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轩逸芳流

十一:背信弃义计中计,远书命丧远书府

轩逸芳流 樱梓寒 2654 2018-07-12 01:19:07

  “三千梅花白雪抵不过其刹那芳华的诗羽茯苓,你三番五次坏了我的事情,那可就怪不得我把你一起收拾了。”一股淡淡的杀意从门外散发进来。

  “萧老门主千里迢迢从姑苏城赶来骨螺城,诗羽有失远迎,还望老门主恕罪。”诗羽茯苓缓缓走到了门口道。

  “恕罪?”诗羽茯苓忽然速度极快地向后闪去,一股滔天的元力瞬间将诗羽茯苓面前关上的大门轰得粉碎,碎门的残渣疾快射来,诗羽茯苓一脚踏月,在空中以惊人的速度闪避着那些残渣。而言水亭则是元力外射,组成一道元力墙阻隔住了射向钱余琼的残渣。

  诗羽茯苓飘然落下,一股淡淡的元力护住了自己的全身。

  “哦?居然能够挡住我的一击,你们确实不简单,这样一来,眠春,战夏,知秋,信冬四个护法在拥有四个兽魂的前提下居然还能败给你们,看来,并不是偶然。”诗羽茯苓与言水亭在此刻都是看向那门外的人,那人缓缓走了进来,借着月光,那人身穿黑色的紧身衣,纤细的手指正缓缓提起,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两肩,面带黑色口罩,一双犀利的眼神带着夺命的杀意。

  “步庭竹林的诗羽茯苓,梦回桃林的言水亭,看来,我在这骨螺城中与林字犯冲啊。”黑衣男子发出淡淡的笑声,却是十分的阴寒。

  “哦,难道萧老门主也觉得,自己今日必定会留下了吗?”诗羽茯苓皱了皱眉头问。

  “萧老门主?!哈哈哈哈,对付你们,你们觉得萧老门主有必要亲自动手吗?太高估自己的能力,是一种愚蠢,不过,你们的这种愚蠢,倒是可以谅解,因为,你们别无选择。”黑衣男子缓缓提起左手,一股强悍的元力凝聚起来。

  “诗羽!”言水亭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看了一眼诗羽茯苓,诗羽茯苓率先明白,已是顾不上什么,一掌击碎了一旁的墙壁,夺路而走。

  “本来我的任务是留住你们二人,奈何,我对诗羽茯苓根本没有兴趣,对你,我倒是有浓厚的兴趣,因为我很早以前,就很想和你一战高下,今日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怎可错过。”黑衣男子眼神却是爆发出了战斗的渴望。

  “你不是我的对手。”言水亭淡淡的一句话,却是让黑衣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

  “水亭…”钱余琼看着言水亭,却发现言水亭转过了身,身体微微地抽搐,面具下,一滴水缓缓落在了白色的衣襟上。

  “哦,原来是在难过林鹤轩的死啊,也难怪,毕竟几十年的交情了。”黑衣男子眼神中带着一丝渴望,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男子现在十分悲恸,那必将会全力一击,自己必然可以和他一战高下,自然也知道自己和这个男子,究竟谁更厉害。

  “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他派来的。”言水亭低着头,话语中带着一丝悲伤。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黑衣男子阴冷地笑了一声,随后左手早已经凝聚的元力爆射而出,直逼言水亭,言水亭缓缓举起左手,那爆射而来的元力,只是在到了言水亭周围,便被言水亭那竖起的左手轻松化解,烟消云散,不留一丝痕迹。

  “果然,你果然是他!只可惜,你的双腿已废,我胜之不武。”黑衣男子眼神中再次爆发出战斗的渴望,渴望中带着一丝遗憾。

  言水亭抬头看向黑衣男子,道:“你惧怕死亡吗?”“死亡?”黑衣男子被言水亭忽然地询问问得哑口无言,他是纵横九州的杀手,又怎会惧怕死亡?这句话,似乎应该是由他来问言水亭,可是被言水亭这么一问,他忽然愣住了,他从来都没想过,天底下,居然有人能够问自己这个问题,简直是再冷不过的笑话。

