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鸢尾稀阳下

患恋童癖的断袖侯爷

鸢尾稀阳下 长孙稀阳 1064 2018-08-10 17:56:09

  这一顿午膳就用了半个时辰。

  稀阳蔫蔫地等了一炷香,最后实在撑不住,身子一歪睡在软榻上。

  父子俩进了马车时,稀阳没什么反应,还在睡……

  马车走在路上时,稀阳翻了个身,还在睡……

  曲颢绱和长孙骐眼瞪着眼时,稀阳一动不动,还在睡……

  “你额娘怎的这么能睡?”曲颢绱压低了声音问长孙骐。

  “大概是懒得醒,就一直睡。”

  懒得醒……

  曲颢绱想着,索性她睡着了,有些问题干脆问问长孙骐好了……

  “你如何成了骐县的县令?”

  长孙骐想了想措辞:“额娘说她刚来这里的时候救了前任县令的老婆孩子,因着那县令也是个妻管严,什么都听他妻子的,所以县令给了额娘一大笔银子,额娘买了块好地,建立起来嘉兴寨,后来寨子人多了,那县令儿子非要来寨子里谋个职位,没办法,县令就求着额娘收了他儿子,额娘提了个要求,给我一个靠考下一任县令的机会,那县令就同意了,后来我当真考上了,他又正好退职还乡,我就成了县令。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小家伙说着,还一片感慨……

  “你这么小,怎么能治理好骐县?”他再聪明绝顶,却也只是个孩子。

  长孙骐喝了口茶,慢慢悠悠地开口:“小事情我还是处理得了的,大点的事情,就交给额娘,额娘说一年前改名骐县时,她制了不少县律,骐县又有嘉兴寨威压,也算一劳永逸,所以没什么大事,这骐县已经完全握在手里了。平日里找个人去顶顶班,我们坐等月俸就好。”

  曲颢绱听了,没什么波澜,驾着马车的习武却是被那句“坐等月俸”雷的外焦里嫩……

  怎么会有这样的县令……

  哪有这样的县令老娘……

  这一感慨,就容易出事。

  马车压到一块石头,突然颠簸了一下。

  长孙骐呆了呆,立马缩曲颢绱怀里。

  曲颢绱有些不明所以,以为他是被马车颠的吓怕了,忙安抚着:“没事,没事。”

  一转头,却看见稀阳手撑着软榻,正用幽幽的眼神瞅着他。

  “…………”

  她这是怎的了?

  接着,稀阳转了下目光,直勾勾地看向长孙骐。

  “…………”

  长孙骐被看的后背冒冷汗,忙往曲颢绱怀里拱了拱。

  曲颢绱想了想:“……驾车的是习武。”

  稀阳眯了眯眼,盯着绸缎珍珠车帘……外的习武。

  习武:“……”

  盯了好半晌,马车没再颠簸,稀阳才悠悠地躺了下来。

  三人皆松了一口气。

  曲颢绱刚要开口问点别的,稀阳蓦的坐了起来,挺尸一般。

  稀阳瞥了一眼又一次迅速钻曲颢绱怀里的长孙骐,又把略带震惊的目光投到曲颢绱身上。

  “你看着本侯作甚?”

  稀阳撇撇嘴,面带忧色,她就说嘛,怎么会有人莫名其妙地喜欢别人家的小孩子,这侯爷肯定是恋童癖。

  可她转念一想,儿子性别男啊,难不成,这侯爷是个患有恋童癖的断袖……

  稀阳自己想着,后背冒出冷汗,越想越觉得渗人……

  她这不是把儿子往坑里推嘛!

  曲颢绱被盯得不自在:“你看够了没有!”

  稀阳一惊,突然把长孙骐从他怀里扒拉出来。

  患恋童癖的断袖侯爷:这肯定是个疯女人……

  疯女人:这绝对是个假男人……

  火坑里的长孙骐:这八成就是俩傻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