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二十六章 他叫她,笙笙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29 2018-08-08 00:05:00

  呆呆看着那双眼睛,柳玉笙有片刻怔忡。

  真漂亮。

  漆黑,明亮,柔和。

  像仲夏夜的星空。

  “阿修哥哥,我小名叫囡囡,你可以叫我囡囡哦。”

  他摇头,“笙笙。”

  每个人都叫她囡囡。

  他叫她笙笙,不想与任何人相同。

  柳玉笙作罢,左右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行。

  牵着她的小手,他带她走到竹筛前,翻动上面的药材,“这是萝藦,可以止血,消肿解毒,根跟果实都能入药;这是苍耳子,能发散风寒……”

  柳玉笙偷眼瞧向真个一板一眼教她识别药材的小男孩,眼睛弯起。他教得认真,她听得也认真,哪怕这些药材她烂熟于心。

  堂屋里,看着这一幕,妇人眼眶控制不住的发红,“让大娘笑话了,谢谢您今天带囡囡过来。修儿平时不爱说话,也不喜跟人接触,难得见到他跟寻常小娃儿一样,我心里高兴。”

  “谢什么。阿修喜欢跟囡囡玩,以后可以常去我家,不是我夸,我家囡囡啊,见过的人都喜欢。”安慰人,习惯性夸夸自家孙女,柳老婆子对妇人也是好奇的,“大妹子,你外面晒的那些都是药材?你懂医术?”

  “我闺名婉容,大娘唤我名字即可。因家学渊源,我略懂些岐黄之术,平日采卖药材维持生计。”

  妇人言谈举止之中有一种农户人家没有的优雅,只是对于自己的事情,她似乎不愿多提。

  柳老婆子便识趣的没再追问,免得徒揭他人伤疤,将话题岔开了去,“行,以后我就叫你婉容。你带着阿修在这里生活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打算在此安居吧?怎的没在屋子周围开些菜地?乡间贫苦,咱农户人家讲兴自给自足。”

  闻言,阿修娘有些窘迫,“我、我不会种菜。”

  柳老婆子也尴尬了,都看出人家世不同了,应是出自大户,大户人家怎么会种地?人老了脑子也不灵光了。

  “没事儿!我家菜地里的菜多得吃不完,以后我常给你送些过来!”

  “大娘……”阿修娘眼眶又红了。

  “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孩子不容易,大娘都懂,咱杏花村里乡里乡邻的有事互相伸把手是常事,不值当哭的。”

  “诶!”阿修娘笑着抹掉眼角湿意。

  人漂泊无依太久,见惯了世态炎凉,偶然间收获一份善意,便会让人酸涩得想落泪。

  另边,讲完了药材,阿修把柳玉笙带到他平常练字用的沙地前,用树枝在上面,写下了他跟她的名字。

  柳玉笙、修。

  写的时候,他也念给她听。

  “阿修哥哥,你的名字只有一个字吗?”女娃儿问。

  阿修抿了下唇角,片刻后在修后面加了一个字。

  修远。

  “阿修哥哥,你的字真好看。”笔画虽然还稚嫩,却已经能初窥风骨。

  不像两个哥哥,学了一年,字体还停留在狗刨阶段。

  “我教你,以后笙笙也能写得很好看。”

  “好!”

  扔掉树枝,牵着她的那只手紧了紧,“笙笙喜欢玩什么,我都可以带你玩。除了这些,我也能粘知了,也会爬树掏鸟窝。”

  笙笙才三岁,辨认药材、识字练字这些于他来说只是日常,但是对笙笙而言,终是太枯燥了。

  他怕她会嫌弃他闷,就不来找他玩了。

  柳玉笙暗暗扬眉,看着似在跟她展示技能的小男孩,有些忍俊不禁,他好像很紧张?

  “那阿修哥哥今天带我晒草药,明天我们就去粘知了,后天去掏鸟窝……”

  话没说完,他便急切的问,“你天天都来吗?”

  漆黑眼睛藏着紧张、期待。

  “当然天天来啊!我要跟阿修哥哥识字认草药呢!”拍着小胸脯,柳玉笙小脸上一派认真。

  于是,第一次,她看到他脸上露出明显笑容。

  很好看。

  干净,腼腆,柔和,像春风。

  牵着手,四目相对,一个笑得无声,一个笑如百灵。

  这天的早晨,连空气,都是甜的。

  “囡囡,时候不早了,该回家做早饭喽!”柳老婆子走出来,笑道。

  这俩娃儿,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杵那笑了好久了,真是小孩子。

  阿修脸上的笑即沉了下去,牵着柳玉笙的手收紧。

  “奶奶,阿修哥哥好厉害,会认字,还会认药材!”柳玉笙扬着小脸,“奶奶,以后我想来跟阿修哥哥认字,好不好?我还想跟婶婶学识草药!”

  “你这丫头,才多大啊,想法那么多,想认字可以跟你俩哥哥学,没得见天来打扰你婶婶跟阿修哥哥。”

  后头阿修娘忙道,“大娘,不打扰,您让囡囡来吧,她跟修儿一起还能做个伴。”

  她是真的希望囡囡能来,那样,修儿或许真的能改变。

  “奶奶~”柳玉笙撒娇了。

  阿修看向柳老婆子,抿紧唇角,上前一步把柳玉笙挡在自己身后,“三字经,千字文,孟子,论语,诗经,中庸,我都学过了,我能教笙笙,比别人教得更好。”

  柳老婆子有点懵,“……”

  这、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成了要抢人的恶人?

  小男孩一板一眼,还那么防备的看着自己是怎么回事?

  囡囡可是她的孙女儿!

  还有,他刚刚说那一长串,除了三字经之外别的她听都没听过!才几岁大的娃娃就学了那么多东西?忒吓人!

  且经他这么一说,让囡囡跟家里俩小子学认字的话,她都不好意思再提了!

  “奶奶,您就让囡囡学嘛,囡囡想学东西,囡囡也想变得很厉害!”男孩儿后面,小女娃探出个脑袋来,眼睛眨巴眨巴,声音娇娇软软。

  哎哟柳老婆子的心呀,“行,咱学!”

  “奶奶最好了,囡囡最爱奶奶了!”柳玉笙小鸟一样飞过去抱住柳老婆子小腿,小脸笑成花儿。

  阿修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星!有了他当挡箭牌,以后她把本事亮出来的时候,都不用再绞尽脑汁找借口了。

  好歹混过中西医双料博士,熟读唐诗三百首宋词两百篇,当过神医做过总裁,还有个堪称金手指的空间,全都是干货,不能拿出来兴家岂不暴殄天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