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八章 养生果酒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79 2018-07-31 00:05:00

  “老婆子你说你这是干啥!哎哟别打别打,娃儿们都看着呢,你好歹给我留点脸!……”

  “娘!娘!哎哟别打!银子花的都有数!”

  柳老婆子气上头,可什么都不管,一人一扫帚的打,一视同仁。

  追得两人满屋子乱窜,鸡飞狗跳。

  “娘!花的真有数!笔墨纸砚二两五钱!布料整一两!还有肉跟糖果花了一钱,全在这了!”柳大林跳着脚,边躲边解释,眼睛不经意扫过捂着嘴偷笑的小囡囡,计上心来,吼,“娘,别打了!那些东西都是囡囡让买的!”

  柳玉笙,“……”甩锅?甩给两岁小奶娃?

  以前怎么没发现,爹爹居然这么无耻?!

  后头,打得气喘吁吁的柳老婆子扫帚一扔,把想要偷偷后退的柳玉笙抱进怀里,粗糙的手捏捏她小脸蛋,“那些东西都是我们囡囡让买的呀?”

  嘶!有点胆战心惊,柳玉笙小心翼翼点头。

  “哎哟,奶奶的乖孙女儿,这么小就知道疼人了,真招人稀罕!”柳老婆子瞬间变脸,雨雪放晴。

  劫后余生的爷俩,“……”这待遇,差别也忒大了!

  他们花了银子就是败家,小囡囡花了银子就是疼人!

  一旁,家里其他人均憋红了脸忍笑,柳二林还冲柳大林悄悄比了个大拇指。

  大哥,这招牛!

  以后想要对付老娘,把小囡囡往跟前一拉,保准就是个保命王牌!

  闹了一通,柳老婆子把银子拢一起,三十六两整数放进了装钱的小木箱,另外四钱,给柳大林夫妇、柳二林夫妇四人,每人发了一钱银子。

  “之前家里那摊子事儿,娘知道,你们手里存的那点私己也都拿出来了,这一钱银子,相比你们拿出来的不算多,当是娘给你们的零花,自己留身上备用。”

  “娘,我们不要……”零花钱,给两个儿子无妨,可是两个做儿媳妇的,拿了觉得烫手,整个村子没有哪家对儿媳妇如此宽厚的。

  “给你们就拿着,啰嗦什么,行了,都赶紧做饭去!大林二林帮着把晾晒的谷子收起来,天儿不早了,收整好回来正好吃晚饭!”柳老婆子眼儿一瞪,就没人敢开口了,各自找活干。

  只有柳玉笙,抱着柳老婆子小腿,仰起的小脸全是孺慕,“奶、真好。”

  真好。

  柳老婆子不明她心境,只当娃儿嘴甜,染着风霜的脸被娃儿一句话哄得笑开了花。

  家里已经很久没这么轻松欢乐了,晚饭很丰盛。

  有肉啊,可以吃顿饱!

  农户人家寻常吃的饭菜,油星子都很少,何况是满满一大盘子的肉。

  还有酒。

  老爷子身体好了,加上心情好,解禁一回,老婆子也没拘着。

  爷仨一壶酒,喝得脸红脖子粗。

  高声阔论,欢颜笑语,洋溢在小小的农家小院。

  饭后,柳玉笙扒拉出买回来的糖块,给俩哥哥每人分了一把,又亲手剥了糖衣,给爷奶爹娘嘴里各塞了一块。

  糖吃在嘴里,甜入心。

  俩哥哥也没亏待妹妹,把昨儿剩下的洗净晾干的葡萄拿来,一人一颗,剥皮投喂给妹妹。

  柳玉笙弯着眉眼,品着葡萄的酸甜,视线不经意扫过酒壶,一个想法又冒了出来。

  酿果酒。

  前世行医,手里掌管着家族的药业集团,旗下就有药酒及养生果酒这一项,她全程参与制作,酿制方法还牢牢记在脑海。

  如果事情成了,以后家里能有个长期进项,爷爷跟爹还有二叔就不用总是去给人打短工那么奔波辛苦,还得看人脸色。

  想到这里,柳玉笙打发了俩哥哥去旁边玩,趁家人不注意,悄悄把酒壶抱了过来,借由饭桌遮挡,窝在桌脚边上打开酒壶。

  一股酒味扑面而来,冲得柳玉笙直皱脸,不用尝,光闻着味儿就知道,这酒是下品。

  罢了,条件限制,将就用吧。

  小手抓过葡萄,一颗颗捏破了直接扔进酒壶里,这种酿制方法简单粗暴,但是对于柳玉笙来说,于结果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取决果酒口感跟品质及效用的关键,是她的空间灵泉。

  何况,就算她想要精制,现在也不具备那个条件。

  “囡囡,你在做什么呀?哎哟看看你,糊了一手葡萄汁了!”柳老婆子第一个发现小囡囡异样,忙把人从桌脚拉起来,用干净布巾给她擦手。

  “哎呀我的酒!囡囡,你把爷爷的酒给糟蹋了!”拎起酒壶,看到里面漂浮的葡萄,柳老爷子满脸肉痛。

  故意剩下那么一丁点,想着等没人了自己偷偷喝。

  囡囡这个小捣蛋精!

  面对众人脸抽抽的表情,柳玉笙挤出一个非常无辜的笑脸,然后两手一伸,把酒壶抢了过来,“囡囡,要玩!”

  “囡囡,这是酒,很贵的,你想玩儿,爷爷给你找别的东西玩?”柳老爷子试图讲理。

  柳玉笙把头摇成拨浪鼓。

  “行了行了,见天惦记你那点酒,也没剩多少了,反正里面已经扔了葡萄,就让囡囡玩吧!”柳老婆子可见不得自己宝贝孙女委屈,一锤定音。

  柳老爷子只能眼巴巴盯着自家孙女怀里的酒壶,心头揪痛。

  然后小孙女咯咯笑着,跟小蝴蝶似的抱着酒壶跑走了。

  一旁俩小子见状,跟了上去。

  “囡囡,酒壶有什么好玩的,你扔葡萄进去,酒很快就会变坏了!”

  “是啊囡囡,你要是想玩,哥哥带你到外面玩儿去,这酒壶拿去给奶奶洗干净,以后还能装东西。”

  “不!”柳玉笙回答相当坚定,败家哥哥,这壶酒以后能生钱!

  她看过镇上酒馆里的酒,全是米酒,品质高中低不等,爷爷买的这壶是最便宜的约莫半斤左右,花了大五十文,能买五斤精肉了!

  所以酒是真的贵,怪不得爷爷肉痛。

  那么等她酿出品种独特还兼具养生功效的酒来,应该能在酒业开辟出一块市场。

  带着两个小尾巴回到房间,在密封酒壶的时候,悄悄滴入几滴灵泉,然后把酒壶藏到了床底下。

  “藏、这里,不能、说哦,秘密!”酒藏好了,柳玉笙不忘叮嘱两位哥哥。

  “知道啦,秘密,我们肯定不说!”

  保密联盟暂时达成,而没过多久,俩小子就把这事忘到了脑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