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八章 挤在这里空气都浊了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09 2018-07-21 00:05:00

  看着小奶娃儿也不大哭大闹,就盯着他,抽抽搭搭流眼泪,那小模样可人疼得,柳老爷子彻底躺不住了,手慌脚乱的撑着坐起来。

  心急之下竟然没察觉身体没有半点疼痛不适。

  把小娃儿搂进怀里,轻轻拍她的背,“哎哟,别哭别哭,囡囡一哭,爷爷浑身都难受了,乖啊不哭不哭~”

  背上的力道有些重,有些笨拙,然每一下,都传递着让柳玉笙心灵安定的力量。

  抬起眼泪斑斑的小脸,柳玉笙抽噎,“囡囡、不要、梨子,囡囡、要、爷爷!”

  柳老爷子拍背的动作一顿,凝着眼前小小的一团,眼圈倏然就红了,忙不迭点头,“好,好,囡囡要爷爷,爷爷一直陪着我宝贝囡囡!”

  小娃儿破涕为笑,笑容灿烂如冲破乌云的阳光,明亮了一整个房间。

  小手抱住柳老爷子脖子,吧唧一下,就在老爷子布了沟壑的脸上印下一记。

  “囡囡、最爱、爷爷!”

  “哈哈哈,爷爷也最爱我家宝贝囡囡咯!”

  一老一小,爽朗与稚嫩的笑声交织,融了一室温情。

  门外,本来要进来看看的柳老婆子,停住了脚步,悄悄抹掉眼角泪花,转身又进了灶房。

  得给她家囡囡煮米糊糊,老头子的药也得煎上了。

  灶房里,看到柳老婆子这么快去而复返,陈秀兰好奇,“娘,这里有我看着就行,您去照顾爹吧,我担心囡囡闹她爷爷。”

  “不用不用,老头子醒了,一老一小腻歪着呢,由着他们折腾去。”摆摆手,柳老婆子眉开眼笑,眉间最后一丝愁绪也散得无影无踪,“你去拿点玉米面来,掺点白糖,我给咱囡囡烙两个糖饼子。”

  老头子这一遭,虽然花光了家底,但只要人还能好好的,那些都不重要。

  这个家的笑声,不会消失。

  随着天色越来越亮,院子里渐渐传来动静,柳大林跟柳二林一道进来看过柳老爷子,在女儿面前刷刷脸,“囡囡,爹爹要下地去了,你在家乖乖的啊……”

  话没说完,就见奶娃儿吭哧吭哧滑下炕,然后蹭蹭蹭的跑出去了。

  柳大林,“……”怎么总感觉,他这个爹爹在女儿心里特没地位。

  柳二林在旁毫不避讳的咧嘴嘲笑,气得柳大林想当头给他一拳。

  “行了你们俩赶紧走,挤在这里空气都浊了!”眼看着小娃儿一言不发跑了,柳老爷子中气十足赶人。

  浊了空气的俩兄弟,“……”

  吭哧吭哧,小小身影又回来了,怀里抱着个有小人儿一半高的皮质水袋,显得很是吃力,小步子走得一摇三晃的,粉嫩的小脸都憋红了。

  柳大林赶紧上前把水袋接过来,脸上郁闷一扫而空,“囡囡,这是给爹带上的?”

  柳玉笙点头,喘着气儿,“爹,带,喝。”

  “好好好,爹带到地头上去,渴了就喝,囡囡给爹拿的水,肯定特别甜!”蠢爹笑得见牙不见眼。

  “叔,一起,喝。”

  柳二林心里一丢丢失落立马被治愈。

  不用柳老爷子再赶人,一齐下地去了。

  柳家跟村子里其他人家一样,都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主要靠地里收成维持整个家计,轻易耽搁不得。

  再者现在家里一下穷了个底儿掉,他们兄弟是老爷子外唯二的主要劳动力,为了让一家老小不挨饿,自然更得卖力干活。

  柳玉笙自然也知道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银子花光了,家里两个哥哥本来打算好了今年送去私塾的,也不得不暂时搁置下来。

  爷奶爹娘面上没表现出来,心里一定是很着急的吧。

  重新爬上炕头,给柳老爷子逗乐,柳玉笙小眉头时而微微皱起。

  有什么办法,能让家里赚上银子,又不会显得突兀?

  要是她能再大一点就好了,才两岁,一身本事也没办法使出来,否则在旁人眼里就得成怪物了。

  头一次,遇上事情她觉得束手无策。

  午饭时间,一家人准备就坐,柳大林大二林也掐着点的回来了。

  一回来就抱着宝贝女儿亲了一口,“我家囡囡装的水就是好喝,爹干了一上午活,喝几口水下去竟然一点不觉得累,哈哈哈!”

  “可不是,平时在地里忙活一上午,回来恨不得马上躺一下,今儿可奇了,好像浑身力气还没使完一样。”柳二林一屁股坐在马凳上,大嗓门咧咧。

  光听声音就能听出精神来。

  “行了你们两个,赶紧吃饭,”柳老婆子一边布置饭菜,一边嗔了两人一眼,“你爹身子骨还得养一段时间,地里的活计就靠你们俩了,有力气就多干点,还怕力气使不完了?”

  柳玉笙只在一旁抿嘴笑。

  水袋里的水,她加了灵泉,消疲解乏的同时,还能滋养身体恢复元气,应付基本的体力劳动,自然是无碍的。

  如今她还小,家里什么都帮不上忙,至少可以暗暗照顾家人的身体,出一份力。

  还有家里的水缸,装水的时候她也加了灵泉进去。

  没有别的愿望,只愿以己所能,护一家安好。

  思忖间,俩大男人已经吃上了。

  “喝,奇怪了,娘,今儿菜里加了什么,怎么感觉比平时好吃多了?”柳二林一边称奇,一边又往嘴里塞了一大筷子大白菜。

  “就跟平时一样煮,还能味道不一样了?”柳老婆子不以为意,等真正尝到嘴里的时候,怔了一下。

  这味道,是不一样,多了几分甘甜,口感尤为鲜嫩,尤其她上了年纪之后,胃口其实不大好,吃过东西胃部总会有些不舒服,今儿却没有那种感觉。

  明明跟平常一样,就一道水煮白菜,怎么就这么大不同?

  “娘,是不是,我没乱说吧?真比平常好吃!”柳二林一看老娘那表情就知道,她肯定也尝出来了。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赶紧吃饭!”想不出原因,柳老婆子眼睛一瞪,一家子全低头乖乖扒饭。

  与往常稍微不一样的,是饭后,菜盘子里已经清洁溜溜,连汤汁都不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