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章 灾星?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49 2018-07-23 17:52:34

  话是这么说,情况却不容乐观。

  就算闹到衙门,衙门办案也还有程序要走,拖个一两天是常有的事。

  庄稼却是等不得的。

  柳玉笙安静的听着大人们对话,心里的大石头越来越沉。

  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翻篇。

  果然,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外面骤然起了喧哗。

  喧哗嘈杂声中还夹着哭声,很快院子里就亮起了灯火。

  家里人全被惊醒了。

  “这哭声……是杜鹃!糟了!”

  “肯定是二林那家伙惹事了!”柳大林外衫都顾不得披上,趿着鞋就往外冲。

  “囡囡,你乖乖在房里呆着,娘去看看。”陈秀兰脸都白了,胡乱安抚了娃儿一句,也跟着往外走。

  房里一下就只剩了两个娃儿。

  柳玉笙小嘴紧抿,看看在旁边睡得四仰八叉丝毫没被惊到的哥哥,再看看窗外明明暗暗的火光,略一沉吟,扒着床沿滑下了床。

  院子里挤满了人,不少村民手里举着火把,把小院照得透亮。

  人群在院子中间围城一圈,只留下一个缺口,正好能让柳玉笙看清楚中间的情景。

  二婶杜鹃瘫坐在地,伏于一人身上哭声凄厉。

  而躺在地上的人眼睛紧闭一动不动,满脸鲜血,是她二叔,柳二林。

  “杜鹃,你先别哭,大夫一会就来了,没事的,没事的。”陈秀兰眼底噙泪,半抱着痛哭的杜鹃,嘴里来去只说得出这一句话。

  “人没死呢,哭什么哭!”灶房,柳老婆子端着盆水走出来,红着眼睛骂道,“先把人抬床上去,收拾干净!别待会大夫来了连伤口都看不见!”

  一群人又七手八脚把人往屋里抬,将人放在堂屋一侧的竹床上。

  柳玉笙往里让了让,抬头就看到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老脸沉沉的,染着怒色痛色。

  “爷!”柳玉笙喊,小小娃儿脸上没有长挂的灿烂笑容,只两岁的年纪,便似已经懂得悲欢离合。

  柳老爷子矮身,牵起娃儿的手,“囡囡,怕不怕?”

  “不、怕。”娃儿摇头。

  欣慰点头,柳老爷子强笑道,“我们囡囡儿乖,现在家里乱,你先回房睡觉,睡醒了家里又跟原来一样了,去吧。”

  柳玉笙再次摇头,“我、有福,给二叔!”

  柳老爷子便觉嗓子堵了,蹲下身将小小一团抱进怀里,手拍着她的背,眼圈慢慢发了红。

  他的小囡儿啊。

  窝在老爷子怀里,柳玉笙扭头看后面的景象。

  二叔的伤口在头上,应该是被人用农具砸的,看着虽然恐怖,好在暂时不会危及性命。

  只是那血流得多了些,容易导致人虚弱休克。

  周围的人又太多,她不能像上次救爷爷一样,直接给他喂灵泉。

  眼珠子转了下,视线落在堂屋桌上的竹水杯,蹬蹬蹬的跑过去。

  “囡囡……”老爷子有心想拦,后见小娃儿走得稳当,才放下心来,加上心里记挂着小儿子的伤势,也是在没有心力想太多。

  拿起竹水杯,先跑到灶房,假装从水缸里舀了点水,然后悄悄往杯中注入灵泉。

  又蹭蹭蹭回到堂屋,从人群缝里钻进去,然人小,又矮,堪堪跟竹床齐高,根本没办法喂水。

  只能扯了她爹的衣袖,“爹,喂、二叔!”

  “囡囡,别闹,先到旁边去,乖。”柳大林低头看着小娃儿挤进来,忙哄着将人拉开,“秀兰,把娃儿带回房里,这里乱得很。”

  兵荒马乱的,所有人都暂时没心里顾及小娃儿。

  眼见娘亲就要把她抱走,柳玉笙急道,“喂,喂!囡囡有福!”

  情急之下,后面这句话特别利索。

  不是她想说自己有福,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只能这样说,古代人对鬼神敬畏,大多迷信,就算她是随口说的,有那层信仰在,大人也不好无视。

  果然,说到福这个字,柳大林犹豫了下,还是接过了水杯。

  要是不理会,那岂不是等于阻拦二弟的福气?

  就当借着娃儿的话,搏个彩头吧!

  亲眼看着爹把竹杯里的水都喂下去了,柳玉笙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灵泉,二叔头上的伤口很快就能止血好转。

  最严重的伤势处理好了,其他自然更不是问题。

  等到早上,二叔就又能生龙活虎了。

  至于周围人看她的眼神,柳玉笙不关注,也不在乎。

  却不知道村子里随后跟着来看热闹的几个妇人,聚集在灶房门口,聊得正欢。

  “……前儿老子刚刚鬼门关走一回,今儿马上就轮到儿子重伤不醒,你们说柳婆子家别是今年犯了太岁吧?”

  “什么犯太岁,这两天村子里议论的你们还不知道?都说他们家那小囡囡是灾星降世!”

  “嘶!这话谁说起的?哎哟想想可还真是!当初他们家囡囡出生那会,不是说一个月了眼睛都睁不开吗?把一家子急得上火,扒拉银子准备带她去医馆的时候,又突然好了!邪乎得很!”

  “何止啊!这娃儿现在才多大?两岁!他们家又是老子又是儿子的接连出事!还有咱村子,十几年没遇上过旱情了,现在全都赶齐活了!”

  “我的天,照这么说来,还真的是灾星啊!要是她继续呆在村子里,以后不定村子还会出什么大事呢……”

  “哗啦!”一盆红色污水朝几人兜头泼下。

  “啊!搞什么!”

  “柳老婆子你是不是疯了!把血水往我们身上泼!”

  几个妇人跳脚尖叫,一头一脸连同身上全都湿哒哒的,狼狈至极。

  “咣当!”把手里的水盆往地上狠狠一摔,柳老婆子瞪着几人冷笑,“灾星?站在我柳家地头抹黑我家囡囡?!她没吃你们家米没花你们家银子,是福是灾也自有我们柳家担着!你们几个立马给老娘滚!我告诉你们,谁要是嘴巴碎到处胡咧咧,别说一盆血水,老娘直接拿刀砍上你们家门!滚!”

  道人是非被抓包,几个妇人虽然恼怒,更多的是尴尬心虚,何况柳老婆子泼辣不好惹在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眼前这副要把他们撕了的架势着实骇人,哪还敢多说什么,讪讪准备走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