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世王妃:王爷hold住

第三十三章 涂药(上)

倾世王妃:王爷hold住 时浅颜 2141 2019-01-11 17:45:34

  “咦~行了行了,你睡吧。”

  “好的,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唯美食与床不可辜负。”

  “……”

  洛雪云接着说:“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让你毁容,同时把那十多个巴掌还回来!”

  “是吗?你觉得你可以?”洛芷珊挑眉说。

  “哼。上!给我捉住她。”

  本来以为是洛雪云背后的粗使丫鬟来,那她完完全全可以应付过来,不过半天不动,让洛芷珊感觉到不妙。

  突然手臂被一个暗卫扣住,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洛雪云你私自培养暗卫,要是被你那亲爷爷知道了肯定会毫不留情的赶出洛府!”洛芷珊嘲笑着说。

  “所以我不能让你活着走出去。”洛雪云凶神恶煞地对着洛芷珊喊,看着她的脸蛋愈发的成熟与漂亮,心中就忍不住的想要毁了这张脸。

  燕莎放低了语气说:“云儿你还和她费什么话?活人的嘴巴可是非常大的,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闭上嘴。”

  “你难道就不怕我死了以后会发生什么吗?”

  燕莎理智地说:“你是指老爷子吗?那你大可放心了,只要我随口说一句理由搪塞过去,你觉得还有人会细查吗?”

  “最毒妇人心。”

  “不毒一点如何在这后院立身?”

  “呵!算我失策了,不过今天你们要是敢对我动手,来日方长,一定让你坟头上长草。”

  “动手。”

  笠恋走了过来,连带着上回的耻辱紧紧的印上了这个巴掌,因为较大的力度,打的洛芷珊的头发散了一半。万幸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不可以看女子散发和足的规矩。

  “慢着!”燕莎吩咐春梅去拿鞭子过来。

  鞭子呈上来的时候,洛芷珊的眼神里没有丝毫闪躲。

  “用这个打。”

  每一鞭子下来对正常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折磨,但她居然连叫都没叫一声,只是承受着一切。

  第五十鞭子下来的时候,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连衣服都变得破烂不堪,整个人都失去了原先的那种阳光感。

  “噗……”一口血喷了出了,整个人昏了过去。

  “娘,咱们该怎么做?直接杀了她?”

  “直接杀了她?”燕莎冷哼了一句,“那太便宜她这个贱人了,当然是要留下来折磨她啊!”

  “娘,还是您有方法。”

  被女儿阿谀奉承的感觉挺好的,燕莎想着。

  “难道放过她?”

  “不,把她带到西院的柴房里,记住,千万不要打开门给她送食物。”燕莎再三嘱咐地硕。

  “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芷珊微微张开了眼睛。

  “嘶~~燕莎这个老妖婆!tmd”洛芷珊看着这一副伤痕累累的身体,顿时感觉心疼。

  “喂!狠丫头,这儿!”

  耳畔想起了轩辕少那执跨不羁地声音,洛芷珊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你头上方啊!”

  洛芷珊抬头往上方看去,确实是轩辕少那个骚包。

  “你来干什么?”

  “我来救你啊。”

  “来救我?”

  “对啊!不然呢?看风景?”说完轩辕少就看着洛芷珊那露出来的腿部份。

  “你个流氓!我不要你救我自己也可以救自己。”洛芷珊全身虚脱的倒在草垛上。

  轩辕少直接跳了下来,一把抱住洛芷珊利用轻功飞出了柴房。

  “放开我!”洛芷珊拼命地挣扎着,可是她忘了这是在天上飞了。

  轩辕少紧紧地抱住了洛芷珊,威胁说:“如果你再乱动,我就把你扔下去,摔出个半身不遂可就不管我的事了。”

  洛芷珊也就没有再动了。

  在一个马车前停了下来。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喜欢。”

  “喜欢有个屁用,能吃啊。”突然轩辕少狠狠撞了她的伤口一下。

  “下回再这样就不管你了。”

  洛芷珊小声嘀咕着:“我让你管了吗?你个妈管严。”

  “什么?”

  “没什么。”

  马车行驶的路线越来越熟悉,让洛芷珊不禁想起一个人――夏烨。

  在竹屋内――

  “师傅,麻烦你帮她治疗一下伤口吧。”

  夏烨看了一下伤重的洛芷珊,好像并没有认出来。

  “小九,不是师傅不帮你,只是师傅退休了,所以这人你还是带到医馆去吧。”

  “可是师傅您以前不也是开医馆的吗?”

  “不要问这么多。”

  洛芷珊勉强撑起一口气,用力拽下来了红色面纱。

  “夏老头,治还是不治?不治我就走了,没空陪你闹。”她喊着说。

  夏老头定睛一看没想到居然这个全身血迹的女子是那个丫头。“治,治治治!”

  轩辕少让洛芷珊先暂且去长凳上坐着,他去拿羊脂玉膏来,那个东西可以防止伤口以后留疤。

  要是反正以前她倒是无所谓,可是如今这副身体她可要好好爱惜啊,所以就没拦着轩辕少。

  洛芷珊看着夏老头摆在桌子上的那些个球形的物体和一堆瓶瓶罐罐,感到十分好奇,于是刚伸手去摸,却被夏老头一把拍开了。

  “啊!疼!”洛芷珊甩着手抱怨着,“你这是谋杀啊!明知道我受伤了,居然还打我???”

  夏老头说道:“蠢!这些东西可不是你能碰的,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可是要负责的。”

  洛芷珊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嘛!不就是有几个破罐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让你这么警惕!切,毒药我以前又没少玩。”

  “什么?”夏老头似乎并没有听清楚。

  “没……没什么。”

  夏老头貌似找到了那个正确的要瓶子,就拿了过来,说道:“给,这是那个可以暂且保你小命的东西。”

  “哦。”洛芷珊把玩了半天后,说:“你这个不是服用的吧?”

  夏老头点点头。

  “不会是外涂的吧?”

  夏老头又再一次点点头。

  “你打算让我自己涂?”

  夏老头先是点点头,再是摇摇头。

  “说话!”

  夏老头去凳子上坐着,无所谓地说:“你可以自己涂或者是别人涂。”

  “搞笑吧!这里只有你们俩,而且还是雄性,你让我怎么涂?难道带回去让我的丫鬟涂?这根本不可能,我还在关禁闭呢!”

  “那就找小九呗!”

  洛芷珊无语地说:“我都说了他是雄性!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我的伤连悲伤都是。”

  “那就让他到时候娶你呗,多简单啊。”

  “我不想成亲,还是算了吧,我到时候让……他去涂吧。”

  “他?”

  “这你不用管了……”洛芷珊无奈地说着。

  七王府内――

  

时浅颜

目前还有两天,不知道小宝贝们是不是在努力复习,为自己美好的寒假生活打下一个坚固的基础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