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许你盛世千秋

(五十)

许你盛世千秋 焉徒子 2009 2018-09-14 19:55:00

  这一句话乍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心里有鬼的人一听这句话,一定是会感到惊惧了。桂娘微微笑了笑,一下就冷静下来,虽说陶卿清可能猜到她在干什么,但是如果她自己承认就是另一回事情了。

  “桂娘多谢娘娘夸奖。”桂娘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陶卿清想了想,现下桂娘这个样子,明显是已经冷静下来,再在这里待下去已是没有必要,再说些什么反而会让桂娘察觉出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陶卿清微微一笑,接过桂娘双手奉上的茶,微微啜了一口,眼中顿露惊讶,本以为桂娘只是说说罢了,毕竟一个并不受宠的姬妾哪里来的好茶,倒没想到桂娘奉上的果真是上好的碧螺春。

  “桂娘这茶真是不错,入口清香而不涩,待咽下之后又是一阵甘甜,真是好茶,便是本宫,也很少喝到这样的好茶啊。”陶卿清若有所思地看着桂娘。现在的陶卿清已然把怀疑的神色摆在明面上了,这是该怀疑的事情,桂娘敢把这奉上来,若是她不问那才奇怪。

  桂娘似是已经猜到陶卿清会有疑问,并未出现任何惊慌的神色,柔声道:“这是刚进府时钱侧妃赠予妾身的,妾身初尝便知这是好茶,生怕妾身这秽脏的嘴脏了这好茶,便一直存着,就等着哪日有贵客来了妾身的院子,好拿出来招待一番。”

  陶卿清闻言点头,桂娘这番话说得她都不禁想拍掌称好,进退有度,在她这个主母面前尽力地贬低自己,以获得主母的好感,再把这茶往钱蜜儿身上一推,若是出了什么事,就不是她桂娘的事情了。

  “在你这好茶也喝了,本宫便走了。桂娘可要保重身体,若早日诞下一子,也是你的福气,太子殿下定会开心的。”陶卿清有些乏了,随意说了两句便起身想往回走了,却见桂娘跪下行礼——妾身恭送娘娘。

  陶卿清看了跪在地上貌似平静的桂娘一眼,一副没察觉出什么的样子转身往外走,待走出桂娘的院子时才淡淡一笑,唤人去订金桂娘的一举一动。看来她随口一说,倒是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啊。哪有人一听这话会吓得这般,莫不是肚子中早有孽种?这倒是个机会能很快查出桂娘的底细。

  “娘娘,可要回院子?”玉莹低声问。陶卿清想想,该去钱蜜儿那边,看看那边可有什么举动的,可是她方才一番有些乏了,再去与一女子斗智斗勇实在是有些勉强。罢了还是去一趟吧,否则她这个心难安。

  “不回,去钱侧妃那边。”陶卿清淡淡道,声音却还是可以听出一丝疲惫。玉莹垂眸想了想劝道:“娘娘可以不必这么着急去,方才钱侧妃的婢女回去告诉钱侧妃,应会让钱侧妃有一番动作,就算没有,也会让她担惊受怕一阵。娘娘已叫人去盯着了,不妨回房歇上一歇,叫那钱侧妃担惊受怕着,这对娘娘也有利些不是吗?”

  陶卿清笑了一笑,倒是叫玉莹给说服了,苏云暮的人倒都是机灵的,仿佛心有七窍一般,说出的话又让人听得进去,也不会得罪人,都是好苗子。

  “你倒是个会说话的。”陶卿清转了脚锋,抬步往自己的院子走去,去歇上一歇也不是不好,今天确实是事情多了些,且听那回来的暗卫是如何说再作打算罢。

  陶卿清一回房就卧到榻上,八月见此,跳到陶卿清身上,寻了个舒服的地方卧着。冬静刚要上来赶就被陶卿清抬手阻止了:左右不过一只小犬,重不到哪里去,愿意卧着便让它卧着吧。

  冬静应了声之后给陶卿清拿了条毯子就退下了,陶卿清上塌前便拿了本兵书在手,此时已翻开来看。阳光透过窗户影影绰绰地映在陶卿清和八月的身上,暖暖的倒不至于热。

  “示之以动,利其静而有主,‘益动而巽’。暗度陈仓?”陶卿清轻轻念着,一道灵光一闪而过,暗度陈仓?桂娘今日那番惊慌,莫不是与外人私通?那这般被她一吓,定然会去寻他那奸夫,那奸夫会是谁呢?她有些好奇。

  陶卿清正深思着,房梁上一阵暗动,一个声音低声而来:“娘娘,属下有事要禀。”

  八月徒然听到这声音,一下吠起来把陶卿清和梁上的暗卫吓了一跳,暗卫一脸为难,这些事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这小犬这般叫起来,定然是有事过来的,狗的耳朵鼻子素来敏锐,想来是已知道他在何处了。

  陶卿清好气又好笑,把八月抱起往地面上一送,用手里的书欲赶它出去,但是八月扭着,就是不出去,并且虎视眈眈地看着房梁,低低吼着警告上面的暗卫。

  “你还是从大门正常进来罢,这八月哪里是会轻易放过你的。”陶卿清淡淡朝梁上喊道,话音刚落便感到一阵气息,八月追着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暗卫就会来了,八月不知被他逗哪儿去了。

  “属下让别人引走了八月。”暗卫把八月的安全做了一番解释,又道:“这次属下跟着婢女去了钱侧妃的院子,那钱侧妃听了婢女的话,很是惊慌,寻了一幅画出来让人往外送,那人是太子殿下的人,便把东西交于属下了。太子殿下一直插了眼线在钱侧妃身旁,却未见钱侧妃有何动作,这还是第一次。”暗卫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幅画递给陶卿清。

  陶卿清放下手中的兵书,拿过暗卫手中的画,展开了看了看,竟是钱蜜儿自己的肖像画。作画之人一笔一画,将钱蜜儿的神态着在纸上,栩栩如生。陶卿清将画迎着光照了照,并未发现有何不妥,便把画递回给暗卫。

  “把画送到她想送的地方去,盯紧些,探到什么回来告知我,自己小心些。”陶卿清看着暗卫领命离去,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不安,好似要发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