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二十五章 只是很难过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08 2018-08-07 00:05:00

  说着,大宝有些心虚的瞅了坐在旁边的柳玉笙一眼,“囡囡,不是我不跟他玩哦,是他不跟我们玩,这些天我们去了几次罗浮山林子,每次都撞见他,跟他说话也不理人,就坐在大石头上跟呆子似的望着咱村口。

  哦,不对,有跟我说一句话,问我‘笙笙呢?’,我说什么笙笙,我都不认识,然后再没理过我了,你说他怪不怪?”

  柳知夏一掌呼上大宝后脑勺,“滚犊子,什么不认识笙笙,我家囡囡就叫柳玉笙!”

  大宝,“……”他给忘了。

  三人胡闹上了,柳玉笙这边皱起了小小的眉头。

  阿修问起她了?他天天坐在大石头上望村口?

  不会是在等她吧?

  糟!她忘记自己跟他约好下次去找他玩了。没有约好具体的时间,所以他天天等?

  有焦躁症状的人,带有一定偏执,而且她觉得阿修的情况还不仅仅是焦躁,他不喜欢跟人交流,也不跟人一块玩,性情已经偏向孤僻了。

  如果处理不好,对他未来影响会很大。

  这些天心思全在家里,把这事忘脑后去了。

  看着暗下来的天色,柳玉笙咬唇,现在是不可能过去找他了,明儿一定得去。

  村口对面罗浮山脚下,大石上坐着一道小小身影,夕阳余晖罩下来,模糊了影像,那背影看来瘦削,又孤独。

  “修儿,该回家了。”妇人挎着篮子,来到小男孩身边,语气轻轻的,眼底带着疼惜。

  “娘,”他收回望着村口的目光,回过头来,漆黑眼睛里空无一物,“她又忘记我了。”

  妇人的心莫名揪了一下,强笑,“她还太小,可能家里不放心她出来。”

  “是吗?”

  “嗯。”

  一大一小两道背影,在夕阳没入天际最后一瞬,慢慢往远处小木屋走去。

  第二日一早,家里人或去上工或去整理菜地或去浆洗衣裳,柳玉笙跟个小尾巴似的,一直跟在柳老婆子身后,小眼儿巴巴。

  “囡囡怎么了,小模样委屈巴巴的?”利落收拾灶房,柳老婆子逗弄小娃儿。

  “奶奶,你忙完了带囡囡去罗浮山脚好不好?”

  “罗浮山脚?”柳老婆子停下手里的活,疑惑,“囡囡去那里做什么?你俩哥哥都上学去了,这个时候那里也没有小娃儿能陪你玩。”

  “我想去小木屋探望阿修哥哥跟漂亮婶婶,他们就是爷爷跟爹爹去年在路边救过的人哦。”顿了下,柳玉笙开启忽悠模式,“我前几天跟阿修哥哥约好去找他玩儿,奶奶教导囡囡说过的话要做到才是好孩子,囡囡不能食言。”

  柳老婆子还在酝酿中的拒绝就卡壳了,好一会,叹气点头,“好,一会奶奶忙完了带你去!”

  “谢谢奶奶!”

  “……”

  有种被娃儿将了一军的感觉,应该不会吧?囡囡才多大?

  三岁。

  肯定是她的错觉。

  罗浮山小木屋坐落在山脚深处,茂密树林中间。

  因为荒废太久,院墙已经倒塌,很是荒凉,一眼就能看清小木屋的情况。

  单独一栋小木屋,陈旧破败,屋子不大,只有一个堂屋两间耳房,一侧连着个灶房。

  柳玉笙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小木屋前木架子上,用竹筛晾晒着什么东西。

  “婶婶!阿修哥哥!”

  小男孩豁然抬头看向门口,乱发下漆黑眼眸漾出波动,紧紧盯着小奶娃。

  看她扬着灿烂笑脸蹬蹬蹬跑到他面前。

  “囡囡来啦!”妇人看到柳玉笙,立即笑开来。

  “这小丫头,一大早说要过来看你们,缠得不行,叨扰你们了。”柳老婆子跟在后面,手里挎着个菜篮子,里面放着自家菜地里摘的大白菜,绿芹,“农家人没什么好东西,我带点菜过来,大妹子别嫌弃。”

  “这……大娘,谢谢。”妇人顿时拘谨,似乎很少应对这种情况。

  “都是自家种的,谢什么。”

  “婶婶,阿修哥哥,这是我奶奶!”柳玉笙笑眯眯的介绍。

  “大娘,您进来坐,”有了柳玉笙打岔,妇人拘谨散去不少,把人迎进堂屋,“修儿,你跟0囡囡玩儿。”

  柳玉笙即眼巴巴看向柳老婆子。

  柳老婆子失笑,“去吧去吧,奶奶在这跟婶婶唠嗑唠嗑等你。”

  “谢谢奶奶!”

  一旁,小男孩紧抿的唇角微微放松。

  等俩个大人走开了,柳玉笙仰头看向小男孩,“阿修哥哥,这几天我家里有些忙,我就没有出来,对不起。你不要生囡囡气好吗?”

  “……没有生气。”只是很难过。

  “真的?”女娃儿微微歪着脑袋,眼睛睁得圆圆的,极可爱。

  小男孩双手贴着裤腿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试探的伸出来,轻轻握住了她的小手。

  那日她抽手离去后空落下来的掌心再次充实,他眼底划过光亮。

  “嗯。”

  女娃儿圆圆的眼睛立即弯成了弯月,眼波璀璨像缀着星湖,“那你带我玩儿?”

  “好。”他应得很快,“你想玩什么?”

  “你平时都玩什么呀?”

  “我,我每天练功,练字,帮我娘采药。”越说,声音越低,他发现,除了这些,他根本什么都不会。

  不会像别的小孩一样,每天能变着花样的疯玩。

  她一定觉得他无趣了吧。

  “哇!阿修哥哥你会功夫?还认字?还会采药材?你好厉害!”小女娃儿软软的声音里全是惊叹。

  阿修抬头,看到的便是女娃儿发亮的小脸,还有盈满崇拜的眼睛。

  “嗯!我都会!”他重重点头,嘴角不自觉轻扬。

  “是不是那种打架很厉害的功夫,咻一下就能飞上房顶?你也上学堂了吗?是不是能写好多好多字?你认识草药是跟婶婶学的吗?囡囡也想学!阿修哥哥你教囡囡好不好!……”叽叽喳喳的声音洒落在他周围,像林中晨起歌唱的百鹂,驱散了破败小院里浓郁的空寂,融入浅浅的暖。

  “笙笙,你想学的,我都教你。”他看着她,连漆黑的眼睛都弥漫了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