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三十章 笙笙,还没抱完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67 2018-08-12 00:05:00

  手底下挣扎的力道在逐渐转弱。

  阿修低着头,乱发下双眼冰冷,毫无波动。

  平静得让人脚底生寒。

  “阿修哥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柳玉笙小脸发白,拔脚冲了上去。

  她的惊叫声也惊醒了几个被震住的小童,尖叫再次频起,带着惊惶哭音。

  “杀人了……杀人了!!”

  “你、你这个疯子!快放开他,他就要死了!”

  柳玉笙已经冲上去抱住了阿修手臂。

  只是,明明同样幼小的手,她使劲所有力气,却无法撼动分毫!

  她注意到他的眼睛,是空的。

  周围发生的一切,他就像是感觉不到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阿修哥哥……阿修哥哥!”柳玉笙尖叫,那个小童,动静已经极微弱了。

  如果再不撒手,阿修就会成为杀人犯。

  下坡村的人不会放过他。

  后果,她不敢想!

  “阿修哥哥!”

  他空洞的眼睛似乎起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波动。

  柳玉笙心收紧,咬牙,“阿修哥哥!”

  放开他的手,小手抱住了他脖子,整个偎上去,“阿修哥哥,阿修哥哥!笙笙害怕!”

  笙笙害怕!

  阿修眼波骤然浮动,聚焦,掐着小童脖子的手松开,拉住他衣领将人往后甩。

  “笙笙,”他抬眸,入眼是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心脏不受控制缩起,“笙笙……”

  伸出手,抚向她之前被拉扯的羊角辫,眼底深藏了慌乱不安,声音不可察的颤。

  “……笙笙,还痛吗?”他说。

  柳玉笙小嘴一瘪,眼圈红了。

  “哇!”后头,哭声惊天动地,把柳玉笙即将掉下来的眼泪给吓得收了回去。

  那个小童正正被甩上河边,缓过劲儿来之后,哭得惨绝人寰,他差一点点就死掉了!

  “你、嗝!你给我等着!嗝!我回去告我爹!哇~呜呜呜呜!”一个泥人,一边张口嚎,一边手抹泪,把被眼泪冲刷掉的泥巴又糊上一脸。

  明明刚刚受了惊吓,还心有余悸,然这副场景,柳玉笙又莫名想笑。

  可是没能笑出来,而是一把紧紧抱住了阿修的腰,她看到他的手,又躁动了。

  娇娇软软的小奶娃,双手抱着他的腰,整个人似依偎在他怀里,阿修胸腔里肆虐着想要寻找出口的躁意与戾气,竟然奇迹的被压制住。

  抬手轻轻回抱怀里小娃儿,阿修眼睛溢出欢喜,“笙笙,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扶他起来。”

  “阿修哥哥!”柳玉笙下意识把他搂得更紧,不敢信。

  “我只是扶他一把,我不会再让笙笙害怕。”

  他是笑着的,眼睛平和,漾着高兴的情绪,没有焦躁,确定了这些,柳玉笙才慢慢把手放开。

  看到阿修走过来,还在嚎的小童跟其他三个不约而同往后退。

  “你想干什么!嗝!你别过来!我爹会打死你的!嗝!我、我回去就告我爹去!”

  手臂一紧,坐在河岸往后蹭的小童,就被比自己矮了一头的男孩给拉了起来。

  他笑着,抬头,乱发下黑眸冰冷,“我会杀了你。”

  “嗝!”

  除了控制不了的抽噎,所有声音销声匿迹。

  很久以后他们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只凭眼神,就让他们呼吸困难,浑身打颤。

  连告状的念头,都不敢再有。

  那是气势。

  阿修做了个眼神示意,四人竟然心领神会,立即软手软脚相互搀扶着跑开。

  一场风波莫名其妙就收了尾。

  至少柳玉笙看来是莫名其妙的,她很肯定阿修说了什么,可惜她站的距离,听不到。

  “笙笙,他们走了。”他转身过,笑着朝她走来,眼睛漆黑清亮,“裤腿脏了,我带你去洗洗好不好?”

  刚才两个人都进了田里,裤腿上全是泥。

  “嗯。”柳玉笙乖乖点头。

  在不确定他情绪真的恢复之前,她不敢逆他的意,就怕他冷不丁就发狂。

  刚才,她真的被吓着了。

  前世医过各种各样疑难杂症,独没有医过心理疾病的患者,所以她其实并不擅长。

  只能依着涉猎的一点皮毛,尽量去帮助他。

  回到垂柳下的石块上,两人坐下来,脱了鞋子把脚放进水中。

  污泥瞬间被河水冲刷,带起一片浑浊。

  浑浊过后,清澈河水里显露出来的,是柳玉笙白嫩圆润的脚丫子。

  阿修俯下身,伸手细心的把她裤腿上剩余污泥全部冲洗干净,才整理自己。

  湿了的鞋子,则洗干净了放在大石头边上晾晒。

  然后,把柳玉笙拉了起来,双手垂在两侧反复紧握、松开。

  “笙笙。”他唤她,眼底流泻紧张跟羞赧。

  “怎么了,阿修哥哥?”柳玉笙歪着脑袋,莫名所以。

  “刚、刚才没有抱完。”

  “……”

  该被抱着安慰的是自己吧?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心理阴影面积绝对比他大啊。

  强抑抽搐的嘴角,柳玉笙挤出笑脸,小手环住了小男孩的腰。

  再次把小娃儿抱在怀里,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奶香,阿修眼睛里终于又迸出了光亮,平和,欢喜。

  娇娇软软,暖如骄阳,是他最喜欢的笙笙。

  耳边有河水潺潺,有麦浪滔滔,头顶是艳阳斜照,吹送清风十里。

  时光,宁静而美好。

  欢喜的阿修,把大石板两边所有的花儿全摘了,捆成一抱,全塞到柳玉笙怀里。

  连狗尾巴草都没放过。

  被花束淹没的柳玉笙,木了脸。阿修哥哥,打鸡血了。

  “阿修——囡囡——”远处,传来柳老婆子的喊声。

  忙穿上还带着点湿意的鞋子,柳玉笙急道,“阿修哥哥,快,回家了!”

  阿修不急,先蹲下身子把柳玉笙的鞋子脱了拎在手里,然后背对她,“笙笙,鞋子没干透不要穿,我背你。”

  柳玉笙也不矫情,真个连人带花扑到了男孩背上。

  他背起她,走得稳稳当当。

  “不知道院墙弄好了没有,屋顶应该铺上新的茅草了吧?那个不用费太多时间,”趴在男孩背上,柳玉笙晃着白嫩嫩的小脚丫,小手扯着花朵一朵一朵插在男孩发髻,“阿修哥哥,你们在小木屋住了那么久,以前下雨的时候怎么办?屋子里都是湿的吧?”

  他只笑着,专心听她说话,却不回答。

  他想,要是能一直背着笙笙,多好。

橙子澄澄

有小仙子跟我建议,可以在文章末尾求下票票,我试试。今天偶然看到<农女福妃,别太甜>爬到了新书榜第八,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喜欢这本书的小仙子们希望能继续支持下去,票票砸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