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六章 都要以为自己误诊了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36 2018-07-19 00:05:00

  老大夫姓胡,是这南风医馆的主人。

  在梧桐镇开医馆二十多年了,手上所经病例无数,什么样的家属都见过,却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

  一个奶娃娃,看起来只有两岁左右。

  站在那里,很矮很小。

  街道两边店铺透出来的晕黄光线打在小人儿脸上,昏暗得看不清五官,可是那双如同琉璃一般的眼睛,是黑暗也遮挡不住的透亮。

  有着超越年龄的沉静与坚持。

  此时定定的望着他。

  胡大夫低叹,走过去抬手抚摸小娃儿的头,“娃娃,不是老夫不想救你爷爷,实在是……乖,跟家里人回家吧,回家多陪着你爷爷……”

  看惯生离死别,依旧不忍心把那些过于残忍的话说出来,泯灭小娃娃眼睛里的光亮。

  周围围观的人群,看着这幅场景,皆摇头叹息。

  “大人赶紧把孩子抱下来吧。可不能让孩子被吓着了。”

  “胡大夫医术是整个镇子里最好的,他说没办法那就是没办法了,你们也别拖着了,赶紧把人带回家,小孩子懂什么呀。”

  “唉,真是可怜……”

  没有理会那些话语,柳玉笙腾出一只手,一把攥住老大夫的衣袖,另一只手始终紧紧抱着怀里的野梨子,用力将老大夫往前拉,“救,救!能救!”

  还瘫软在地的柳老婆子看着车上小奶娃拼命拉扯大夫的一幕,眼泪扑簌而下,柳大林柳二林眼睛通红,勉强站着的陈秀兰悄悄撇过了头,已经不忍再看下去。

  老大夫无奈摇头,安慰性的朝牛车上老者看着了一眼,在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眼睛蓦然睁大,惊讶的探过头去,然后又伸手望闻切脉!

  “这、这……”眼底尽是震惊,随即顾不得探究,高声道,“快,把人抬进医馆!”

  突然转折,周围人全愣愣的反应不过来。

  最先回过神的是柳大林柳二林,一骨碌爬起来,抬起柳老爷子飞快往医馆内堂去。

  之前还赶他们走,现在又让把人抬进去,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他们清楚,老爷子的伤势有希望了!

  否则胡大夫也不会这样吩咐来砸自己的招牌!

  柳老婆子跟陈秀兰对视一眼,慢了半拍之后,空洞的眼睛陡地注入希望!

  “一定是有救了……一定是,一定是!”边爬起身边落泪,“快,秀兰,抱上囡囡,我们进去!”

  “诶!诶!”陈秀兰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不住点头,将车上的小人儿抱在怀里,半跑着冲进内堂。

  外头,围观的人群没有立即散去,已经被宣布无救的人,突然又被抬回医馆了。

  这种转折,牵扯着人心,想要等着看到结果。

  “真是奇了怪了,还能有奇迹发生不成?”

  “我倒是觉得,那个小娃儿是个福娃娃,她一来,人就有救了!”

  “对对,这事玄乎,要不是人有救,胡大夫能重新把人接收进去?那不是给自己找事么!”

  内堂里,胡大夫脸色沉肃,再一次细细探诊,过程中眼底惊异不断,“奇了,奇了,怎么会这样……”

  他的医术,自己知道。

  此前给老汉诊断,五脏六腑已经移位,且出现了破裂,脉象弱得几乎探不出来,现在再诊,脉象竟然变强了不说,内伤也好似正在愈合!

  最奇特的是,这种好转现象还在持续上升!

  一个明明已经药石无医的重伤患者,转眼成了轻伤……

  若非深信自己的医术,他都要以为自己之前是误诊了!

  最难治疗的内腑破裂竟会自动愈合好转,当真是出现了奇迹。

  眸光微动,胡大夫着手解开了柳老爷子头上的纱带,视线落在伤口处,眸心猛地一凝!

  原本拳头大的伤口,此时已经缩小了一半,而且,伤口处还结上了一层薄薄的疤!这比内伤自动好转有着更强烈的既视感,更让人震撼!

  这、这怎么可能!

  想到在医馆门口,小小奶娃儿执拗要他救人,嘴里说着“救!能救!”……胡大夫忍不住看向此时安静伏在年轻妇人怀里的小娃儿,眼神带上了几分探究。

  “胡大夫,如何?我家老头子怎么样?”柳老婆子紧张得呼吸都不敢用力。

  胡大夫这才拉回思绪,点头,“现在老夫倒是有几分把握了,病人能救回来。老夫再开几帖药,你们回去煎了给伤者服下,半个月后再来复诊。”

  “这是…没事了?真的能救过来?”听完诊断,一家子都跟做梦似的。

  “老夫可从不说大话。”

  “可那么重的伤,能回去吗?要不大夫您看,让我家老头子留下来吧,等治好了我们再走行不?”

  “不用留堂,伤者现在的情况,回去休养比留在医馆更好,医馆平时可不清净。”站起来,胡大夫大掌抚上柳玉笙头顶,揉了揉,意味深长,“这娃娃啊,有福气。福气惠及亲人啊。”

  柳老婆子一颗心总算放下了大半,泪中带笑,一把将柳玉笙抱进怀里,紧紧的,“对,我们囡囡是福娃娃,有囡囡在,爷爷也不舍得丢下我们囡囡。”

  柳玉笙小小的手环上柳老婆子脖子,小脸埋在她肩头,挡去背后的探究。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有风险,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可是她觉得值得,若空守宝藏却不能护家人安康,重活的这一世,又有什么意义。

  因为开的药方里有人参片,大夫心慈,给抹去了零头依旧要二十两。

  掏出银子的时候柳老婆子面露踌躇,歉意道,“大夫,我们这……总共只有十八两银子,您看,能不能剩下的给打个欠条?我们一定会还的!”

  柳玉笙知道,这是家里全部的家当了,遂看向老大夫,小脸严肃的点头,“会、还!”

  胡大夫饶有兴致的看着奶娃娃,小小人儿摆出老成的表情,好笑得紧,又让人喜欢得不行。

  大手一挥,“好,十八两就十八两吧,剩下的老夫给你们免了,你们家这娃娃老夫看着欢喜,就当结个善缘。”

  “谢谢大夫!”柳老婆子笑了开来,把娃儿抱得更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