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二十一章 揍你俩不带喘气的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28 2018-08-03 00:05:00

  小孩子之间的友谊是很奇怪的。

  前一刻还相互敌视,下一刻就能哥俩好。

  看着围将过来好奇的对阿修叽叽喳喳的小伙伴,以及僵硬着身子不知如何应对的阿修,柳玉笙只抿嘴轻笑。

  始终没有放开他的手。

  因为,他将她反握得很紧。

  她想,他或许是太紧张无措,需要一个支撑。

  她愿意给。

  前世虽然于心理疾病这一块没有涉猎,但是处在医者的圈子里,总有所耳闻,识得一些皮毛。

  “阿修,你今年多大啦?”

  “平时你一个人在林子里都干什么呀?”

  “你会爬树么?改天我们去掏鸟窝,叫上你啊?”

  阿修话很少,大多以一两个字作为回答,更多时候是沉默。

  好在孩子们心思单纯,也不会觉得他冷淡,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就给答了。

  比如,看你跟我们差不多高,肯定不是七岁就是八岁!

  比如,那是你的野菜篮子吗?原来你是来挖野菜的呀!

  又比如,不会爬树也没事,到时候我教你!保你半天就能爬得比猴儿还快!

  “修儿!修儿?!”远远,有妇人焦急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看去,很快便见到一个着湖绿粗布裙裳的妇人急匆匆跑过来。

  待走近了,见到小男娃安然无事,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婶婶好!”柳玉笙仰头,甜甜打了声招呼,这就是阿修的娘亲吧。

  肌肤白皙,粗布裙裳也难掩秀丽姿容,且她身上还有一股寻常妇人没有的气质,很优雅。

  此时妇人已经看到两只相互牵着的小手,眼底浮出惊异,听得柳玉笙唤她,视线移到小女娃儿脸上,随即讶道,“小娃娃,是你呀!”

  柳玉笙眨巴了下眼睛,有些莫名。

  “你不记得我们了?去年我在路边晕倒了,便是你跟家里人赶着牛车经过,给了我水喝,救了我一命呢。”

  去年,路边……柳玉笙眼睛睁大些许,是那对母子!

  当时不过是看到了顺手帮忙,回到家她就把这事情给忘了。

  没想到住进小木屋的人竟然是他们。

  遂点头笑道,“我记得了,那时候我还给了阿修哥哥几颗糖呢!”

  “三颗。”阿修突然开口,稚嫩声音透着夜泉般的清冽。

  “?”

  “三颗糖。”他定定看着她,重复。

  “……”柳玉笙眨巴了下眼睛,慢慢笑开来,原来他也记得呢。

  所以刚才,他才不排斥她的接近吗。

  村口方向又传来一声吆喝,隐隐约约,似乎是奶奶的声音。

  “囡囡,得回家了,再晚奶奶就要找来了。”柳知夏牵起柳玉笙另一只手。

  “呀,那我们赶紧回去,不然奶奶要担心了。”柳玉笙抽出了小男孩紧握的小手,朝他挥了挥,“阿修哥哥,我叫柳玉笙,你可以叫我囡囡,下次我再来找你玩儿!”

  话毕,小女娃儿拉着哥哥的手就朝村子里飞奔。

  “诶!哥!囡囡!你们等等我!”柳知秋拔腿跟上。

  一群小伙伴也呼啦啦跟在她们身后离去。

  热闹的林子一下沉寂下来。

  阿修看着女娃儿迎着夕阳余晖欢快远去的背影,慢慢握紧空落的手心,那里,还残留着她带来的暖意。

  “修儿,你记得她?”妇人低头请问,眼神有些复杂。

  有过那些经历,他对人群便一直很抗拒,不喜人接近。

  可是刚才,修儿牵着那个小女娃的手,还站在一群小娃儿中间。

  这种突然的改变,让她心里又是欣慰又是苦涩。

  阿修没有回答,只是转头提起了地上的菜篮子,“娘,回去吧。”

  “你又出来挖药草了,娘说过这些事情娘来做就行,你还小,不用总操心那么多……”

  一大一小的背影,透着慈爱的絮叨声,融合了余晖的热度,冷寂的树林似乎比以往多了些什么。“奶奶!”另一头,柳玉笙远远看到等在村口古榆树下的身影,就乳燕投林般飞奔过去,一把扑进柳老婆子怀里。

  “诶哟慢点慢点,小心别摔着了!”把娃儿抱进怀里,柳老婆子笑嗔,“鬼丫头,又跟哥哥们玩疯啦?是谁说一会就回来陪奶奶的?”

  柳玉笙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奶奶,我早就想回来陪您啦,是哥哥们玩疯了忘记时间,回头打他们屁股!”

  后头哥俩,“……”囡囡的专属背锅侠。

  柳老婆子被逗得哈哈大笑,“你这鬼精灵哟!”

  回到家,家里人都坐齐了,就等着他们开饭。

  免不了俩哥哥又被数落一通,柳玉笙则躲在大人身后朝哥哥吐舌头,捂嘴偷笑。

  “今年的庄稼长势还不错,我估摸着能有个好收成。”柳老爷子面带红光,一年下来,年岁涨了,精气神却比以前还要足。

  柳二林点头,“而且我发现,大家都是一样种的庄稼,我们家的就是长得比别人家好。”

  “村子里头都在传,是因为咱家坐了个福娃娃。”杜鹃根陈秀兰相视轻笑。

  这事情都开始传玄乎了,有点什么好事儿,大家都归到福娃娃头上,对他们家是又羡又妒。

  提到这茬,柳老婆子哼道,“村子里还有人跑到我跟前说酸话,说把囡囡抱到他们家住上一段,让他们也沾沾福气,气得我拎着扫帚赶人!”

  想象那个场面,一家人失笑不已。

  笑过后,柳大林道,“爹,娘,现在地里的活不多,我跟二林想着早上下地干活,下午就去镇上找找看有没有短工。”

  柳老爷子沉吟片刻点头,“行,地里也就是看看水除除草的活计,到收割还有两三个月,我跟你们一起去。”

  “爹,您就别去了,您这一把年纪的……”

  “咋?看不起你老子啊?我现在揍你们俩都不带喘气的!”

  “……”

  柳玉笙在旁,眼珠子转了转,悄咪咪溜去房间,拱着小屁股往床底钻,把她去年藏这里的酒坛子给拿了出来。

  她的灵泉葡萄酒,是时候该上场了。

  有了这个,爹跟二叔脑子稍微灵活些,就用不着去镇上干辛苦的短工,就算是季节性的收入,也绝对不会比他们打工来得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