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二十二章 葡萄果酒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22 2018-08-04 00:05:00

  现在葡萄林的葡萄还没成熟,但是等做好前期准备,时间也差不多了。

  而且酿葡萄果酒,并不一定需要熟透的葡萄不是。

  抱着小酒坛回到灶房,憋着坏窝到柳老爷子背后,柳玉笙将酒坛子解封,拔掉瓶口的木塞,一阵浓郁的果酒香气立即弥漫开来。

  柳老爷子鼻子翕动,使劲嗅,“什么味儿这么香?”

  “酒味?不对不对,有葡萄的香味!什么东西?”

  围桌而坐,一家人扭头四处张望寻找。

  “咯咯咯!”柳玉笙笑开来,“爷爷,是这个!”

  举起酒坛子,在柳老爷子面前晃。

  “哟!酒坛子,囡囡,你哪来的这东西?”

  柳知夏跟柳知秋是最先认出来的,“这个酒坛!囡囡你不是说这是秘密吗?怎么拿出来了?”

  “爷爷,这就是去年囡囡藏起来的那酒坛子!”

  “哎哟,一年前的?”柳老爷子惊讶,吞了口口水,“藏了这么久,里面装的什么这么香?”

  还馋人,果香并着酒气,把他的酒虫子都给勾上来!

  “你这老头子,就是馋酒了!”几十年老夫老妻,尾巴翘一下就知道对方想什么,柳老婆子瞪了老爷子一眼,对柳玉笙道,“囡囡,酒坛子给奶奶,奶奶拿去洗干净。都放了一年了,里面的东西怕早坏咯。”

  “诶别别!让我看看,这味道怎么闻都不像是坏的。”老爷子抢先一步把酒坛子拿过来,半眯着眼睛朝里看。

  光线太暗,看不见。

  “大林,取个干净的碗来!”

  柳大林转身就去拿碗,虽然他不馋酒,但是那味道确实勾人,他好奇囡囡究竟做了什么,能弄出这个味道来。

  记得去年那时候,好像囡囡玩葡萄,把葡萄丢进酒里去了?

  青花瓷碗,酒液缓缓倒出流入碗内,漂亮的紫红色澄澈透明,赏心悦目,空气中酒香更加浓郁。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酒液中掺杂着些许杂质。

  “这个颜色,真好看。”陈秀兰跟杜鹃不懂酒,不妨碍她们喜欢这个颜色。

  “味道也香!”柳二林砸砸嘴,眼睛盯着碗里的紫红酒液,有种想要尝一口的冲动。

  还没等他动作,有人抢先一步了。

  柳老爷子端起碗就抿了一口,速度快得柳老婆子都拦不及,“我说你这老头子,有酒味儿你就喝啊?万一出个啥事你……”

  “好,好酒!”柳老爷子一个好字打断了老婆子的话,紧跟着又喝了一口,砸着嘴巴一脸回味,“香气浓郁,口感醇和带甘,余味绵长,好喝!”

  柳大林柳二林憋不住了,齐齐凑上去,“爹,给我尝一口!”

  柳老婆子,“……”她心都提起来!

  这东西是能随便乱喝的?那是囡囡拿来玩儿东西!

  不行,待会去把郎中请来!

  就这么一岔神的功夫,小半碗酒光了,把她给急的哟!

  “奶奶,不担心,囡囡偷偷喝过哦,肚子不会痛。”见不得奶奶担心着急,柳玉笙小小撒了个谎。

  闻言柳老婆子先是心口一松,跟着又面色一紧,把柳玉笙从老爷子背后拉过来,头一次对她沉了脸,“囡囡,你怎么能偷偷乱喝东西,要是出什么事怎么办?你是想急死奶奶哟!以后不许再这样,听到没有!”

  柳玉笙赶紧点头,乖巧道,“奶奶,囡囡以后不这样了。”

  另边厢老头子一见着小囡囡被凶,不乐意了,“嗨!我说你这老婆子,大惊小怪!这个其实就是果酒,就跟那大户人家煮的青梅酒一样的!只要密封好了,放得越久越香醇!你还没我们囡囡有见识!”

  “就会说我,你就有见识了?”

  “我当然有见识了,以前去大户人家做短工,我就有幸喝过一次青梅酒。不过跟囡囡弄的这个比起来,味道差远了,哈哈哈!”囡囡弄的这个酒喝下去以后,跟寻常酒下肚感觉不太一样,腹部也会窜起一股暖意,但是来得比较柔和,好像能舒缓身体似的,喝完了很舒服,连骨头都透着轻松。柳二林也赞道,“没想到囡囡随手玩儿能弄出这么好的东西来,就是在咱整个南陵,都是独一份!”

  柳大林、陈秀兰等人与有荣焉点头。

  “来,老婆子,你也尝一口试试,这个口感比较甜,你应该能喝。”老爷子又倒了一些葡萄酒出来,递给柳老婆子。

  “真那么好喝?”看着清透的紫红色,柳老婆子半信半疑。

  “你尝尝就知道了!”

  带着犹疑小小抿了一口,随即眼睛睁大来,“哎哟,还别说,味道真的不错!没有米酒那么苦,带着甜味,还有葡萄的果味!”

  “嘿,你还挺会品,喝完了人也舒服,轻松。这个真是好酒。”柳老爷子乐,晃晃酒坛子,略带遗憾道,“可惜没剩多少了,干脆给它喝光,免得心里老惦着!”

  一家子,“……”你馋就馋,还找借口。

  最后还是柳大林道,“喝吧,回头等野葡萄熟了,咱再摘些回来酿!”

  柳玉笙第一个点头,“还酿!卖钱!”

  “……”一家子又静,面面相觑,同时心里有些震颤。

  “卖钱!会有人买!爷爷跟爹爹还有二叔就不用去辛苦打工了!”小小娃儿浑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这、这酿来自家人解解馋就行了,拿去卖没人会买吧?”换钱?能让家里三个爷们轻松些,柳老婆子自然是心动的,只是不太敢确定。

  在土里刨食一辈子,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哪里干过买卖?

  光是想想,心里都有些发慌。

  可是,诱惑真的很大。

  老爷子也有些懵,喝着酒呢,怎么一下就说到卖钱上去了?

  能卖吗?酒的味道确实不错,他一个老酒虫都喜欢,那别人会不会买?

  “囡囡,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弄出的这坛子酒吗?”好一会儿之后,柳大林正色问道。

  “爹,囡囡记得!”柳玉笙点头,“有葡萄,囡囡还能弄出来!我可聪明了!”

  有些幼稚的话语让人发笑,被震住的气氛缓和不少。

  “老爷子,你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