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差生,坏生许你一生

如今|她

差生,坏生许你一生 垃圾娘子 2079 2018-07-13 02:55:42

  “爸,我到地方了。”

  “住的地方安排下了吗?”

  “嗯,刘媛也在这儿,我先住她宿舍。等5号隔壁单间空出来,我就自己住。”

  “好,那吃呢?”

  “爸,我刚刚和刘媛一起吃了。还去公司面试了,明天开始上班。也是在刘媛工作的地方。”

  “就是那个茶楼吗?那地方乱不乱呀?”

  “爸,这里的茶楼就是文化产业,里面还有书店呢,是特别好的环境。”

  “那不错,工作氛围好最重要,姑娘家见见世面就够了。差不多就回家来,啊。”

  “知道了,爸。”

  挂了电话,朱青芒看看这座陌生的城市,不由地兴奋起来。这是属于她的世界了吗?

  她骑着刘媛的自行车,去往任何她能去的地方,一切都那么新奇,连树的品种都和老家的不一样,街道更宽阔,路过的人说话的口音都是统一的陌生,对,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这里是全新的,属于她的世界。她自由啦!

  她激动着加快速度骑了好一段路。直到觉得疲倦了,才原路返回。

  就这么一晃,她在这个城市生活工作了半年。这半年她也会泪流满面地想家,也会一个人因为太累而动过离开的念头,也会不时地想起他来…

  她忘不了十一年前他留下的话,因为他说等他,她这十一年一直在重复这个动作。

  即便逃到了另一个城市…

  “丧心病狂的人啊,说话不算话,我祝你感情路条条不顺(。•ˇ‸ˇ•。)。”

  “又想念你的郎君啦?”刘媛逗着她,把一袋豆浆递给她,“一大清早的,赶紧把小人赶跑,喝豆浆。”

  “么么哒,爱你。”

  “毛骨悚然,你不要来这套,和你正义凌然的外表,好不相称。”

  “我也想可爱,起码先吸引个男人喜欢我,谈个恋爱把他忘了呀。”

  “也对。你身上充满了我心有所属,妖孽们退下。”

  “完…了。”

  “难得咱们俩上一个班,今天你归我,我归你,不想男人哈。”

  “嗯。工作。浴血奋战。赚钱。”

  朱青芒和刘媛在湖边上的一家茶馆上班,名曰“东风”。但是是不接待打牌,打麻将的客户。而是个开会,谈生意,喝茶,看书的好地方。

  茶馆内部占地一千多平,有大至一百多平的多功能厅,接待大型会议,或者产品展示等。小至不到十平的小包间,供客人独坐、喝茶、看书、冥想。还有一百多平的公共区域,供客户闲走,看书,听曲,也能在公桌上饮一杯茶。只是进来看看书的,这里也接纳。仿佛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朱青芒第一次爱上一份工作,甚至有着不想走的打算,她想安安心心地在这里一直待下去。

  她认真的擦桌、扫地,耐心地回应每一个客户,从不怠慢。虽有时不善变通,但因为她的耐心和执着,总能慢慢得到客户的信任和喜欢。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客户身上,谁喜欢喝什么茶,看什么书,接待朋友有什么习惯,连几时会来,买单的方式,她都了如指掌,甚至自觉出了一套,迅速牢记顾客姓名、喜好的能力。

  她从未如此自信过,在这里她不再渴望他人的认可。游走在各个包间之间,为每一个客户斟茶倒水之间,带着笑容又得到无数回应之时。她在这份工作里,收获太多。

  忙碌了一整天,不小心又到了下班的时候,交接完工作,她在休息室,换下工作制服,却听见刘媛还在接待客户。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好,帮我安排个地方坐下来喝茶吧。”

  “那您这边请。”

  她今天怎么这么积极?都下班了呀。而且今天是大长班,不累吗?

  稍等片刻后,她见刘媛满面春风地冲进来:“太帅了,居然有这么帅的男生。今天太走运了。而且他温文有礼,啊!我的小心肝,跳得我都不能淡定了。”

  “那要回家了吗?”

  刘媛听完,半响才回应,她使劲摇头:“不,不,不,我要给他上完茶再走。”

  朱青芒目瞪口呆,自己早已饥肠辘辘,只想离开去吃饭。

  可刘媛感受不到饥饿了,她哼着歌,泡着茶,情绪高涨。

  终于等到她把茶上完,衣服换下。朱青芒拖着她就往外走。

  “别啊,青芒,急啥。我请你吃饭,咱就在对面吃,吃完还来看看帅哥他有什么需求哈。结个账…”

  没等她说完,朱青芒继续拽着她往宿舍方向走去:“去宿舍楼下吃面,这附近的东西那么贵。”

  “可宿舍那么远,回来那帅哥也许就回家了呀。”

  “别看啦。这里帅哥还不多呀,满大街了,好么。”

  “才不是类〒_〒。”

  嘴上心疼,但刘媛还是跟着朱青芒回了宿舍楼下吃面。

  “朱啊,你啥时候也对帅哥侧目一下,说不定你吸引的就是大帅哥呢。你看你总是无视,漠视,凡是帅一点的,都敬而远之…”

  “他就是太帅了,我信不过太好看的男生了。”

  “你是怕自己喜欢上人家,而忘了你家周大帅吧?”

  朱青芒语顿。

  “我说中了吧!”刘媛放下筷子舞,义愤填膺地说,“你这个不争气的,你这根本是被那个负心汉给迷惑了。哪天我见了他,必定扒他的皮,喝他的妖血给你报仇雪恨。”

  “不要,你要是见到他,告诉他,我还在等他,叫他快来救我。”朱青芒本是玩笑,却说到动情,哽咽了。

  刘媛心疼地摸摸她的头:“好,好,好。那咱们吃面。”

  刘媛和朱青芒是中专同学,从和朱青芒成为闺蜜的那天起,她就知道周敬廷的存在。十一年过去,虽不曾见过那位大帅哥,却仿佛早已认识十年有余一样。

  他在朱青芒身上所有的细胞里,生根发芽,直到开出了花。如果肉眼看得见,朱青芒已经被鲜花覆盖,不见本来的面目了。

  她心疼朱青芒的专情,恨那个负心汉的胡乱承诺,恨那个负心汉迟迟没有出现…

  她本想让朱青芒换个地方,忘了他,谁料,思念更浓。若不是有心留她,工作也好,否则这傻姑娘,又要跑回去等他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