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锦川记

第六章,人为

穿越之锦川记 瑾歌. 2511 2018-07-13 02:08:25

  第二天,言兮迷迷糊糊的睡到了自然醒,猛地一睁眼,想到上课是不是要迟到了,这几个损友,怎么也不叫自己,赶紧起身,可看到映入眼帘的闺房,又反应过来了,对啊,自己已经穿越了,不用上课了,叹了一口气,便叫来了阿澄。

  “小姐,你醒了。”阿澄端着脸盆走进来,对坐在床上的言兮说道。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辰时过半了。”

  听到这话,言兮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算了老半天才算明白阿澄说的辰时是指现在的早上七点到九点,又看了看外面早已大亮的天,想着也是差不多了。

  “已经这个时辰了,之前怎么没有叫我。”言兮一边下床穿鞋一边对阿澄问道。

  “夫人叮嘱我说小姐身子还没有完全好,让你多休息,索性早上也没有什么事,看小姐睡的那么沉,就没有叫。”

  言兮想了想倒也是,来到这里,还真的没事干。

  洗漱完,言兮就坐在梳妆桌前任由阿澄捯饬打扮,阿澄看着镜子里的言兮说道“其实小姐还是很漂亮的,只是之前很少打扮而已,现在看上去气色就好许多了呢。”言兮微微一笑,心想着,现在的自己当然和之前的凌言兮不一样,之前的凌言兮被自己的两个姐姐折磨的那么惨,哪有什么心情和气色,现在的言兮可不一样,不论生活怎样,自己肯定要收拾的精精神神的,毕竟她也是凌府的三小姐。

  言兮想到自己的两个姐姐,便顺口问阿澄“阿澄,大姐和二姐婚配了吗?”

  阿澄边给言兮挑选首饰边答道“二小姐还没有,大小姐虽然表面上没有婚配,但是老爷有意将她许配给柳尚书的大公子,估计也快定下来了。”言兮“哦”了一声,又问道“大姐和二姐多大了?”

  “咱们凌府的三个小姐,彼此之间都是各长一岁呢。”

  言兮了然,自己今年15,那凌言姝应该是17岁了,古代的女子不是很早就嫁人了吗,凌言姝都17了还没有婚配,是没人要还是这里的风俗不同。“那大哥呢?”言兮又问道。

  “大少爷是成亲了的,不过只有一房侧室,并未娶正室。”说完,阿澄也给言兮收拾好了,对着镜子开心的说道“小姐看看怎么样,可还满意?”

  言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阿澄今天给她选了一套淡青色的长裙,配了同色系耳环,梳了个简单的发髻,又点缀了几个素色的发饰,简洁大方又不显得随意,正是言兮喜欢的。

  “嗯,很满意。”言兮赞赏道,阿澄也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

  “阿澄,我想去看一下我摔下来的那个地方。”待一切都收拾好,言兮对阿澄说道。

  阿澄一愣,语气也犹豫了起来,“小姐去看那里做什么?”

  言兮去看那里,当然是想去看看这个凌言兮到底是怎么摔下来,而后自己又代替了她的,但最想去看的是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再回到现代。

  “就是好奇啦,而且我现在也没事干,你放心吧,我不会触景生情的,毕竟都忘记了。”言兮想估计是阿澄怕自己看到事发的地方,会影响心情,便宽慰她道。

  “那小姐想去看,阿澄带小姐去就是了。”

  从昨天醒来到现在,言兮几乎是一直待在屋子里,还没有好好看看自己住的这个院子,如今看来,这院子倒也精致。打开房门两边就是一米多宽的木制长亭走廊,直通后面的院子和厨房等地,正值盛夏,前面种的都是各种花花草草,虽种类繁多,但是甚有章法,看起来赏心悦目,闻起来清香扑鼻。

  阿澄带着言兮穿过了好几段走廊,停在了一面高墙跟前。言兮看了看这面墙,还真的是挺高的,如果从这个房顶上摔下来,头又磕到了一旁的石阶上,那生还的可能性确实很小。只是她穿越到凌言兮的身体里,是无意间还是跟某个特点的地点有关呢,如果说跟地点有关的话,那她在这里再死一次,会不会能回到现代呢?

  阿澄看着言兮一脸愁眉不解的样子,还以为是她又触景生情了,当下便说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言兮回过神,问阿澄“我当时是怎么摔下来的。”

  阿澄疑惑的“啊”了一声,说道“小姐,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回去吧,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言兮看着这面高墙,说道“我没事,你告诉我就好了。”

  阿澄低下头,有些愧疚的说道“当时都怪我不好,小姐说要出来散散心,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然后说什么都要爬上这房顶,我拦不住,当时已是傍晚,想着上面风大,回去给小姐拿件衣服免得着凉,结果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小姐踩着梯子下来,突然踩空就摔了下来......”提到这,阿澄难免还是有点伤心自责,幸亏小姐醒了过来,要是没醒过来她罪过就大了。

  “那梯子现在可还在。”言兮问道。

  阿澄转身指了指被扔在墙角的一副梯子,“那个就是,这个地方少有人来,小姐也是刚刚出事不久,这里还没有打扫呢,”

  言兮走过去,仔细观察着那副梯子,突然嘴角向上勾起,果然,看到了端倪,在梯子上面第三根木头,也就是当时凌言兮踩断掉下来的那根,明显有整齐的被锯过的痕迹,这根木头从中间断开,可是上面大半部分的断痕是整齐的,只有下面一小部分才是自然断裂的痕迹,这就说明当时是有人把这根木头锯透了大半,但却没有全部锯断,只留剩下的三分之一,这样不会被发现,但是只要有人踩到这根木头,在外力的作用下自然会断裂,所以当时的凌言兮顺着梯子下来,才会突然摔下。

  言兮一直在纳闷,这凌言兮也不是小孩子了,之前一直被凌言姝和凌言清欺负也没有出事,怎么可能随意的就从房顶上摔下来,还是被阿澄看到像是突然踩空的样子,果然,是人为!可是究竟是谁,要这么害她,凌家的两姐妹吗?

  “小姐,怎么了?”阿澄看到言兮表情有异,便开口问道。

  言兮想了想,如今可不比以前了,不能还像之前那么稀里糊涂的活下去,她自己要万分小心,阿澄也要一样,便严肃的对阿澄说道:

  “你真的以为,当时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吗?”

  阿澄震惊的看着言兮“小姐你的意思是......”

  “你好好看看那根被我踩断的木头。”言兮指给阿澄看。

  阿澄听了言兮的话,便也仔细观察了起来,随即,脸色一变,又回想自己亲眼看到言兮掉下来的情景,一切,便都明白了。

  言兮看到阿澄的表情,就知道她明白了,这孩子,倒也聪明,不蠢。

  阿澄还处于震惊的状态里,她是明白了,可是又觉得这一切太可怕了,到底是谁,想要害小姐,之前自己竟然没有半点察觉。

  “好了,走吧。”言兮对着阿澄说道,今天的收获已经够大了。

  阿澄愣愣的跟在言兮的后面,她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有人刻意为之,有人想要害小姐!

  “会是谁?”半天,阿澄才说了这么一句。

  “不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她。”言兮走在前面,没有回头,算是对阿澄的回答,也是对自己说的。

  阿澄看着眼前的言兮,觉得既陌生又熟悉,她的小姐,自打这次醒来,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