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青梅味散,竹马何在

第二章

青梅味散,竹马何在 沐·卿璃 7665 2018-07-12 15:54:59

  “喜欢一个人那么久,原来这就是喜欢的感觉,现在心里忽然少了一个人,那么久的执念没有了,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总是会难过的吧?要么让时间冲淡一切,要么就祈祷,一觉醒来,什么都忘了。‘想遇见,一个真心的人’如今,那个久远的他回到了我身边,仿佛是在做梦。”

  禾城机场

  年景墨从机场出来,摘下墨镜,环顾了四周,发现十多年过去真的变了好多。不知道她,有没有变。

  手中握着宋淑媛寄给他的照片,拿起来看了看,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他在心里默念:苏以姀,我回来了!

  他比宋淑媛让他回来的时间早了一天。自从上个星期接到了那个电话,他没有一天是睡得好的。他在纠结,到底该不该回来,回来了以姀也不认识他,可是不回来就永远都不会认识啊!这么多年以姀是自己的精神支柱,所以才会这么努力,才会拼命地让自己优秀一点,再优秀一点!

  宋淑媛从那以后没有再打给他,他知道这是为什么,宋淑媛把该说的都说了,回不回来她没法干涉。

  在回国之前,白天,景墨疯狂处理工作,秘书Ada看到他这样子实在是吓了一跳,还问过他是不是国内出了什么事,但是他并没有回答。

  晚上,景墨也不怎么睡觉,能加班到几点是几点,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如果说他的同事一天工作8小时,那么他一天工作16个小时,剩下的时间除了吃饭和洗漱,就在想回不回国这件事。

  这种情况维持了三天以后,年景墨的私人助理才发现不对劲,立刻给景墨的母亲打了电话。

  “夫人,boss这几天有些不对劲。同事说boss一直是最晚走出公司,最早走进公司的。而且叫我接送的次数越来越少,刚开始我也没有在意,以前boss也有过一两天不需要我的时候,可是这一次所有事加在一起就不同了。”

  “谢谢你,子苑。景墨这些年也多亏你照顾,不然我们怎么会放心?这次的事我知道原因,交给我吧。就算我和他谈了以后还是这样,你就随他吧。”

  “夫人,这样没问题吗?”方子苑仍然有些担心景墨。

  “纪辰的海外市场是景墨一个人拓展出来的,在美国成立分公司都是凭他自己的本事,没有靠过家里,难道这就能难倒他了吗?”

  “是,我明白了,夫人。”

  宋淑媛挂电话后,想了想该怎么和景墨讲,就给他打了电话。

  景墨这几天休息时间严重不足,听到电话铃响,觉得太吵,捏了捏眉心,接通了电话,“喂?”

  “景墨,是我,妈妈。”

  “妈?怎么了?”景墨听到宋淑媛的声音,顿时有了精神,但是又怕她是来逼他的。但这几天他想了很久,还决定按照心之所向,所以……

  “妈妈只想跟你说,你要是不愿意,我不勉强你,但是,我们这么久没见,你知道这十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自己的两个儿子从小离开父母,在异国他乡,小的年年回来,你这个大的到是活得自在,十几年就回来过几天。其实相当于没回来,回来了也不回家。有时候我就想,我是不是只有景璃一个儿子,可是看到当年的出生证明,明明是两个呀!”宋淑媛说着说着不禁流出了泪,但是她不想景墨因为她烦上加烦,所以没有发出一点哭声。

  “妈,我知道了,我会回来的,公司的事情处理不完我怎么回来啊?”景墨十分无奈地说道。

  “景墨,你真的……真的愿意回来吗?”宋淑媛听到他说要回来,更加激动,就差哭出声了。

  “嗯。”

  —————————————————

  景墨让方子苑开了车来,自己上了驾驶座,冲外面的小方说,“子苑,你打的去公司,我回来的事先不要告诉别人。”

  “……boss,这里打的去公司要很久的,要不我送你啊。”

  景墨将车窗缓缓摇上来,边说着“你在学校等我要更久,打车钱让公司报销”边打着方向盘,开走了。

  方子苑愣在了那里,这……boss就丢下他走了?

  “喂?是景墨吗?”林眠看到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一瞬间有些恍惚,这十几年景墨就没来过一个电话,除了以姀出事那会儿。

  “嗯,干妈,是我。”

  林眠确认以后,更加激动,景墨是她的干儿子,当然更想让他成为亲儿子咯!她有些责怪道:“景墨,你这小子,还记得我呀!”

  “那当然,您是我干妈呀。”景墨失笑,“干妈,你知道以姀……以姀她平时吃好饭都会去哪儿吗?”

