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7-14上架
  • 135410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为什么让她重生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50 2018-07-14 12:19:47

  身体被裹覆在一片暖流中,耳边能听到水流轻轻晃动的声响,四周有压力不停的挤压过来。

  同时,还能听到不真切的惨叫声及嘈杂声,从外面传来。

  柳玉笙安静的躺着,也不作为,任由挤压的力道将她往外推挤。

  她现在正在一个女人的肚子里,眼下,是要生了。

  已经心灰意冷,她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她再次投胎为人,而且,还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

  连忘掉那段悲惨的权利都没有。

  “哎呀,柳娘子,你可别晕过去!快,再加把劲,用力,用力!”

  “已经撑了两个时辰,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晕啊,就差临门一脚孩子就出来了!”

  “继续用力,孩子好像没动静,要是再不下来,就危险了,使劲儿!看到头了,快快,再加把劲儿!”

  刮噪的声音过后,是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接着一股大力袭来,柳玉笙被硬生生从狭窄的出口给挤了出去。

  不可控制的哭声,从她嘴里蹦出。

  “生了,生了!”有人拿襁褓将她裹住,“是个女娃儿,恭喜柳家婶子,母女平安。”

  眼睛睁不开,柳玉笙眼底仍然流露出嘲讽来。

  女娃儿,要被嫌弃了,跟前世一模一样。

  待会,她就要被扔到冷冰冰的地方,无人理会了。

  “女娃儿?好!好!”一双手将她接了过去,轻轻抱着怀里,像是怕弄疼了她,声音里是毫不作假的喜悦,“这是我们柳家第一个女娃儿,哎哟奶奶的乖孙女儿!”

  “老婆子,你别一个人在那嘚瑟,快把娃儿抱出来给我看看!”稍远的地方,大嗓门的爽朗男声隔着门板咋呼,声音里透出来的,是激动、欢喜与心急。

  柳玉笙眼底的嘲讽凝固,冰冷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不经意划过,微微颤抖,又被她刻意忽略。

  “急什么急,老婆子还没抱够呢,哎哟看看这眼睛,这眉毛,跟老婆子我长得像!奶奶的乖乖哦~”小身子被拢在老妇人怀里,一股淡淡的汗味跟泥土味道钻进鼻腔,奇异的,柳玉笙竟然不觉得难闻。

  前世是医生,有着极为严重的洁癖,可是这股味道,真的,一点都不让她厌恶。

  “娘,趁着我还有点力气,我先给孩子喂奶,一会麻烦娘给孩子洗澡,换上干净的小衣裳。”床上,年轻的妇人声音柔和,温暖,有些虚弱,却不掩怜爱。

  “诶,好,你先喂娃儿,我去兑好热水,你就躺着别动,刚生完孩子不能见风,更不能劳累,没得整出什么病痛来,其他事情有娘在,还有家里老爷们,你就别操心了。”将小婴儿小心翼翼放到儿媳妇旁边,老妇人急惊风似的出门,不忘吆喝,“老头子,把准备好的利市给稳婆,再添五个铜板!大林,你在门边守着,秀兰有事好搭把手,知秋、知夏过来帮奶奶摆盆,把奶奶床头放着的那些小衣服拿来,奶奶要给你们妹妹洗澡!”

  “知道了,利市就揣我兜里呢,你快去兑热水去!”

  “奶奶,我们帮忙,一会能不能抱抱妹妹?我长大了,有力气,肯定不摔着她!”

  “我也要抱,我也有力气!”

  ……

  吆喝声,叽叽喳喳的交谈声渐渐远去,整个家里欢快的气氛,却弥漫在空中,久不消散。

  稳婆将房里的血污收拾干净,乐呵呵出门拿了利市走了。

  柳玉笙被一双手温柔抱进怀里,意识到这是要喂奶了,下意识的抗拒,奈何身体根本不受控制,一碰到凑在嘴边的温热柔软,嘴巴就自动张开吸吮,并且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对于这一点,柳玉笙感觉有点绝望。

  她是有洁癖的!

  可是背上温柔抚摸她的手,嘴里柔软的触觉,以及甘香的**,这一切,又是那么陌生而又新奇的体验,让人……留恋。

  所幸,破罐子破摔,闭着眼睛拼命吸吮。

  “秀兰,秀兰,”门口,汉子压低了声音,“娃儿怎么样,在吃了吗?”

  “在吃呢,娃儿很乖。”妇人语带笑意,低应。

  “娃儿是不是很漂亮?长的像你还是像我?娘也真是的,都不抱出来给我看一眼!”汉子心里猫抓似的痒,不满抱怨。

  妇人噗嗤笑出声来,“等里面收拾干净,你就能进来看了。”

  随后,就听妇人低呼,“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不吉利!屋子里气味还没散干净呢!”

  “嘘,嘘~小声点,我就看一眼!我是娃儿爹,生出来一眼还没得看到呢,我呆在外面实在忍不住!”汉子慌忙制止,蹑手蹑脚走到床边,蹲下身子,一双眼睛黏在正在进食的小婴儿身上,眼底充满为人父的喜悦与宠爱,“这就是我们女儿啊,小小一团,真让人疼到心坎里,娃儿,我是你爹,听到爹爹说话吗?哎哟看这小嘴,吃得真急,饿坏了吧,慢慢吃,吃饱了好好睡……嘿,秀兰你看,娃儿这眉毛,这眼睛,是不是像我?是不是?我们家囡囡长得像我……”

  “噗嗤!娘刚才也说娃儿眉毛眼睛长得像她。”妇人忍俊不禁。

  汉子急了,“明明像我!这是我囡囡,我女儿,怎么能长得像娘呢!你再看看,仔细看看,眉毛、眼睛,分明跟我一模一样!你看是不是!”

  “你眉毛眼睛就长得像咱娘。”“……反正囡囡就是长的像我!”

  柳玉笙把眼睛闭得更紧,吃得更狠,假装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初生儿,这个爹,蠢毙了。

  同时,对于现在的情况,她觉得很无措。

  一切,跟她想的,似乎不一样。

  跟前世,似乎不一样。

  “秀兰,你说,囡囡什么时候能长大啊?等她长大了,我带她去摘果子,捉兔子,给她买漂亮的头花……秀兰,我真想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给我们囡囡……”

  汉子窝在床边,嘴巴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喜悦,很吵,很啰嗦。

  可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烦。

  只是,好蠢。

  柳玉笙逐渐停下吸吮的动作,不自觉睡过去。

  睡着前,清晰的感觉到心底冰冷的一角,在回温,在变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