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七章 我抽死你们!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4 2018-07-30 13:34:42

  听到动静,男娃儿豁然抬起头来,被凌乱发丝遮盖的眼睛,透过缝隙朝几人看过来。

  眼光凶狠、警惕,又隐隐流露着不安。

  像是身陷绝境的小兽。

  看到几人穿着打扮,那份凶狠才敛了下去,只是警惕跟不安仍在。

  柳大林停了牛车,柳老爷子将小囡囡抱下来,一同走了过去。

  “娃子,这是怎么了?”柳老爷子大嗓门,率先问。

  男娃嘴唇抿得紧紧的,瞪着几人不说话。

  走得近了,柳玉笙也更看清楚了两人的情况。

  瞧着他们身上穿的布料,虽不是极好,却也不差,但是浑身脏污,衣裳还有不少被勾破的地方,发丝蓬乱,脸上也沾着尘土。

  而倒在地上的妇人,此时脸色很白,嘴唇干裂,闭着眼睛应该是昏过去了。

  柳大林皱眉,“这怕是给晒晕了。”

  “爹,水!”柳玉笙提醒了声,这妇人应该是太过疲惫,加上天热中暑,家里的水她都加了灵泉,喝下去能够缓解症状。

  柳大林忙把腰间水袋子解下来,顾不得男女大防,将水袋对着妇人的嘴灌了下去。

  这个时候已经快到中午,太阳光热烈,很是晒人。

  好在头顶有片树荫遮挡,挡住了直晒的炙热。

  男娃子也看出来了几人有心帮忙,所以过程中并没有阻拦,只是眼睛一直紧盯着妇人,捏紧的小拳头泄露出紧张。

  柳玉笙看了他一眼,视线停在他同样干裂起皮的嘴唇,从柳大林那拿过水袋,递到他面前。

  看着面前水袋,男娃儿目光有些缓滞的移到柳玉笙脸上,看到的,是一张带着善意的灿烂笑脸。

  “哥哥、喝。”

  双手略带犹疑接了过来,深深看了眼那张笑脸,男娃儿仰头喝水。

  水质清凉,甘甜,他吞咽的速度不自觉加快,直到水袋快见了底才停下来。

  许是察觉自己喝得太多,还回水袋的时候,男娃儿眼底带了淡淡的窘迫。

  柳玉笙抿嘴一笑,又从怀里掏出几粒糖递给他,“给。”

  小小的嫩白的手心,在黄褐色糖纸的映衬下,极是好看。

  他拿起糖块的时候,指尖不经意划过女娃儿掌心,感触到的温热绵软,让他指尖发烫。

  “咳咳!”地上,昏迷的妇人适时醒来。

  “大妹子,醒啦?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妇人有双很好看的眼睛,扫过几人,似很快明白了当前处境,撑着坐起来,“我好多了,谢谢……”

  “不用谢,举手之劳,不过这天气太热,可不能一直呆在外面,赶紧回家去吧,你们家住哪,要不要我们送你们一程?我们赶了牛车也方便。”柳老爷子问道。

  “多谢老爷子好意,我们家就在附近,自己走回去就行。不知老爷子家在何处,救命之恩,日后小妇人定当上门答谢。”

  “嗨!说什么答谢不答谢,乡里乡邻的帮个忙,多大事儿!我们住在杏花村,大妹子有时间可以来串串门,谢字就别提了!”老爷子朗笑两声,抱起小囡囡,“天热,你们也别多耽搁,我们就先走了。”

  妇人笑笑,点头。

  牛车轱辘悠悠,继续往家的方向慢慢驶去。

  身后,大树下,一双眼睛看着牛车不见影儿了才收回来。

  “修儿,让你担心了,”树荫下,妇人探手轻揉男娃儿发顶,“等我们找到落脚的地方,以后就不用再颠沛流离。”

  连日奔波加上酷暑燥热,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经吃不消,撑不住昏迷的时候,她很害怕自己不会再醒来。

  她一个大人尚且觉得辛苦,修儿这般年纪,一定更加难受。

  该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了。

  离了这么远,那些人,不会再追来了吧。

  慢慢站起来,对娃儿笑笑,“走吧。”

  “……杏花村。”稚嫩嗓音,吐出三个字,很轻。

  “修儿?”

  “杏花村。”他又重复一次。

  这次妇人低头看了他好一会,才道,“我们不能跟任何人有牵扯,否则很可能会连累别人,修儿,记住你的身份,你跟他们是不同的。”

  男娃儿不说话了,只半垂着眸子,无声坚持。

  他从未对她提过要求,这是第一次。

  最后是妇人妥协,“走吧,杏花村。”

  ……

  这边厢,柳老爷子一行回到家,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搬下马车。

  得知柳老爷子身子彻底好全,灵芝还卖了四十两银子,一家子高兴坏了。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压在心头的两块大石总算卸了下来,浑身轻松。

  柳老婆子摸着手里崭新的布料,不住点头呢喃,“好,好,真好……”

  两个儿媳妇坐在她旁边相视而笑。

  还有家里俩小子,看到那套笔墨纸砚的时候,简直要乐疯。

  “爷爷奶奶!爹,娘,我跟弟弟(哥哥)是不是可以去上学啦?”

  “对,明儿就送你们去学堂!”

  “啊啊啊!我们真的可以去上学啦!以后我们也是读书人啦!”

  俩小子的喜悦,感染屋子里每一个人。

  读书,去学堂,意味着日后能高人一等。

  为了小子们的前程,一家人苦爬苦累好几年,好容易攒下点银子,本来以为能送娃儿们去读书了,哪里想到又出了老爷子那一桩,把家底掏了个精光。

  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情没有希望的时候,却又来了个峰回路转。

  现在回想起来,心里仍然五味杂陈。

  “老婆子,这是剩下的银子,你收着。”柳老爷子掏出剩余银子放到柳老婆子面前,也借此冲淡空气中的那丝酸涩,“三十六两四钱,都在这了。”

  柳老婆子一顿,“三十六两四钱?你们今天,花了三两六钱?!”

  “……”柳老爷子、柳大林脚步齐齐后退,想溜。

  “呵呵!”柳老婆子一声冷笑,抄起手边的扫帚追着两人就打,“你们这两个败家爷们!赚点银钱容易吗啊?这还是我囡囡运气好捡回来的银子,你们大手一挥就败去三两六!都够一家人嚼用一年的了!我俩孙子的读书钱!我囡囡的嫁妆……我、我抽死你们我!”

  三两六钱啊!心都滴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