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情落—战痕

第二十一章 情落·重逢

情落—战痕 艾边 2278 2018-08-10 23:56:54

  “守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

  “阿瑶?”守约迷离之际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微微说道,但还没有看清,就是去了意识。孟瑶看着怀中双眼紧闭却依旧皱眉的人心中像被刀割了一样痛。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对面的人说:“你对他做了什么!”

  那人却没有分给她一点目光,手中本轻摇着的宝扇在她与身后人出现时僵住了,双眼直直的盯着自己身后的人。孟瑶顺着那人的眼光看向身后,见身后的人一脸震惊,震惊中又带着些许的兴奋和悲伤。

  “是你?”对面的人轻声说。

  “是我。”

  “真的是你?小隐?”那人的宝扇都在微微颤抖。

  “真的是我,阿亮。”孟瑶身后的人走上前,腰间的黑球吊坠隐隐的发着光。

  这两个人认识?!孟瑶心中大惊。原来抓他的人和救他的认识,那么他们倒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一伙的?难不成又是个圈套?任凭孟瑶怎么样想,身旁的人依旧与对面的人保持对视,脸上的种种情绪均消失不见,就那么淡淡的注视着对方。孟瑶见两人没有要动的意思,怀中的人却等待着救助,也不去管两人,将守约背起就要走,可是还没走出两步,就被身旁的人拦下了。

  “我说了,我会护着你回去。”

  “不用了,你还是好好叙旧吧,我等不起。”孟瑶没好气的说。

  “他不回让你走的。”

  “谁?”孟瑶刚问完,对面的人便笑出了声。孟瑶转过身莫名其妙的看着对面的人说:“笑什么?”

  “小隐,你还是那么了解我。不错,我不会让你带着他离开的。”说完就要扬手挥扇,可是就在挥下之际,手臂被什么握住了。

  “阿亮,别这样,离开他跟我回去吧。”

  那人甩开握着自己手臂的手,冷哼一声:“哼,明世隐,你依旧是这么冥顽不灵。既然如此,我们就来一场吧。”说完便握紧了手中的宝扇,准备着随时开战。而明世隐却一脸的不愿:“诸葛亮,为何非要如此?”那人并不理会,扬扇挥来。明世隐见状抽出袖中的短刀防御,却并没有攻击。两人来来回回交手数十个回合,明世隐均是以守为主,丝毫没有攻击之意。诸葛亮似是气急了,停了下来,狠狠地说:“明世隐,你为何不还手?”

  “阿亮,我曾经说过会护着你,不会让别人伤你分毫,更不会让自己伤害到你丁点。”明世隐轻声的说着:“跟我走吧。”

  “小隐,回不去了。”诸葛亮的声音颤抖的明显,似是掉进了回忆中,悲伤久久不能平复,最终转过身离开。离开之际说:“人,你带走吧。”明世隐追上前去,却什么也没有抓到,失落的回身扶起守约,带着孟瑶离去。虽然情绪低落,但是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在孟瑶的指引下很快就到了百里城。

  “就在前面了。”孟瑶指着前方的围墙说道。

  明世隐背着守约紧跟在孟瑶身后,最后停在的一个院子前,院门上方挂着牌匾写着:百里府。看来是到地方了,明世隐将孟瑶叫停住,说:“我就护送你到这里了,我还要去找人,有缘再见。”

  “多谢。”孟瑶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没多说什么,接过守约走进离开许久的院子。刚进院子便大喊道:“阿离!快出来阿离!守约出事了!”声落,很快便出来了一群人。这些人孟瑶见过,就是那时一起商量去玄冥地救人的参与人。阿离一把抢过守约就叫大夫往屋里走,孟瑶刚要跟进去,就被其余的人死死地围住。

  “这是干嘛?别拦我,我要去陪他!”孟瑶看着守约消失在视野,焦急的说道。

  “孟小姐,你还是暂时待在别处吧。”一旁持长刀的人说道。

  “为什么?”孟瑶刚问出口就意识到了什么,担忧的看向守约离开的方向,落寞的说:“好,你们要带我去何处?”

  “离宫。”

  一听这名,孟瑶就傻了。守约曾经跟她说过那是什么地方,她也知道这一去定是回不来了。不去是不可能的,可要是现在就去,守约还在危险之中啊……思来想去,孟瑶哀求着身旁的人说:“铠将军,我会同你前去,可是能不能容我照顾守约几日,只要能得知他没事,我就立即随你走,好不好?”看着眼前的女子这般忧心自己的兄弟,铠心中不禁一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孟瑶立即冲出人群,奔向守约的房间。几个人又围成一圈,看着孟瑶心急如焚的样子,面面相觑。

  “铠哥,你说孟小姐真的是玄冥地的内应?”

  “是不是内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孟小姐这般表现,应是不会去做伤害守约的事情的。”一旁的女子默默的点点头。

  孟瑶冲进屋时,阿离正焦急的看着府医为床上的诊脉。一见孟瑶进来了,一脸的愤怒,起身将孟瑶拉出门外。

  “孟瑶,没想到你这么有心计。害了哥哥不说,还假惺惺的回来干什么?”阿离死攥着孟瑶的手臂低声吼道。

  “阿离,你听我说,真的不是我!”孟瑶一边解释着,一边看向屋内。阿离见状更是生气,又将她拉出老远,说:“不许你在接近哥哥一步!”说完转身就要走。孟瑶立即上前抓住阿离的手,哀求着说:“阿离,我知道我怎么解释都不能让我洗清嫌疑,可是现在都不重要,我只想看看守约他到底怎么样了,让我进去看看吧,好不好?”

  阿离并没有听进去,甩开握着自己的手,说:“妄想。”孟瑶又上前要拉住阿离,谁知阿离回手一掌,重重的打在孟瑶的胸口上,孟瑶本就柔弱没有功力,被这一掌打出好远倒在地上。阿离没有理会她,转身进屋,哼哼的关上了门。

  孟瑶强忍着痛支起身体站起来,可还没有站稳就跪倒在地。公孙离那一掌对孟瑶来说真的是重伤,嘴中满是血腥味,胸口沉沉的。可即便如此,孟瑶依旧没有放弃,现在站不起来,只好用爬的,她不让进屋,那就在屋外等,等到守约没事醒过来。当孟瑶爬到离屋门口很近的时候,胸口的沉闷感突然上升,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口血,暗红的血顺着下颚留下,擦过胸前淡粉的衣装滴到地上。孟瑶随即停下里,跪在那里。屋内的人目睹了整个过程,心中不禁有丝感触,但一想到在她房间发现的东西以及现在依旧躺在床上不知情况的守约,硬是撇过头不再去看。

  门外孟瑶一动不动的跪着,血迹已经快凝固,意识也不再清晰,可是心中没得到的答案死死的支撑着自己。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终于打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