  “以姀?她一般都在操场上散步。”林眠干脆地回答,但仔细想想有哪里不对劲,“景墨,当初不是你让我们不要告诉以姀有关于你的事吗?怎么突然……”

  “干妈,我回来了。”

  “回……回来了?”林眠有些震惊,怎么会这么突然?“你妈妈知道吗?”

  “嗯。不过我提前回来了。”

  “那你妈妈得被你吓着!”林眠和景墨正聊得开心,苏泽承从书房走出来就看到林眠有些眉飞色舞的表情,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和谁讲电话呢?”

  “哎呀,是景墨呀!”

  闻言,苏泽承脸上是又惊又喜,心里五味杂陈,“景墨回来了?”

  “是的。”林眠看了眼苏泽承,发现他的脸色变来变去,拍了他一下,“想什么呢?”

  苏泽承摇摇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在景墨出现以后该怎么和以姀说。

  “干妈,先别告诉我妈。我会跟她说的。”

  “好。”

  “我先挂了。”

  “嗯。”

  来到以姀学校门口,景墨没有把车开进去,当然,也开不进去,景墨走到传达室,里面的保安告诉他需要登记才能进去,景墨很老实地登记了才进了学校。

  “哇,你看他,开这么好的车,穿这么好的衣服,非富即贵啊。”保安看景墨走远了才对另一个保安说道。

  “嗯,肯定是个贵公子,我们学校也不少富家子弟。”

  景墨一进学校,有不少人都看着他。景墨习以为常,走到哪里,不都是这样吗?

  景墨来到了操场,四下看了看,还没有多少人,只有男生在打篮球或者踢足球,还有体训队的人在训练。

  景墨有些无聊便倚在操场边的铁门前,一副慵懒的样子。过了几分钟,操场上人逐渐多了起来,很多女生看到他也忍不住停下来看他几眼,甚至犯着花痴。

  景墨拿出手机,给自己的母上打了电话,“妈,晚上多做点菜,做好一点。”

  “嗯?”

  “今天晚上我会接以姀来家里吃饭,你叫干爸干妈也来。”

  “景墨,你去找以姀了?”宋淑媛有些懵,不是前几天还要死要活的,怎么这么快又要去找以姀了?唉,好像不对,他在美国怎么找以姀?“景……景墨,难道你已经……”

  “是,我回来了。我现在就在以姀的学校。景墨忽然间一抬头,看到远方的一个身影,又拿起手中的照片看了看,嘴角上扬,“妈,我先挂了,我找到以姀了。”

  宋淑媛还没来得及回话,电话就被挂断了,小声嘀咕一句“这个景墨啊!”

  他挂了电话,望着远处,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个他朝思暮想的身影。要说这么多年,变化肯定很大,他每年都能收到宋淑媛给他寄的以姀的照片,和小时候一样可爱。所以他一眼便认出了她来。看着以姀快要拐弯走上直道,景墨便不紧不慢地向着她的方向走去,操场上这时人还不是特别多,但是那些女生看到年景墨便花痴了,这到底是哪来的帅哥啊?

  以姀正顾着和身边的人聊天,并不知道有一个人正向她走来。当以姀看到有一个人影在自己面前时,明显一愣。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只听那人发出磁性轻柔的嗓音,面带笑容地说道,“苏以姀,我回来了。”

  以姀有些懵,这帅哥是谁啊?他们认识吗?

  “你……你,我……我们……”

  只见那人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温柔地说道:“傻丫头,你不认识我了吗?”

  以姀愣愣地看着他,不知为何,樱唇张了张,脱口而出一句,“景……景墨哥哥?”

  以姀不可置信地听到自己叫了那个人一声,没想到,那个帅气的男生笑得更加开怀,“以姀,你还记得我啊?”

  这时风吹动树叶传来沙沙声,偶尔空中飘来了蒲公英的种子,两人没有言语,只是那样站着。很多人看着他们,而站在以姀身边的玥冉觉得自己很是尴尬,便默默走开了。在踢足球的昭君竹自然也看到了,不自觉地,脚下的足球向他们飞去,景墨手疾眼快,一把将以姀揽进了怀里,右手护住以姀的头,球从以姀的背后擦过,幸亏没有出事,不然这傻丫头就要更傻了!

  “小丫头,我知道我很好看,你用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吗?”看着以姀呆呆的样子,景墨不禁笑出了声。

  “你真的是……景墨……哥哥吗?”以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自己可以将他的名字脱口而出呢?

