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在跳最重要

第28 夏栗

心在跳最重要 九月的橙子 2015 2018-08-11 00:59:28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么乔慕橙此刻已经灰飞烟灭了“自己剥,没手吗?”

  乔慕橙气结,拍桌子看着乔慕琛,小脸已经被气得通红,指着乔慕琛的鼻子“乔慕琛,你偏心,你不爱我了。”

  “不爱你了?”

  “对,你不爱我了”乔慕橙双手叉腰,满脸怒气瞪着乔慕琛。

  乔慕琛优雅的带上手套,给颜暖剥虾,双眸紧盯着手里的虾,完全不理会乔慕橙“你可以滚了”

  啥?滚?乔慕橙哼了一声,甩了甩自己的长发,潇洒的坐回位置,傲娇的翻了一个白眼“哼,吃饭”颜暖在一旁,无奈的摇摇头,他们兄妹两什么时候可以平和一些?

  晚饭过后,乔慕琛拉着颜暖回到房里,给了颜暖DNKY的一套衣服,给了她一张黑卡,今天十月十三号?也不是什么节日啊,为什么送东西?

  “怎么会突然想到给我买东西?”

  “生日礼物,我十七号可能去不了”

  颜暖点点头“好,那你会赶回来吗?”

  “会”

  颜暖甜甜的看着乔慕琛,搂着乔慕琛的脖子“谢谢你,乔大哥,我等你回来”

  乔慕琛低头狠狠地吻着颜暖,他实在是贪恋颜暖身上的味道,也在渐渐习惯颜暖。

  颜暖生日,就安排在颜家,并没有很多人,就几个知心的朋友和认识的人,却不知唐寄北突然出现在生日宴会上,把礼物递给颜暖,颜暖接过来,微笑的说了声谢谢。

  她一点也不好奇唐寄北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上次调查了白姨,自然知道这里在哪里。

  夏栗穿着一身小礼服站在颜暖旁边,看见唐寄北,夏栗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慌得厉害,甜甜的声音像猫抓似的,让人心痒痒“你好,我叫夏栗”

  “唐寄北”唐寄北从一进门整个目光都在颜暖身上,忽略了她身后的夏栗,直到夏栗说话,他才注意到这个姑娘,夏栗不仅长得很甜美,声音也很甜美。

  只见夏栗上身是白色小抹胸,下身是白色蓬蓬裙,上紧下松的设计,让夏栗的身材一览无遗,脚下蹬了双白色的高跟鞋,把夏栗整个人俏皮可爱,头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还散落着一些碎发,俏皮中透露着性感。

  唐寄北不得不感叹,乔慕琛身边的女人,个个都很漂亮,大到秘书,小到小员工。

  生日会已经接近尾声,乔慕琛终于来了,他捧着一束花从人群中缓缓走向颜暖,一身黑色的西装,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息,碎碎的刘海,挡不住那双桀骜不驯眼,好看的桃花眼正定定的看着颜暖,高挺的鼻梁下是有些弧度的薄唇,或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

  而乔慕琛对面的颜暖,此刻的心正在嘭嘭狂跳,手指紧紧的握着淡蓝色的紧身长裙的一角,脸上挂着笑容,精致的小脸有些微微发红,娇艳欲滴四个字再适合不过了,颜暖的目光紧盯着乔慕琛的步伐,从开始他进来就没有移开过。

  夏栗一时间突然有种恍惚,乔慕琛是来求婚的,他两真的好像一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是一对。

  乔慕琛走到颜暖面前,把话递给颜暖,两人会心一笑,站在远处的安灵瑶,狠狠地踢了一脚一桌,有些吃痛,眼里恨不得把颜暖碎尸万段,她陪乔慕琛去出差,他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一回来就立马过来了,她不甘。

  唐寄北看着台上的两人,心里突然一紧,好难受,可是他又能做什么?上去抢过来吗?颜暖的眼神从来没有从乔慕琛的身上移开,一刻也没有。

  夏栗无意间看到唐寄北这幅模样,优雅的他,脸上有些痛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颜暖,是她!夏栗咬咬唇,吐了一口浊气,拿起桌上的甜点,走过去递给唐寄北“听说,吃了甜点心情会很好喔!”

  唐寄北接过甜点,他不喜欢甜点,却也不想拒绝面前的夏栗,他接过夏栗手中的甜点“谢谢”夏栗看着唐寄北,他高出夏栗洗个头还要多一点点,估计一米八五左右,白皙的皮肤,极俊的五官,一双丹凤眼正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甜点,嘴角生得很好看,像随时随地都在笑一样,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优雅和高贵。

  看着唐寄北手里的甜点被他玩的不堪,夏栗拿过唐寄北的甜点“别,你不吃就算了,别浪费。”

  说完就把甜点送进自己的嘴巴里,小吃货的小表情非常可爱,唐寄北也不由自主的看着夏栗。

  生日会结束后,乔慕琛和乔慕橙先走一步,院里还剩下唐寄北和颜暖还有夏栗。

  唐寄北叫住颜暖“你真的不考虑过来吗?”

  “不去”

  “就算可以医治白姨的病?”

  “没错”

  唐寄北突然轻笑,不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夏栗看着唐寄北有些落寞的背影“小暖姐,我也先走了,你自己注意点哈”

  说完就小跑去追唐寄北了,唐寄北出了颜家,一路往左边走,夏栗就跟在他身后,他今天是叫司机送过来的,颜家住在郊区,可是这边却是出了名的富人郊区,家家都有私家车,就是没有出租车。

  天空不禁下起了雨,夏栗还一直跟在唐寄北身后,唐寄北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得到颜暖的一丝丝目光。

  夏栗跟着唐寄北,高跟鞋都脱掉拿在手里,雨越下越大,可是唐寄北还在走,她也一路跟着,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傻乎乎的跟着唐寄北走了那么远。

  雨渐渐地淋硬唐寄北,唐寄北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走了好远,站在原地,看看哪里有车,却看见跟在身后的夏栗,她全身湿透了,高跟鞋拿在手里,头发湿漉漉的,有些狼狈。

  唐寄北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她这是跟了他一路?这一路都是赤脚走吗?

  唐寄北迅速脱下外套披在夏栗身上,夏栗抬头望着唐寄北,此刻的他的刘海顺着雨水散落,目光有些严厉,嘴唇紧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