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皇盛宠:医妃驾到

这仇结定了

帝皇盛宠:医妃驾到 柒月鲸鱼 1180 2018-07-12 02:11:41

  第二天一早,苏霓央好整以暇地翘着二郎腿等着花楹的到来。

  依时辰推算,药效算是发挥了才是。

  苏霓央又叉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小笼包放进嘴里,毫不意外看着远处扭着奇怪的姿势走来的花楹,只见她眼里冒出熊熊怒火,像是要把苏霓央生吞活剥了一般。

  苏霓央笑意盈盈,明知故问地对着花楹道“花楹姑娘一早前来不知道有何贵干?”

  早在昨天捉住花楹的鞭子的时候,她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她的鞭子上抹上她特制的痒痒粉,这种痒痒粉很特别,在晚上的时候毫无感觉,非要等到朝阳升起才会起效,而一旦起效,便会全身感到痛痒无比,如同上百只蚂蚁咬一样,让人痒不欲生。

  想必花楹这个时候来,该是去了许大夫那里才耽误了时辰。

  呵呵,她苏霓央配的毒可不是这么好解的!

  “苏霓央你这个妖女!”花楹颐指气使气急败坏地瞪着苏霓央,抽出腰间的皮鞭就往苏霓央甩去!

  今天早上,她就觉得全身痛痒无比,像被上万只蚂蚁啃咬般难受,去了许大夫那里,连许大夫都束手无策,她就知道肯定是这个妖女在搞鬼!

  在她走过来的时候因为忍受不了这疼痒,她姿势怪异地走在路上,被别人当成猴子一样取笑!

  她花楹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这都是拜苏霓央所赐!

  而苏霓央此时却悠哉游哉地喝着茶,花楹的鞭子准确无误地落在苏霓央脚边,滚起阵阵尘土。

  “花楹姑娘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这么大火气?”苏霓央故作惊讶。

  “你少装蒜了!苏霓央!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花楹瞪着苏霓央,仿佛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苏霓央抬眸扫了花楹一眼,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花楹“你不是叫出我名字了吗?”

  花楹冷哼一声“苏霓央可不会医术,别以为你救了王爷救了重玥救了王府上下就能在王府站稳脚跟,你别作梦了!”

  苏霓央冷笑,拍拍衣袖上沾的灰尘“那你能拿我怎样?南宫焰都没有盘问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苏霓央本来就是一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人,第一次苏霓央可是当花楹是出于自卫,第二次可就没有这么容易说话了。

  苏霓央可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而就算她这样做,这个从小骄蛮任性的花楹也不会放过她。

  已经是势不两立,何必还要和颜悦色。

  而花楹已经被苏霓央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你竟然敢叫王爷名讳!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什么东西!”

  说完就要往苏霓央的脸上挥下一鞭,可是体内又透出难以忍受的痒,痒得她只想把身上的皮都撕破,她一边挠痒一边和苏霓央叫嚣,以致于花楹现在姿势十分滑稽。

  苏霓央啧啧称奇“花楹姑娘,女儿家家要懂得廉耻才是,你看你现在的姿势成何体统?一大早就给我表演猴戏呢?”

  苏霓央除了医术好,气人这种活也是手到擒来。

  花楹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苏霓央你这个丑八怪你赶紧给我把毒解了,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呵~”苏霓央冷笑“花楹姑娘真是爱开玩笑,府里大夫这么多,何必找我呢?”说着又拎起一旁的药箱“本妃还要给王爷解毒呢,就不陪花楹姑娘你演猴戏了。”

  说完苏霓央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花楹还留在原地不愤地大喊“苏霓央!”

  花楹看苏霓央满脸得瑟的样子从她身边经过,就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

  她和苏霓央的仇算是结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