  “傻丫头,是我呀,你的景墨哥哥。”景墨笑着,那笑容如山间的清泉,如原上的春风,清澈,和煦。

  记忆的大门似乎被打开,六岁以前的记忆缓缓进入脑中。

  “景墨哥哥,你好,我是以姀,以是可以的以,姀是貌美女子的姀。”

  “以姀妹妹,你好。”景墨看了眼以姀的包子脸,偷偷笑了一声,貌美是还没看出来,可爱有余吧。

  “景墨哥哥,干妈说你会折纸飞机,以姀也想学可以吗?”以姀躲在宋淑媛身后怯生生地问道。

  景墨抬头看了眼妈妈,点了点头,“可以。”

  “真的啊?太好了!”以姀听到肯定的回答,再也不害怕景墨了,今生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可以这么愉快地交朋友,以姀高兴地跳了起来。

  “呜呜呜~”以姀的新衣服被水坑溅起的泥水弄脏了,怕被妈妈骂,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哇哇哇哭了起来,景墨看到以姀哭,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傻瓜,别哭了。有我在干妈不会骂你的。”

  “真的?”以姀揉了揉眼睛,适时,景墨递了一块手帕上来,以姀接过手帕,轻轻说了一句,“谢谢景墨哥哥。”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妈咪啊,今天景墨哥哥会来吗?”

  “以姀,既然约好了,景墨哥哥一定会来的。”

  “妈咪,你看,是景墨哥哥和干妈!”

  ……

  “景墨哥哥,你明天就要走了吗?那以姀也要一起走!”

  “别闹,景墨哥哥是去学习的,你去能干什么?”

  “妈咪啊,我以后想和景墨哥哥在一起啊。”

  ———————————————————————

  以姀回过神来,鼻子涌上一股酸涩,忽然有些想哭,对景墨说道,“景墨哥哥,你怎么才回来啊?”

  年景墨揉了揉她的头顶,温柔地说:“乖啊,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以后景墨哥哥不会再离开你了,嗯?”

  以姀笑了笑,道,“谁要你不离开啦,你都有女朋友了吧,那你必须要离开我的呀,你又不能留在我身边一辈子。”

  “我身边的位置,只留给一个人。目前它还是空着的。”景墨脸上的笑容不减,捏了捏以姀的脸,道,“嗯,这么多年不见,婴儿肥的确实是少了不少呢,果然是貌美的女子。”

  以姀被逗笑了,小时候说的那些话现在看来真是傻乎乎的。

  “切,就知道拿我寻开心。不过景墨哥哥你呀,果然变帅了很多呢!我听干妈说她的大儿子长得很好看,但我只见过景璃哥,没想到你这些年小日子过得挺好啊。”

  “我看呐,不是我拿你寻开心,是你在寻我的开心!”

  “哪有啊。”

  “让一让,体训队的要训练了,在前三道的同学快让开!”体训队的教练喊着,景墨把以姀拉到了外道。

  “景墨哥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以姀的话说出口,便觉得说错了什么,人家回不回来是人家的自由啊!“呸呸呸,景墨哥哥,说实在的,很多事情我都不太记得了。就连……就连你,我也不太记得。”

  “以姀啊,哥哥不在意这些的。你这小丫头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了啊!还长高了不少,这些年生活挺滋润的啊!”景墨又揉了揉以姀的头,目光却越过了以姀,看向操场中间,球场上的少年。

  嘴角不经意地扬起,昭君竹,你这算什么?呵!

  “几点上课啊?”

  “五点五十。”

  “那你快回去吧,也是不早了。你的那位同学也等不耐烦了吧?哈哈。”景墨指了指玥冉,以姀有些尴尬,这这这……丢人啊!

  “是啊!苏以姀同学,见色忘义哦!”玥冉双手环在胸前,有些责怪地看着以姀。

  “哈哈!你们这些小姑娘都这么互怼的啊?”

  “嘿嘿,景墨哥哥,这是冉冉,景玥冉。”

  “哦?是景家的二小姐啊。”

  “帅哥哥,你知道我啊?”

  “禾城四大商业巨头,不就是苏家的‘苏恒’,年家的‘纪辰’,昭家的‘昭和’和景家的‘景瑞’吗?就算我这十几年没回来,做商人这一行,能什么都不了解吗?”

  “啊?原来你是年家的大少爷啊!”玥冉在心里默默盘算:年景墨和以姀关系匪浅,听母亲说过,年家和苏家是世交,就算四大巨头中商战不断,苏家和年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景墨冲以姀笑了笑,道:“以姀,你先和玥冉回教室,我待会儿来找你。”

  “那好吧,诶,你知道我是几班的吗?”以姀有些好笑地说道,他怎么可能连她在几班,在哪栋教学楼都知道呢?

