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再见之后余生是你

第三章 也许从来没有拾起过

再见之后余生是你 七笀 2516 2018-07-13 09:40:19

  面对习风的质问,他没有回答,兴许是日久天长,他似乎已经把她当成了贱荆,一切都理所当然。曾经的温柔呵护,已经在岁月的风霜里遗落得差不多了!难道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真的会让爱变得模糊,最终变成所谓的习惯吗?

  或许在世人的眼里,这是很正常的态度,但是,她就是无法忍受他的漫不经心,无论是爱情也好,婚姻也好,她所追求的,永远都是那种随着日子流逝,分量总是加重的感情——不要习惯之后的随便!

  “你再这样不节俭,我找多少家教都没有用。改变以前的消费习惯,我们每个月可以省下好几百甚至上千……”

  “人这一生,不都是为了享受人生而拼搏吗?我知道,你不想穿名牌衣服,也可以不用名牌的化妆品,我也知道你做饭好吃,但是,这生活如果没有了氛围,你不觉得很无趣吗?我实在不明白你这人怎么这样没有追求!”

  这种无用的顶嘴,今年上演了无数次,但每次都没有任何改观,习风依然按照她的方式,在省俭的过程保持生活的质量,李牧也依旧,按照他自己的方式,一有机会便胡吃海喝。至于购物,也是绝对让很多女生望其项背的。

  “你懂什么叫生活吗?你那叫提前享受,寅吃卯粮,卯粮吃尽,你吃什么?”

  每当跟他争论这个话题,她都急火攻心,

  “大不了再跟家里人要。”

  李牧死乞白赖的一句,真真刺痛了习风的心。本来李牧家里人是不太乐意娶习风,她自己也理解,换做是她,她也接受不了。按照李牧的条件,真的可以找比她条件好太多的女人,买这个房子,何必贷款?

  不考虑其他因素,就习风家里的情况——两个字:穷、乱。连她自己都头疼和厌烦。可这好几年了,他倒也没有别的心思,一门心思守着她。对她都不想正眼看的家人,他也照顾有加。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坚持,两人毕业后回县城,生活和事业上,他的家人都会是他坚强的后盾,但是现在,他父母哪怕再着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回想当年,他也算上个小霸王吧,没给家里少惹麻烦,靠着关系进了县里的重点中学,后来遇见习风,突然就安分了,高考竟然考了七百多分,勇博第一,至今学校里依然挂着他的光荣榜。

  他父母想起曾经总让他们心惊胆战的儿子,变得这样努力上进,最后还考上公务员,也算是超过了他们的要求,大概觉得习风可以降得住李牧,也不再计较她的家庭和遭遇了。

  对于他,很多方面她都于心有愧。但是她这一生,有太多的雷区,她一直努力深埋、隐藏,大概因为时间久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总是很容易被引爆。

  “可真好!生对家庭了。这房子首付本来就是老人出,后面装修款也是他们筹备。还有脸要他们帮按揭?”

  习风冷笑了起来,但是李牧似乎并不在意她的不高兴。

  “还能怎样?不问我爸妈,总不能问我老丈人吧?”

  他那边厢云淡风轻,她这边厢狂风骤至。她知道他是没有任何恶意的,这一刻,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暗自开解。委屈和愤怒洪流一般占据了她的身心,一半冲着李牧,命运冲着命运的不公。

  她还不够努力吗?付出还不够多吗?为什么命运要当这样一个球手,一次又一次,把她根本无力承受的皮球砸到她快要脱臼的双肩?

  “那行吧,我知道你家里条件好,我也时常做着准备,你什么时候想走,随时。我绝不挽留!再说了,我理想中的丈夫,也不是你这样,成天就知道抱怨!工作不好,合着就你一个人做?辛苦,就你一个人受?工资不高,社会就亏欠你一个人?你都多大了?难道‘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这点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她忍不住一通数落,要是以前,李牧不会多说什么,顶多吃吃喝喝就算糊弄过去,但他今天明摆着就要跟她呛下去。

  “我不比你清高!我就是一个俗人!我身心受到了摧残我他妈的就想发泄!你看看我这脸!曾经多么血气方刚,你不记得吗?现在呢?就他妈的竟剩下浮肿啦!”

  习风瞥了他一眼,满眼都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但是她找不到心疼的理由,要是放在以前,她该多揪心,然而,以前他们根本就不会这样,也不知道是爱让彼此甘愿包容,还是包容繁衍了爱。他们终究还是中了时间的蛊毒,蚕食了当初的心。

  “你那是胖。确实没有血气,但方刚犹存。”

  她回击着,冷漠的望着他焦灼而愤怒的眼,像是在旁观一幕与己无关的演出。

  “你别逗我。最烦你这样,钱多钱少,你倒是不着急。房贷又让我着急。有你这样当妻子的?”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稍微舒缓的语气说,但是习风那边已经不跟他在同一个调上了。

  “所以,我准备让贤。”习风透过镜片上的雾气望着李牧的脸,还是帅的,但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让人寒心的苍白了。“李牧,我跟你观念很不一样,你太习惯享受了,可是,你的想法未必都是对的,你总不愿改变一下。任何事情只要是你想做,总能成事,你不想做,非洲野牛拉着你你也不会回头。”

  “你什么意思?”

  大概是意识到了气氛不对,他愣愣的端坐着,盯着习风冷淡的脸,

  “趁着还没领证,方便,咱们分了吧。我想我不是不爱你,但是你让我描述我如何爱你,我感觉很机械。在婚姻上中国人花了几千年的时间让我们明白一个现实——门当户对,我想还是很有道理的。我们的恋爱期很幸福,但是一谈到婚姻,想来也没有什么实际阻碍,但是未来还太远,眼前的磕绊我们都不能安然度过,何况将来呢。”

  李牧瞪着眼,仿佛还没明白习风说的是什么,可他又很快醒过神。他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呢,虽然被基层工作的事情击打得失去了往日的理智,但是,对于习风,如果不是因为太习惯,他还是一下子就能懂得的。

  “习风,媳妇儿,我可没别的意思。其他事情你要是不爱做就不做,我跟你开玩笑呢。”

  他终于有点慌了,着急的放下筷子,像个局促的孩子搓着手,眼神不安的望着习风,但习风面不改色,

  “我是认真的。你想想我的话,看对不对。你一直都太自作主张了。可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都不是能够迁就的人。”

  “我迁就你的还少吗?”他急红了眼,像一个被误会的大孩子那样努力争辩着,“这么多年来,我要不是因为爱你包容你迁就你,你以为我们能这么走过来吗?”

  以前每到论证这种事情,他的话总是不多,今天可能多喝了点酒,他摆出了也要倒倒苦水的架势。

  “那我得祝贺你委曲求全的日子立刻就结束了。既然在一起双方都感到不太合适了,又何必勉强。”

  两人隔桌相望,那一眼,仿佛耗费了好几年,他们在沉默中回忆过去,看见彼此从青涩到成熟的脸,却也看不见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痕迹。

  大夏天的,因为台风,天气本很凉爽,但是烤肉店老板为了环境,开了很大的冷风。屡屡白烟,有条不紊的朝着头顶的抽风口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