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苓烟漫

第十章 皇族狩猎(二)

苓烟漫 慕容久漓 2124 2018-07-12 15:54:51

  纳兰禹挑起帘栊走进王帐,大大咧咧的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喝到:“大胆慕容苓,竟敢私闯王帐,莫非是要刺王杀驾不成?”

  房梁上的慕容苓郁闷的想,我什么时候这般不济了,藏起来连这个家伙都能发现,不过,话说我到底哪里出了纰漏被他瞧出来了呢?

  慕容苓轻飘飘的落在纳兰禹身前,笑吟吟道:“陛下您说话可悠着点儿,刺王杀驾这罪名,雍州慕容苓可担当不起。”

  纳兰禹得以的笑了笑,道:“朕就知道你一定会在这里。”

  慕容苓哼了一声,说:“你变得倒是好快,上次见面还自称我,如今就一口一个朕了,我瞧着你也就瞧着我好欺负,在我面前作威作福,在大长公主那里,你敢吗?”

  纳兰禹连忙摇头:“不敢不敢,一个弄不好,堂姐非得废了我不可。”

  慕容苓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我自以为藏得很好,难不成你瞧出来了?”

  纳兰禹说:“我的确没瞧出来,我知道我母后和你父王说了什么,我料定了你知道这事后一定会来。”他邪笑两声,说:“来和我培养感情。”

  “培养你个头啊!”慕容苓说着,抬起右手向纳兰禹的面门就是一巴掌。纳兰禹抓住她的腕子,道:“阿苓,上次见面我打不过你,现在呢,或许我还是打不过你,但要分出个胜负,可不是一招两招的事了。”

  慕容苓讪讪的收回手,道:“现在单凭我是废不了你了,不过你觉得你的堂姐若是在此,她帮你还是帮我?”

  纳兰禹一摊手:“她自然是帮你喽,就冲这一点,我可不敢娶你,我要真娶了你,堂姐她一定会废了我。”

  慕容苓笑嘻嘻的问道:“就因为害怕被废,你就不想娶我啊?”

  纳兰禹少有的正经道:“你的确很好,如果没有她,我想我一定回喜欢你的。”

  慕容苓自觉得到了爆炸性新闻,八卦的问道:“她,是谁啊!”

  纳兰禹红着脸瞪她:“朕的事情,岂是你能过问的?”

  慕容苓道:“好好好,我不问,不过,你打算怎么跟你母后说啊?”

  纳兰禹不答话,慕容苓为他出主意:“你就跟你母后说,我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我骄纵跋扈,善妒还败家,做了你的皇后,一定搅得后宫不得安宁。”

  纳兰禹嗤笑道:“什么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你就是一无是处好吗?”

  慕容苓装作没听见,自己这个大诏第一美人居然被贬得这样一文不值。

  她刚要开口,却听见帐外有脚步声传来,明显不是一个人的。

  纳兰禹道:“我母后来了,你快躲起来。”

  皇太后挑开帘栊的同时,慕容苓窜上房梁,隐了踪迹。

  纳兰禹行了礼,皇太后连忙将他搀起来,说:“皇儿,这里又没有外人,你何必这样多礼?”

  她坐在太师椅上,抿了一口茶,不疾不徐的开口:“皇儿,这雍州慕容苓,你一定得娶。”

  纳兰禹惊诧道:“母后说谁?雍州慕容苓?母后要儿臣娶她,儿臣怎么从未听说此事?”

  房梁上的慕容苓暗暗赞叹,这演技,绝了。

  纳兰禹小声在皇太后耳边说了几句,慕容苓屏气凝神想要听清,却只听到纳兰水月的名字。

  听纳兰禹说完后,王太后勃然大怒道:“竟然是这样,幸亏皇儿你早已知晓,不然我们大诏的皇宫,岂不是成了那对姐妹的天下?”

  母子二人又聊了几句家常,皇太后便走了。

  慕容苓从房梁上跳下来,好奇的问道:“你和她说了什么,让她态度大变,反应这么过激”

  纳兰禹微微一笑:“这你就猜不到了吧,我和她说,我听说那雍州慕容苓是溟宿先生的弟子,这样算起来,可是大长公主的师妹,听说她二人性情十分相似。”他一摊手:“说到这里,就被她打断喽!”

  慕容苓很惊讶:“就这样?”

  纳兰禹点头:“就这么简单。”

  慕容苓若有所思:“你母后很讨厌我师姐啊!”

  纳兰禹道:“岂止是讨厌?她最看不惯堂姐,若不是堂姐武功高强,她恐怕早寻了由头处决堂姐。我其实一直好奇她为啥那么讨厌堂姐来着,后来想啊,大概这女人都善妒,她嫉妒堂姐年轻漂亮身材好。”

  慕容苓一口茶喷了出来,她咳嗽一阵,说:“有这么说自己娘的吗?还有啊,你怎么知道我师姐身材好的?”

  纳兰禹连忙道:“我就随口一说,你看在多年交情上课千万别较真儿,千万别跟堂姐说。”

  慕容苓想,这下,这大诏的皇帝可是有把柄握在自己手里了。

  纳兰禹突然道:“你刚才说,没人会这样说自己的娘,我也不会,不过,她不是我娘。”

  慕容苓惊讶的问道:“怎么会呢,我听说你在王府是不是嫡出的公子,但嫡夫人并没有将你养在身边,皇太后好像只是个侍妾,她不是你的生母吗?”

  纳兰禹苦笑道:“不错,她是个侍妾,她除了没有出身,什么都有。当初我父亲简直把她宠上了天,连王妃见了她都要避让。我母亲也是个侍妾,我还没出生,她就磨着我父亲要抚养我,我一生下来就是她带,她一直当我不知道,其实我都清楚。”

  慕容苓看着他的神色,知道事情肯定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如他所说,他不应该对这个皇太后这般怨恨。她安慰他几句,便也告辞了。

  回到帐篷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莫烟也已经睡下。慕容苓轻手轻脚的洗漱后躺在床上,心中却是万千思绪。

  莫烟小声问道:“阿苓,你睡了吗?”

  慕容苓一直以为她已经睡着,听她突然发问,说:“没呢。”

  莫烟轻轻说:“阿苓,你觉得当今圣上,他如何?”

  慕容苓转过头看着莫烟,莫烟却是闭着眼睛并未看她。慕容苓想起白天听纳兰禹说:如果没有她,我想我一定回喜欢你。这个“她”莫非就是莫烟?心里有了这个想法,慕容苓都觉得自己脑洞真是太大,这二人,应当是从未见过的。

  她说:“阿烟你应该晓得,我是溟宿先生的徒弟,大诏长公主也是。所以我与当今圣上从前便相识,他人是极好的。”

  莫烟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慕容久漓

小仙女们,初次见面多多捧场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