  “二号教学楼,201班政地生(择优),班主任姓安。”

  以姀一脸惊讶地看着年景墨,怎么他什么都知道啊,而且这么多年没见,居然能认得出来,这真是够奇特的。一会儿得问问他是怎么认出她来的。年景墨还是一脸笑意,示意她和她的同学先走,“冉冉,我们走吧。”

  玥冉想的出神,半晌才回过神来,“哦哦,好好。”

  于是以姀便拉着玥冉走回了教室。

  景墨将目光收回,转过身去看昭君竹,果然,他的视线也刚从以姀那里收回了。

  景墨冲他一笑,缓步走了过去,站在昭君竹面前,却一句话也没说,脸上仍是淡淡的笑。

  昭君竹用目光审视一番,缓缓开口:“有什么事吗?”

  景墨没有说话,脸上笑容不减,目光深邃。

  昭君竹见他没什么反应,便问道:“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们似乎需要谈谈。”

  “你到底什么意思?”

  “其实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清楚了吧?你谈不谈其实我是不在乎的。只是,你既然有了新的女朋友,还看前任干什么?”景墨轻笑出声,他以为以姀看中的是什么人,结果也不就是个朝三暮四的人?

  “昭君竹?”景墨在小树林的篮球场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昭君竹,脸上是意味深长却有不失优雅的微笑。

  “嗯。”随即两人再次陷入沉默,终究昭君竹失了耐心,不悦地问道:“还有事吗?我的队友还在等我。”

  “你有什么想法吗?”

  昭君竹被问住了,这男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缓缓开口,“没什么想法,只是……你和以姀差的挺多吧。”

  “呵呵,我还以为,第一次见面你会讽刺以姀一番,说她是个差劲的人,再让我离她远一点呢。”

  “你想多了,我从来没觉得以姀是个差劲的人,她只是不太适合女朋友这个角色,她太单纯,根本进入不了这个角色。”被景墨调侃,昭君竹有些郁闷,又有些恼意。

  “苏以姀是我从小就想娶进门的人,所以,无论她有多少缺点,多么单纯,我都会包容她,呵护她。只要有我在一天,她就永远是公主。”

  “没有人会是永远的公主,就算以姀家里有钱,你也有钱,这不会是她想要的生活。”

  “那你就错了。”景墨看着昭君竹,眼里出现了一丝不屑,“以姀的生活因为有钱而更自由,更优越。以姀与我从小一起长大,她想要的,做不到的,我都能帮她,和她一起实现。”

  景墨说着,有些还念从前的时光,那时是多么单纯的美好啊?

  “你的保护也只会让以姀继续成为温室花朵!她需要学会自己长大。”

  “呵”景墨轻蔑一笑,盯着昭君竹,像是已经把他看透了,“那你呢?”

  昭君竹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景墨注意到了他攒握的拳,“昭二少爷,你现在能给何曦月什么?说起来,她现在在美国有好的学校,好的实习单位,你还能做什么?投资他们家吗?”

  “我……她并不在意这些的。”

  景墨挑眉看着昭君竹,笑意不减,“哦?那么你认为以姀是怎样的呢?”

  “我?以姀很乖,很小孩子气。但是她应该比曦月在乎一点儿吧。”

  “我还以为你有多了解呢,不过也难怪你这么说,毕竟闪电在一起,闪电分手,一个月都不到,你能了解什么?”

  “……”

  “另外,以姀从来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虽然她被呵护着,她也经历过风霜不是吗?”景墨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昭君竹自然也理解他在说谁,只是……

  忽然从球场上飞来了一个篮球,景墨伸出手正好接住,球场上的人,对他招了招手,喊道:“喂~帅哥,传下球!”

  “怎么样,要不要比比?”景墨指着手中的篮球问道。

  “我是足球小将。”

  “哦?那来试试?”昭君竹深深地看了一眼景墨,还是转身向操场走去。

  景墨嘴角上扬,露出难得的真心的笑容,把球抛给了篮球场上的人。

  ——————

  “以姀,我听人说球场上有两个帅哥在踢足球诶!其中一个是昭公子呢,另一个特别特别帅,是个没见过的帅哥哦!要不要去看看啊?”

  帅哥?没见过的?难道是……

  “走!”以姀话音刚落,拉着欣沂就跑出了教室。

  “慢点,以姀,还来得及!”

  球场上,两个身穿白色衣服人正剑拔弩张,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同学,尤其女生更多。

  “怎么样?要不要认输?”

