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卿本佳人君如珩

23

卿本佳人君如珩 尒语 2538 2019-03-15 02:22:35

  从云香楼回府,慕之珩便去拿了琴,卿绾就坐在他对面,撑着下巴望着,方才多喝了几杯,脸上还泛着粉红。

  “想听什么?”慕之珩做好了姿势,问她。

  卿绾起身凑到他身边,她不太胜酒力,脑袋沉沉的,脚步有些虚浮。

  “头疼了?”慕之珩拉她坐下,由她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洋洋地靠着。

  卿绾晃了晃脑袋,有点儿傻,“不疼,只想靠你近些,曲子你弹什么都好,不然你就猜猜我想的是哪首曲子?”

  慕之珩无奈伸手点了点身边人的脸蛋,轻声细语道:“那你听好了。”

  屋子里的灯光照得此时的琴面很亮,轻轻地,那双修长的手一按一拨,琴声柔得像羽毛,挠在卿绾心上,痒痒的。

  慕之珩的手肆意地在琴弦上跳动,轻重缓急,全在一个“律”字。很快,卿绾便听明白了这曲子,是她最喜欢的《锦鲤抄》啊。

  “一猜就中,一点儿力气也不费。”琴声渐渐转停,卿绾像是醉了,伸出食指戳了戳慕之珩的手臂,嘟囔着。

  “你的喜好,我若是不知晓,才是不对。”慕之珩将手臂从卿绾的环抱中抽出,自后拥着她。

  “贫嘴~”这样说着,卿绾却还是开心极了,傻傻地笑了两声。

  慕之珩有些无奈,低头再看的时候,卿绾已经红着脸睡着了,呼吸清浅。

  缓慢起身,叫人收了琴放好,他轻轻地将手臂穿过卿绾的腿弯,朝着絮竹轩去了。

  卿绾很乖,哪怕慕之珩弯腰替她盖被子的时候都睡得极好。

  忽地,她张了张嘴,听不清她含糊地呓语,慕之珩便凑近了些,像羽毛的气息洒在耳畔,有些痒。

  “母后……”她说。

  慕之珩转了脸,在卿绾的额前落下一吻,说:“安心睡吧。”

  这话果真有效,很快,卿绾便安静了。

  絮竹轩外,慕之珩静静站立许久,久到陆羽靠近他的时候,都觉得有些凉气。

  “王爷,很晚了……”陆羽说。

  “明天,我去趟天庭。”

  “王爷!”陆羽的语气带了焦急。

  “无碍,为了绾绾,我总要面对的。”

  卿绾起身的时候,红笺早已经将早膳和醒酒汤备好候着多时了,见她醒了,才端起过来。

  “王妃娘娘,喝点儿醒酒汤吧,王爷说您今儿起来了肯定会头疼。”

  卿绾笑着接过,那隐隐的不适感证明慕之珩说得不错。

  “王爷人呢?”乖乖喝完,卿绾移步到桌前,边问边示意红笺一块儿坐下用膳。

  “王爷一大早便出门办事了,说不准得傍晚时才回来。”红笺把筷子递给卿绾,回她。

  “这么久啊。”

  卿绾下意识的回答,红笺却突然笑了:“王妃娘娘可是对王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快吃你的吧!”卿绾知红笺是打趣,夹了块糕点就往她嘴里塞。

  红笺被弄得一愣,却笑得更开心了。

  明日就要大婚,整个辰王府不似一月前的急忙,倒越发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饭后,卿绾在花园里遇见了陆羽。

