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四章 摘葡萄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100 2018-07-27 17:35:55

  “怎么个玄乎法你倒是快说呀!”

  “就是,吊什么胃口呢!”

  见吊足了众人胃口,先前说话那人才又故作神秘道,“前段时间,柳大家老头子从山上摔下来,送到镇上医馆的时候大夫都说救不活了,让拉回家准备后事,当时那柳家老婆子给哭得哟!柳大柳二求着大夫把头都给磕破了,大夫都只道无能无力。你们猜后面怎么着?他们家那小娃儿赶去了,她一到,也不知道爬上牛车做了什么,嘿!柳老头居然活了!

  还有那柳二,那天晚上跟他们村的人来开河道,大成家亲手给他开的瓢,那伤严重吧?大成吓得三天没敢待家里怕人来寻仇!你们猜这回又怎么着?就喝了杯他们家小娃儿倒的水,第二天就生龙活虎下地去了,跟没事人似的!……”

  一番话抑扬顿挫,唬得下坡村村民一愣一愣。

  村长安才看着那边丰收的喜庆,脸色阴冷黑沉。

  而相似的对话,在杏花村不少民房院落里,一一上演。

  一股关于福娃娃的传言如同旋风,火速席卷杏花村及周边村落。

  对此柳玉笙一无所知。

  一担担金黄的稻谷挑回家里,堆放满院子,看着家人洋溢的笑脸,她便极高兴。

  “今年的粮食,比往年多收了近一成!交了赋税,剩下的,也足够我们家吃上一年!”伸手抓了一把稻谷从指缝漏下,看着小山堆般的粮食,柳老爷子笑容满面。

  “爹,今儿这么高兴,打壶酒呗?”柳二舔着脸凑过来。

  没等柳老爷子开口,柳老婆子巴掌就呼过来了,“喝什么酒,你跟你爹什么情况?身子骨没好全呢就惦记喝酒了,不准喝!”

  得,老佛爷发话,没戏了。

  柳大笑道,“酒就别想了,农忙结束了能闲一段时间,我记得杏花岭后山山坳有一片野葡萄林,现在应该已经熟了,明儿跟我去摘一些回来,给孩子们打打牙祭。”

  “摘葡萄!爹,明儿我也跟你去!”蹲在谷堆旁玩沙堡的柳知夏探出头来,眼睛晶亮。

  柳知秋也不甘示弱,吸着口水,“我也要去!”

  “一个两个贪吃鬼,”柳二笑骂,“行,明儿一起去!要去就早点,去晚了得被人摘光了。”

  “去吧,你们都去,多摘点回来让囡囡也尝尝,我们囡囡还没吃过野葡萄吧?”抱起柳玉笙,柳老婆子慈爱的刮刮她小鼻子。

  柳玉笙笑眯眯的,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引起笑声一片。

  “娘,家里谷子还得晾晒,我就不跟着他们去了,留家里帮你晒谷子。”陈秀兰坐在堂屋口,看着一家子其乐融融,抿嘴浅笑。

  杜鹃也道,“我也留家里帮忙,摘葡萄让他们爷几个去就行。”

  “那我……”柳老爷子想发表意见,被柳老婆子瞪了一眼,“你不许去,搁家里休息,一把年纪了老胳膊老腿的还不消停,你当你还年轻啊!”

  “……”一群小的在旁暗笑,老爷子无奈,死老婆子一点面子不给他留。

  柳玉笙虽然没有说话,小脑子却转得飞快,葡萄林,后山,山坳……或许她可以做点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柳大柳二就把俩小子叫起床,准备往后山出发。

  那片葡萄林是无主之地,谁都能摘,去晚了,可就没有了。

  今儿柳玉笙也起得很早,穿上了自己的小褂子,让娘亲在头上梳了两个小揪揪,冲天的。

  跟年画里的娃娃似的,白嫩可爱。

  一看柳大一行背上背篓要出门了,哧溜一下扑过去抱住他小腿,“爹,囡囡也、去!”

  “哎哟,囡囡咱别去,林子里好多小虫子,会咬人的。乖乖呆家里,等你爹爹把葡萄摘回来给你吃,乖啊!”在灶房听到囡囡小奶音,柳老婆子立即冲出来阻止。

  不去?那怎么行,她还有事儿要做呢。

  柳玉笙仰头看着柳老婆子,小嘴一瘪,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即溢出水光,要坠不坠,小模样别提多可人怜了。

  对上小娃儿,柳老婆子的强势全使不出来,“囡囡,山路不好走,太阳还晒人呢,就搁家里等……”

  “奶,囡囡、想去。”转身抱住柳老婆子小腿,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摇啊摇。

  “……去!奶奶跟你一起去!秀兰,再拿个背篓出来,我记得灶房里有个很小的菜篮子,也拎出来给囡囡带上!”

  全程没机会说话的众人,“……”

  对上囡囡,就算是老佛爷,原则也成了没原则。

  最后,一家子去了大半。

  被勒令留下看家休养的柳老爷子,蹲在家门口,可怜巴巴看着老婆子拖家带口越走越远。

  杏花岭在村子东边,岭不算高,长着葱茏的树木,有松树,有红枫,还有许多灌木夹杂其中,一眼看去,青红绿黄的颜色交织在一起,如同一幅自然彩色织锦。

  去往后山山坳的小路沿着杏花岭山脚弯绕,走在其间,鼻端是草木泥土的芬芳,耳边偶有鸟叫虫鸣,头顶是晨间朝阳透过树荫缝隙漏下来的缕缕金光。

  置身其中,柳玉笙只觉心都在欢快跳跃。

  绕到后山便是山坳,一大片葡萄藤攀附灌木生长,坠在绿叶间紫黑色的野葡萄半隐半现,空气中,盈满果香。

  “幸亏来得早,没人!看样子我们是第一批过来的,都赶紧摘!我估摸着再过会就得有人来抢了!”柳二林边说,边冲进葡萄林里,动作飞快,一串串紧密漂亮的葡萄扔进背篓。

  俩小子最是兴奋,根本顾不上摘,小爪子直接揪下一粒粒葡萄往嘴里塞,咬一口,满嘴的葡萄汁液飞溅。

  “唔!好甜!挑颗大的给囡囡尝尝!”

  “等等等等,这葡萄没洗呢,囡囡等会啊,哥哥给你剥了皮再吃!”

  尝过了味道,争先恐后投喂妹妹。

  “啊呜!”张嘴吃下哥哥们剥的非常不漂亮的葡萄,柳玉笙眉眼弯如月。

  洁癖,在这个家里她已经很久没发作过。

  柳大林笑着揉揉俩小子脑袋,“你们照顾妹妹,爹跟二叔去摘葡萄!”

  “囡囡有我看着呢,你们都去玩,难得出来这一趟,别拘着。”柳老婆子挥手赶人,拎起特地给囡囡带的小菜篮,“囡囡,走,奶奶带你也去摘,今儿让我们囡囡玩高兴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