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水无瑶

第一章:开不了口

水无瑶 我是苏念安 1937 2018-10-11 19:55:00

  小水无瑶在中天门呆的越加烦闷,她开始期待收到别的仙家的帖子,不管帖子的内容是什么,都足以成为她借此离开中天门散心的大好机会。是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中天门,但是她又不能慌,不能让人觉得她是仓皇而逃。她并不希望自己的悲伤难过甚至委屈被别人看到,她藏的很好,也将会继续藏下去。冥冥中,她意识到西雨师兄的先见之明,交给了她一个很容易溜出去的差事。

  但是说来也不巧,自从古音和李沧尔大婚的消息传遍三界之内之后,各路仙家像是忽然之间就消停了下来,之前三天两头递上来五花八门的帖子,如今一个帖子都没有了,似乎所有由头的聚会都在他人“大婚”这件事情上相形见绌,大家纷纷停下了各路招数,就等着喝这碗喜酒。

  这下可把水无瑶愁坏了。她又不想一走了之,显得自己毫无度量。每当这个时候,她都开始由衷地希望枫琛早点醒来,在这中天门上下,怕是找不到第二个比他脑子更好使的了。她醒来不久,也曾去探望过枫琛,但是却被柳茹卿一把拦在了门外。柳茹卿咄咄逼人,见来人是水无瑶,死活都不肯让她进门。后来若不是莫名师尊碰巧赶到撞见了,水无瑶怕是无论如何都见不到枫琛的吧。

  那时候,他躺在寒冰床之上,跟睡着了一样。水无瑶咬破了手指,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她往枫琛唇边送了去,她说,“枫琛,你喝上一滴。”

  枫琛没有动,那滴血落在了他的唇边,又缓缓地划向了一旁。她感到沮丧,由衷地。

  师尊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罢了罢了,且就让他好生睡一觉吧。他耗尽了枫灵,该是太累了。许是睡个三五百年,便醒来了也是有的。要知道,他上次也是睡了这么久的。”

  柳茹卿听师尊这般说,先是叹了口气,又长长地舒了口气,似乎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起码这三五百年的时间里,枫琛再也不会从她身边溜走了。

  有些人的爱是给予,而有些人的爱,却是无穷无尽的占有。

  那日之后,水无瑶便很少再去探望枫琛了,不是她不愿意去,而是纵然去了,多数都会被柳茹卿拒之门外。她不想跟谁发生争执,她没有这个心思,也没这个力气,更何况,里面躺着的那个,不过是枫琛的“人形”而已,他的仙根并不是一个躯壳,而是枫叶林。

  枫叶林寂静无声,偶尔会有风拂过,吹着枫叶沙沙作响。水无瑶找了块石头,坐在上面,对着漫天的枫叶开始饮酒,她偶尔也会说话,自言自语似地问道,“你要不要也喝上一杯啊?”偶尔便将酒水撒在了土地上,她想,他或许真的能喝得上吧。

  绝大多数的时候,她会潜入半仙界,这里早就空无一人,但是百花仍不败,开的正是热烈。此情此景,总是让人生出一种旧地重游的沮丧感,命运真是残酷啊,当初的那些触手可及,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变得遥不可及了呢?我们想要的永远,变成了空空荡荡,看不着,也再也抓不住了。

  有一天晚上,她在半仙界呆的太久,竟听到有轻轻的脚步声渐渐走来,她便捻了个仙法,隐身于花草灌木之中。待那脚步声走近,她才发现是李沧尔。

  那一刻,她心跳不停,她那么想见到他,可是如今,他就在眼前,她又害怕见到他。

  所谓“近乡情更怯”,也并不是不无道理。近人情更怯,又何尝不是一样的道理。

  好在,他没有发现自己。

  他又坐在轩榭之旁,面对着飘渺夜空,自顾自地饮酒。

  她看得出来,他过得好像并不开心。她心中有一万个想法闪过,要现身,要跟他共饮一杯,要问问他最近好不好……但是她统统都将它们扼杀在萌芽状态了,语言在某些时候最是苍白与无力。

  有些时候,千言万语,都敌不过不言一语。

  她就那么看着他,看他喝完了一壶又一壶的酒,她忽然想起与他初次同饮的场景,那是她第一次喝酒,因为开心,竟然能千杯不醉。谁说酒就一定是个坏东西啊,起码在很多时候,能给你从未有过的勇气。

  比如,下定决心喜欢一个人。

  再比如,下定决心离开一个人。

  她静静地看着他喝醉,好找个机会脱身,起码,她不想被他发觉。待他伏在案头,她便急匆匆地想要离去,没想到刚抬起脚步,竟听到他在她身后唤她的名字,“水无瑶……水无瑶……”

  她心头一惊,身体也为之一颤。她心想,这下完了,还是被他发现了,便缓缓转过身去,却见他依然睡在案头,连头都不曾抬起来。

  “水无瑶……水无瑶……不要走。”他左右不过是喝多了,在说一些醉话罢了。

  尽管他并不知道她就在眼前,尽管他以为她绝不会听得见。

  她想走过去,抱抱他,告诉他,她不会走,她就在他身边。但是她害怕,她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堤坝会在顷刻之间支离破碎,她不想再看他受苦,更不想他为此而左右为难。取舍本来就是一种意义上的牺牲,如果真的要有牺牲,那就让她自己来。这是她欠他的,也是她应该还他的。

  所以,她只是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她在心里说,李沧尔,我爱你。可能这几个字,她这辈子都不会说出口来,但是她知道,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会过上安宁的日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她转过身去,悄悄地,悄悄地离开了半仙界。

  就像从未去过一样。

  月色依然朦胧,只是今夜,太寂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