  “认输?想都别想,还有一局呢!更何况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就开始挑衅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围在球场的女生都炸开了锅,这都什么情况啊?莫非是为了何学姐吗?

  “唉,何学姐那么漂亮,果然那么多帅哥为她争锋,真羡慕啊!”

  “有什么好羡慕的?人家家里有钱有势,当然喜欢的人多咯,这叫嫉妒。”

  “切!”

  “让一下,来,让一下。”以姀远远地看到球场上的人,果不其然是景墨和昭君竹。

  “为了什么?等你输了再说也不迟!”景墨仍旧是淡淡的语气,却有一股锐气。

  以姀挤到前面时,只看见两人之间浓浓的火药味,于是开口喊了一声,“景墨哥哥!”

  景墨的目光从昭君竹身上移开,眼光立刻变得温柔起来,寻声望去,对以姀笑了笑,“以姀,怎么过来了?”

  “你……这也让我等的太久了吧……”

  “我天,这都什么情况啊?怎么帅哥都跟苏以姀认识啊?”旁边一个女生看着以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这羡慕嫉妒恨了吧?”

  “才没呢,我干嘛羡慕她呀。”

  “和昭君竹不就在一起一个月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闻言,昭君竹心里有些不舒服,景墨的眼神凌厉起来,再看看以姀,脸颊有些红,景墨握紧了拳头,“以姀,抱歉,我太久没有这么尽兴地踢过足球了。”景墨颠起足球,拿在手中,缓缓向以姀走去,“更何况还是一场比赛呢!”

  “五点四十了,我们都快静校了……”

  “好,那走吧。”景墨抬手看了眼手表,撇撇嘴,还真四十分了,将球抛给昭君竹,“喂,胜负未分,是你说的啊。下次再补回来吧,不过你还是赢不了我。”

  昭君竹无奈地接过球,撇撇嘴,喃喃道:“这人也太自负了吧。”

  “wow!好酷啊!”

  “太帅了吧!”

  “这真的好帅啊!”

  ……

  “以姀,你们班的男生现在在教室吗?”

  “应该除了打篮球和踢足球的,都在了吧。怎么了?”

  “我刚运动完,出了很多汗,想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就这样吧。”

  “我还要去找你的任课老师呢,这样太失礼了吧。”

  “那换洗的衣服呢?”

  “……”

  “好了,我先回教室了,这里离家里也不远的,嗯……你可以先回家换身衣服再来。”

  “都怪那个臭小子!”景墨喃喃自语,以姀一头雾水,“嗯?”

  “没……没什么。”

  “以姀啊,你……”

  “啊?你说啊,跟我还这么别扭吗?”

  “我这些年不在你身边,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欺负你……”

  “……”以姀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当然没有啦!我这么好,怎么会有人欺负我呢?”

  “那……那有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

  “以姀,其实我……”

  “景墨哥哥,我先回教室了。”

  “……嗯。”丫头,怎么什么都不说?还是说只是不能对我说吗?

  “苏以姀!你去哪里了?”刚走进教室,景玥冉就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开口就是质问。

  “冉冉我……”

  “我刚拉完肚子,腿都麻了,一回教室,连个鬼影都没有,最重要的是连你都不在,你不要告诉我你也去厕所了,我出来的时候,里面一个人了没有!”

  “冉冉,我……去找景墨…”

  以姀的话还没说完,玥冉就打断了她,“啊!原来你是去找帅哥哥去了!你重色轻友!”

  “才没有呢!只是听说他们在操场上比赛,所以我担心……”

  “什么比赛啊?和谁?”玥冉有些糊涂,什么跟什么啊?凝了以姀一会儿,才明白了她说的是谁。“以姀,你……没事吧?不好意思啊。”

  “没事啦。”

  “那到底谁赢了啊?”

  “景墨哥哥。”

  “哇塞,帅哥哥不仅帅,运动神经还这么发达,真是酷毙了!”

  “要不……介绍给你?”

  玥冉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才不要呢!我可是有喜欢的人的。”

  “哟哟哟,谁呀谁呀?”

  “不告诉你!”

  “哎呀,告诉我嘛,告诉我嘛!”以姀的好奇心被玥冉勾起,一直追着玥冉跑,就想知道到底是谁入得了她家冉冉的法眼。

  “行行行,告诉你也行,你靠近一点,我告诉你啊。”

  以姀点点头,把头凑到了玥冉耳边,只见玥冉笑得鸡贼,大声说道:“我不告诉你!”

  “啊你!”以姀双手叉在腰上,气死了,怎么连玥冉也这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