不透他这个人。无数次,我在宣纸上写下“穆王妃李长安”,然后又红着脸将它揉成一团。但我终究没等来我朦朦胧胧想要的那个结局,就在我去他王府一月后,秋风渐起,捎来了他的婚讯,他有了王妃,王妃是当朝宰相的长女,年方十八,大家闺秀。

  萧辰璟大婚那天,燕都十里红妆,洋溢着浓浓的喜气,他执着王妃的手,站在城楼,郎才女貌,真真像是一对画中走出的人。而我在杏堂关住房门,哭得一塌糊涂。

  师父说小八你太傻,穆王是个精明的商人,他走的每一步棋都是为了登上皇位。娶了穆王妃,宰相就离开太子,站到了他的阵营。良久他又叹一口气,说小八,你也怨不得萧辰璟。这世界上人人都是商人,你还小,有朝一日你长大,也会成为精明的商人。

  我终于知道那朵愚蠢的荷花是谁,也终于知道了萧辰璟拔出那朵荷花的方法。

  萧辰璟最后一次来取药,我强撑着去见他,他穿着红色的锦袍,腰上栓了块玉,上面刻着“芸盈”两个娟秀小字,想必是新婚妻子的芳名。我想表现的毫不在意,可眼泪就是不争气的往下落,我问了一句,“穆王妃……好看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了,“她肌肤胜雪,可是不似你面若桃花。”

  两个人明明就面对面,却像是隔了一道天堑,我又哭着问,“你不是曾说我是这世上最好的一剂药吗?难道她好过我不成?”

  “长安...你和她不同。”

  “你解表,而她解本。”

  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