  她有些发愣:“陆羽,你怎得没跟着之珩一道去?”在她的印象里,如非必然,慕之珩身边陆羽总是在的。

  “王爷说无须属下一同前往。”陆羽拱手,毕敬回道。

  “那他去了何处?”卿绾又问。

  “王爷…并未告知。”陆羽的话里有极短暂的停顿,卿绾像是没有察觉,点点头就让陆羽去忙了。

  转身,卿绾也走了。身后,陆羽看着那抹离开的背影,松了口气。

  天庭。

  “你来了。”王母背立于琉仙镜前,像是特地等候。镜中,映出了身后的慕之珩。

  “是,之珩见过王母娘娘。”一袭白衣,慕之珩看向王母的眼中只是平淡。

  镜前身着华服的女人转了身,看着眼前的人许久开口:“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慕之珩的眼中有些许波动,可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深呼吸一口,轻声回应。

  一句好久不见,周遭都像是被施了定咒,连同当下的二人,竟相觑无言起来。

  王母的眼中有些愧疚,她的嘴唇动了动,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似乎,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慕之珩自然看到了,他只是微微垂了眸,说:“王母娘娘,今日我们能够再相见,我想也是必然,因为您是绾绾的母亲。我来找您,就是希望,您能够来见证我和绾绾的大婚,她虽不提,但我知道这是她心之所想,便替她圆了这愿。”

  “你……”

  当年的事,毕竟太过沉重,慕之珩的一席话,却让王母更加愧疚。

  自从事情发生后,她几度用琉仙镜看过两人的情况,环境的改变并未带走任何属于他们彼此的感情与默契,每一次,自家女儿总是笑着的。

  眼前的男子,似乎从始至终,都将绾绾放在第一位的。

  她当年,都做了什么啊!

  “王母娘娘,之珩希望您不要执着于过去,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

  王母点了点头,说:“或许你说的是,你们的大婚我会去的。”说罢,她伸手点了点慕之珩的方向,更准确的说是那手腕上的圣水珠。

  看着圣水珠开始隐隐冒着金色光泽,似乎较先前更透亮了些,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慕之珩不解:“您这是?”

  “你虽知如何打开仙凡之界的大门,可如今你这一身凡骨入天庭定会遭反噬,我在圣水珠上施法加了护盾,往后你便可安心自由地出入天庭。”王母解释道。

  这一举动,慕之珩还是有些动容的,不管以往如何,现在王母是真正不再反对,并且为他着想了。

  “之珩,谢过王母娘娘。”

  “过去,是我的错造成了你和绾绾的痛苦,我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弥补,之珩,我也不奢求你叫我一声母后,如今,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幸福。”王母似乎是想拉慕之珩的手,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自顾自地说着。

  慕之珩叹了口气,说:“王母娘娘,事情已然发生,我们都没有办法改变了,我也了解您有您的立场,既然我今天选择来见您,便是打算不计过往的,如今绾绾失忆,我倒庆幸许多,只希望她永远不要记起。”

  “如果真到那一天,我会接受所有结果。”王母说,话里,还有像是预见结局的悲凉。

  ……

  慕之珩没有说话,如果真到那一天,绾绾会怎样?他不愿想,也不敢想。

  算算时间,凡间快要傍晚了吧。

  “如此,之珩会和绾绾在凡间等着您。”事已办完,慕之珩便要回去,王母自然相送。

  “之珩,你……恨我吗?”那句忍了许久的问话,终于还是在慕之珩要进仙凡之界时问出了声。

  “我想,您似乎不明白我说的,该是不恨了。”慕之珩并未转身,他的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抬脚便走进界门,留下这句话。

  王母听了,有些许的释然,在界门前停留了片刻,便回去了。

  不多时,空无一人的此处,卿绾的身影悄然而至,她不傻,她听出陆羽的话有所隐瞒,便才装作若无其事地回房。

  实在放心不下的她用仙法想寻一寻慕之珩的位置,竟发现他身处天庭?!

  之珩,也是神仙吗?可为何她在他身上捕捉不到一点气息呢?

  虽有疑惑,心下却更担心起来。急忙赶上天庭,不想却在仙凡之界听到了他与母后的对话。

  恨?

  究竟是何事竟让母后这般询问?

  似乎…当年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啊。之珩和母后到底隐瞒了什么?

  这样想着,卿绾消失在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