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太极辞

第十三回:月下老人生生世世 洞房花烛佳人才子(下)

太极辞 钱彦伦 3461 2019-01-11 19:59:08

  第十三回:月下老人生生世世洞房花烛佳人才子(下)

  回前墨:话说本回前段,叶华带着叶昭写给父王东海龙王叶凡的信件回了东海,途遇继母灵鲤族郡主苏苏苏衿兮和幼弟叶朗小妹叶瑶,倒是勾起了叶华童年时期的一段往事,彼时自己、哥哥和父王还和母亲,如今的天权神帝幸福地生活在三十三重天清颐殿,岂料炎龙肆掠,父王出征,四海龙族死伤惨重,父王也身归混沌,母亲自炼元神求得父王复生,父王却自请下凡,一时间自己和哥哥便成了失祜失恃的孤儿,后来不知怎的,外祖父开阳神帝骤然离世,母亲继而复生却成为新任神帝,本以为母亲会自凡间寻回父亲,一家人再度团圆,可却是母亲一道圣旨将自己和哥哥送回东海,从此再不过问,直到后来父王带着继母和弟弟妹妹回来,叶华慢慢地学着去适应,这世间之事十之八九哪有完满……东海龙王叶凡收到叶昭的“绝笔信”后,一时间难以接受,一向端稳持重的儿子竟会亦如此决绝的方式弃绝神位?难道是自己做错了?龙后苏苏衿兮适时前来安慰夫君,“昭儿的选择我们也该理解,孩子的大事我们做父母的也该前去。”这便有了上回末龙王、龙后和叶华一行人驾临南天星昆仑山清河镇的昭惜堂。

  昭惜堂

  “君上穿这身衣服可真好看。”听琴细心地为叶昭抚平喜服上的褶皱,惯看叶昭穿蓝衣,穿上如此色彩鲜艳的衣服倒更衬得几分俊朗。明日叶昭便是柳惜音的夫君了,自己这份万年的痴恋也该藏在心底了,至少现在还可以远远看着他。

  “多谢听琴姐姐。”

  “昭儿。”

  “父,父王。”还有苏苏衿兮姨和华儿。

  “听琴见过龙王、龙后、公主。”听琴行礼离开,将空间留给一家人。

  “哥哥明日可就是新郎官了,恭喜贺喜呀。”

  “谢谢华儿。”

  “昭儿,这等大事怎么不知会我们。”

  “是呀,昭儿,是哪家姑娘呀。”

  “父王、苏苏衿兮姨,孩儿不孝。”叶昭说着便要屈身下跪,叶凡急忙扶起叶昭。

  “没什么不孝的,昭儿觉得对的我们自然支持,只是凡世艰辛,有什么事要知会华儿,方才看那侍女,是神界的人吧。”

  “会父王的话,是母,是神帝从三十三重天派来的,算来昭儿与听琴姐姐也是幼时相识。”

  “龙王、龙后、公主,请用茶。”听琴托着茶盘施施然而来。

  苏苏衿兮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听琴,“这些年有劳你照顾昭儿了。”

  “龙后,”听琴福了福身,“君上待听琴极好,这都是听琴应该做的。”

  “嗯,那便有劳琴姑娘带路,华儿,我们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做的。”说着便在听琴的带领下和叶华去看叶昭明日大婚事宜。

  待到堂中只剩叶凡和叶昭二人,气氛微微有些局促,最后还是叶凡打破了沉寂,有些事还是得交代一下的,“咳咳,那个昭儿,你明日成亲,你……”

  “父王,”叶昭的脸微红,神色也不自然起来,其实他真的不知道,前世再怎么混,也到底没有,“我……”

  “凑耳过来。”

  “是,父王。”

  ……

  与此同时,柳府那边,柳惜音的婶婶也拉着柳惜音说着这些个代代相传的事,听的柳惜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哎呀,惜音,你别害羞,这些事迟早是要面对的,你看,”柳夫人竟然拿出了压箱底的瓷娃娃,弄得柳惜音脸越发红润。

  “婶婶,就不必了吧。”

  柳惜音怎么没发现自家婶婶其实是如此,如此,不过婶婶有四个女儿,一一婚前都是要亲自教导一番,婶婶也是不易。

  “怎么不必,来来来,婶婶给你说哈,”柳惜音只好凑到婶婶跟前,老人家也是为了她好,拂了婶婶的一番好意也是不好,“惜音,这个夫妻敦伦之道,你得懂得,懂得怎么让夫君高兴,我看你那个夫君长得那般,日后你可得看紧了。”

  前半句话婶婶说得如此直白,柳惜音一张脸都红得要滴出血来,可后半句柳惜音知道婶婶多虑了,“婶婶,阿昭不会的。”

  “好好好,来来来,婶婶继续给你说哈。”

  ……

  昭惜二人终于熬过了令人尴尬的一番婚前教育,明日便是大婚了。

  翌日

  叶昭早早起床,迎亲路线什么的,自然是早已制定好了,叶凡亦是从东海带来不少水族,叶昭在东海的内侍小路子闻讯也赶来了。

  东海的事做的严密,毕竟是和凡人成亲,但西海却是听到了消息,日前拓跋伊诺在蜀地寻得了失魂落魄的妹妹银川,方才得知叶昭做出此等离经叛道之事,只是他不解为何叶凡伯伯竟然也由着叶昭胡来。

  西海流笙阁

  银川把自己锁在房内,摸着叶昭在她万岁生辰时送给她的礼物,无声地哭泣着,说好了放手,可是她真的做不到。

  ……

  “殿下,殿下,时辰到了,该去迎亲了。”小路子倒是显得比叶昭还激动,印象中自家殿下从未沉溺儿女情长,终日不是在苦竹斋中研习方略,就是骑着踏雪去凡界练武,如今几年不见殿下,却是有了,对,应是世子妃了,不知世子妃是何等人物,是不是特别美呀!