  “钱余琼。。。今晚就连夜离开骨螺城吧,回到姑苏城,永远不要来骨螺城了。”言水亭淡淡地说了一句,钱余琼看着言水亭,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实在是那个人的命令无法违抗,林大人,是我的忘年之交,实在是家人。。。”

  “别说了!”言水亭打断钱余琼的话,冷冷道:“我明白你的苦衷,作为昔日的朋友,今日,我放过你,但是,如果以后再让我遇到你,你必须死。”言水亭厉色道。

  “我钱余琼也算是当今闻名的好官,清官,一生从来没有任何的劣迹,为人子女,我对得起我的父母,为人丈夫,我对得起我的妻子,为官,我对得起任何一个我治理下的百姓,只有对林鹤轩朋友,我愧对于他,我又早能愧对于他。”说完,钱余琼淡淡笑了一声,一头撞死在了一旁的墙壁上,言水亭没有阻拦他,因为他明白,背弃自己的朋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挚友死在自己的眼前的那种感觉是什么样的。

  “他死了,我的任务又完成了一项。”黑衣男子无奈地摇摇头道。

  “他做事,向来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能下得去手的人,又怎会留下一个口舌,一个见证了他劣迹的口舌?”言水亭冷冷道。

  “所以,我们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吧!”黑衣男子笑道。言水亭摇摇头,道:“我刚刚问过你一句话,你。。。惧怕死亡吗?”黑衣男子皱了皱眉头,道:“你问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呼啦呼啦”四周只剩下言水亭滑动车轮的声音,言水亭走到了黑衣男子身边,道:“你已经败给了诗羽茯苓。又怎么和我一战?”黑衣男子忽然瞳孔放大,随后看向那扎在木板上的木碎残渣,又看了看自己身体,心脏处的黑色紧身衣已经被一根纤细的木片残渣刺穿。

  “诗羽茯苓!!!!”黑衣男子圆睁着双目,缓缓倒下,最后的元力,却是在他这样怒火攻心下,连保住他最后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

  “十步一杀,千里追魂,杀字榜首,断送此处,命丧诗羽茯苓,你也不委屈了。”言水亭缓缓推动着车轮,路过那黑衣男子的尸首处,此人,就是罗刹门的神秘势力之一的十步一杀,千里追魂中的一员,杀字排行榜首位浴魂。

  此时的诗羽茯苓,已经来到了远书府前,早在浴魂死去的前一刻,她来到了林府的门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小桃跪在血泊中的尸体,小桃一身是血,血色染满了那粉红色的衣裙,小桃的身边,七横八竖地躺着十几具黑衣杀手的尸体,诗羽茯苓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哭了,眼泪缓缓流下,走到小桃的面前,却见小桃依旧睁着那双动人的眼睛,只是,失去了那水汪汪的灵性,眼睛中最后流露而出的尽是战场的杀伐。

  诗羽茯苓抱着小桃的尸首迈着缓缓的脚步进入大厅,大厅内,林鹤轩倚靠着一根庭柱,脸上挂着决绝的表情,身边躺着林鹤轩最爱的妻子,孩子,三人手牵着手,共赴黄泉,诗羽茯苓看着这四周的一切,感触良久,悲恸不已,自己明明算到了这点,为何自己还是大意,他们的目标只是一个钱余琼?

  “啊。。。林大人,诗羽来晚了一步,”诗羽茯苓跪在了林鹤轩面前。浓重的血腥味散布在整个院落。良久,诗羽茯苓听到了门外快速滑动的车轮声,却是言水亭赶到,两个手掌已经被车轮磨出血来,想来,是推得太着急了。

  言水亭推着车缓缓走了进来。见到林鹤轩一家人的尸首,言水亭竟是激动地一下子从轮椅上滚落下来。脸上的面具也是在这刻,滑落在地上。诗羽茯苓看到了那张俊美的容颜上,满是悲伤。

  “他其实,一直都在用面具掩饰自己的表情吧?!”诗羽茯苓心中这样想,心中却是越发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