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叶落花繁

第四十章:住在长安宫

叶落花繁 GN粒子 1290 2019-05-16 14:50:19

  慕平微起身,安静的站在下面。

  “平微,你母妃的病情你应当清楚吧。”皇帝直截了当的说,连给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也许在他看来与这些孩子多费口舌都是浪费时间。

  慕平微心抽了一下,却也只能平复心情:“儿臣清楚。”

  “好,既然你已经清楚了,宫中按资历,能力等方面来说,应当由皇后来抚养你。”皇上顿了顿,这句话说的皇后心花怒放,终于,她可以有一个儿子了。可这一顿却也让皇后的心七上八下的。

  苏彼岸知道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倒也坦然了。

  “不过~”皇帝沉吟一下“皇后自来身体不好,你年纪小,正是调皮的年龄,若是住在长乐宫怕会惊扰了你母后休息,便住在你长姐的长安宫吧。”

  苏彼岸呆了一下,迅速回过神来,“儿臣定然不会辜负父皇的看重。”

  “什么!”皇后太阳穴直跳,差一点就绷不住一直以来的温婉模样,万万没想到皇帝在这儿等着她呢。

  郑家势大,她明白,只要她是郑婉秋一天,她就不能有儿子,可万万没想到妍嫔都死了,她已经让人放了些权利给陆家,就是为了让皇帝为了制约前朝郑家和陆家的势力,松口给她个儿子。

  今日,虽然把慕平微给她了,可竟然在长安宫养着,自古以来哪有这种道理。

  “皇后!”皇帝的声音在郑婉秋的响起,如惊雷炸于水面,瞬间找回了郑婉秋的心思。

  “臣妾谢陛下厚爱。”事已至此,她知道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况且,慕平微好歹记在她的名下了。

  皇帝招了招手,对着慕平微唤道:“过来。”

  慕平微小心翼翼的走上来。

  “记着,住在长安宫的时候不要给你皇姐添麻烦,事事须听你皇姐的。”

  “诺,儿臣省得。”

  看着慕平微那怯懦的模样,皇帝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小时候多机灵的孩子,越长大越废物。

  看都不看慕平微一眼,皇帝从他身边走过。

  “朕还有事要处理,剩下的皇后自行安置。”

  没人看到,当皇帝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握起的拳头和手上爆起的青筋。

  送走了皇帝,大殿上三人一时相顾无言,皇后最先挽起温婉的笑,走到慕平微身边,牵过他的手,轻轻的顺着。

  “微儿,妍嫔病的严重,你也知道,母后相信,妍嫔必定是希望你能过的好好的,母后虽不能处处照扶,但也必定会尽力而为。”

  听着皇后这话,苏彼岸心中不禁冷笑,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曾爱过,怎么可能真心喜欢别的孩子。

  慕平微虽可怜,但这宫里谁不可怜,若是做个棋子,倒也可能活的长久些,过段时间别人也该动手了。

  不过慕平微住在长安宫,对她来说倒也是好事一桩。

  妍嫔式微,慕平微能长这么大应当也不是个愚笨之人。

  苏彼岸走到慕平微身边,只说句:“你母妃如今还缠绵病榻,虽说怕是难以捱过去,但你如今在这里和别的女人浪费时间,确实有违孝道。”

  慕平微身子一僵,其实他早就想走了,可想起他母妃对他的嘱托,让他与皇后娘娘亲近些,只得忍着。

  皇后斜眼看了苏彼岸一眼,说到:“瞧本宫,妍嫔病了,弥留之际应当也希望儿子能陪伴左右,怪本宫只顾着跟你说话。”

  又唤了守在门外的宫人:“去备一份礼,本宫记得库房里还有一株天山雪莲,一会儿让十皇子拿回去。”

  慕平微乖巧的跪下:“谢母后恩典。”

  “好孩子,快起来。”皇后拉着慕平微起来,摸了摸他的头:“回去吧,晚了你母妃该心急了。”

  “儿臣告退。”

  慕平微走到半路,回头看了苏彼岸一眼,皇后此时已经回头,没看到慕平微对苏彼岸的笑,含义万千。

  呵,皇家的孩子有几个是省油的灯。

  皇后想要控制慕平微还需要点能耐。

  待慕平微走出后,大殿内只剩下她们二人。

  皇后先发制人,目光凌厉:“苏彼岸,你又做了什么!”

  苏彼岸淡然处之:“母后把该做的都做了,儿臣还能做什么啊。”

  啪!

  皇后把桌子上的茶扫到了地上。

  “母后莫生气,慕平微在儿臣那,还能出什么差池不是。”苏彼岸走到下面的椅子坐下,不紧不慢。

  “苏彼岸,你别忘了你如今的一切是谁给你的!”皇后眼睛紧紧盯着苏彼岸。

  苏彼岸歪着头,嗤笑一声,“怎么?后悔了?可惜了,晚了。”

  皇后啊,皇后,曾经慕清安多么的敬重爱护你,可是你呢,带着她进了地狱。

  慕清安在魂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能感觉到苏彼岸好像在对她怜惜。

  ??(゚Д゚)ノ

  皇后死死盯着苏彼岸,“苏彼岸,你别忘了,你我是一脉的,本宫若是出事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苏彼岸笑的更开怀了:“您说的倒也对,所以啊,儿臣做了什么事,也还得母后包容,否则儿臣出什么事,母后也讨不了好不是。”

  皇后眼神阴毒,重重的哼了一声,该死的苏彼岸,如今便已经不大受控制了,也不知道当初那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不过,事已至此,唯有向前,她的人生,容不得回头了。

  “本宫知道,上回相府出事有你的手笔,你婷姨应当给了你许多吧。”

  “母后说什么呢,儿臣听不懂。”苏彼岸笑意微敛,袖子里的手轻轻攥紧。

  她自认做的天衣无缝,再者此事她拜托的是白子风,也没动自己手下的人,就算查起来也与她无多大干系。

  皇后冷笑一声,“本宫不管你认不认,你需要知道的是~郑家是本宫的娘家,你的外族,就算他们做了什么事,你也只能粉饰太平,否则对你也没有好处!”

  “母后这番话是心虚了吗,莫非郑家做了什么事,让母后都没有把握,所以特意说了这么一番话来敲打儿臣。”苏彼岸走向前,仰头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