  叶昭头戴紫金冠,身着云纹喜服,剑眉星目,端的是气度不凡。

  “父王,苏苏衿兮姨,孩儿这便去接惜音了。”

  柳府清音阁

  “惜音呀,以后到了叶家,”柳夫人说着竟哽咽起来,柳惜音急忙回身安抚,“婶婶。”

  “你说说,你们这一个个的,昨天还扎着小辫儿,今天怎么就为人妇了呢?怎么这么快呢?琴儿一年也回不来一次,棋儿不日也要随她那夫君前往京城,画儿我看也快了。”

  “惜音姐姐。”说着柳怡画竟来了,二人因为楚演的缘故尽量避免着见面,柳怡画一直以为柳惜音是为了赌气才甘心在二姐姐婚宴上答应叶昭那个登徒子的求娶。

  “画儿。”不意多日不见,柳怡画还是主动来找自己,毕竟是多年的姐妹情谊。

  “惜音姐姐,都是我不好,要是你不愿嫁,赶在姓叶的迎亲队伍没来之前,我们走吧。”

  柳惜音一愣,“画儿,你多虑了,阿昭对我很好的。”

  “可是你们不是才刚刚认识吗?”

  “我和阿昭,画儿你相信这世上有一见如故吗?”

  “嗯?”

  “就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很多。”

  “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你惜音姐姐自然也是爱慕叶公子的,逃什么婚呀!”柳夫人说着在自家小女儿的额头上轻轻一戳,“快,时辰快到了,你惜音姐姐要上妆了。”

  墨浓映画眉,朱红落点唇,柳惜音执笔在眉间轻轻勾画着,又抿了抿舅母递过来的胭脂。

  “一梳梳到尾,二梳到齐眉。”如今嫁与叶昭,如瀑的青丝便要盘成髻了。

  “吉时已到!”

  盖上金丝云纹红盖头,柳惜音在红莺和柳怡画的搀扶下缓缓走出柳府,如今便算是出阁了。

  “老夫就这么一个内侄女,你要好好待她。”

  “昭会的。”

  叶昭从柳天拓手中接过柳惜音的柔荑,此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

  “来,惜音。”柳惜音在叶昭的指引下,进了轿子,叶昭合上轿帘后,便骑上踏雪,点头微笑着向道路两旁恭贺的人群示意,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昭惜堂行去。

  ……

  叶昭和柳惜音一人一端地牵着红绸。

  “叶公子真是好相貌。”

  “听闻柳小姐复明了,如今便是十全十美的美人了。”

  “郎才女貌,郎才女貌。”

  “惜音小姐医术高超,我看是女才男貌,哈哈。”

  叶昭倒是不去在乎人群的议论,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身侧的柳惜音,表妹,惜音,叶昭今日终是娶到你了。

  ……

  “一拜天地。”司仪高声喊道。

  此刻三十三重天承乾殿

  “昭儿长大了。”

  “陛下可要驾临昭殿下的婚宴。”一旁的女官小心讯问着。

  “不必了,叫来武德星君,前方战事如何了?”

  ……

  “二拜高堂。”

  “好好好,起来吧。”叶凡和苏苏衿兮扶起眼前这对璧人。

  “夫妻对拜。”

  许是过于紧张,叶昭的玉冠便是和柳惜音的发髻碰在了一起,弄得叶华和小路子在一旁掩嘴偷笑。

  “礼成,送入洞房~”

  ……

  今日来的宾客有些多,叶昭一一应酬着,眼看这夜已然深沉。

  “唉,你们别灌醉了殿,公子,一会儿公子还要洞房呢,”小路子忧心得很,一边替叶昭挡着酒。

  “是呀是呀,来来来,胡某陪诸位喝。”

  叶昭这才得以脱身,酒有些醉人,叶昭步子有些虚浮,但还是撑着去沐浴,叶昭知晓惜音素来不喜酒气。

  约么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叶昭终于再度荣光焕发地出现在新房里。

  “姑爷。”红莺和青鸳、紫鹭行礼后便退下了。

  叶昭缓缓用喜秤揭开惜音的盖头,盖头下是一张明艳而不可方物的脸。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惜音,你真美。”

  叶昭偏头就要吻上惜音,惜音却在此时轻轻推开叶昭,“阿昭,你我还未饮合卺酒。”说着便起身执起桌上的两个斟满合卺酒的酒杯。

  叶昭接过柳惜音递过的合卺酒,二人双臂交缠饮下。

  “惜音,如今你是我的妻了。”

  “是,阿昭,我是你的妻了。”

  没有海誓山盟,简简单单的两句便已醉人心神。

  “惜音,今日你受累了。”叶昭替惜音除去繁复的头饰,坐在床边等惜音卸妆,自己也除去繁复的喜服。

  不多时,惜音便着一袭白色中衣,洗尽铅华的惜音在叶昭眼中更显清婉。

  叶昭弹指灭掉了烛火,在惜音的惊呼中拦腰抱起惜音向帷帐走去……

  两世的爱恋近在眼前,昭惜二人都想把彼此拥紧了,一刻也不要分开。

  不多时,镌绣着火红枫叶的屏风那头,伴着若隐若现的烛火,映照出屏风内侧纱帐中交叠的身形,时不时传来的几声呢喃,引人遐想,夜,无尽地漫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第十四回:朝夕相对赌书泼茶束发描眉琴棋书画(上)。

钱彦伦

实在不会写车文,是从各处大佬处撷取的,如有雷同,见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