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三十四章 再订两千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26 2018-08-16 00:05:00

  村口小路上,阿修娘回头往村里望。

  “本不想有太多交集,现在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连累他们。”

  “不会的!”阿修下意识反驳。

  他不想跟笙笙没有交集,哪怕再聪颖,哪怕知道不会事事如自己所料,他还是忍不住私心一回。

  阿修娘低头,看着抿唇倔强的孩子,无声低叹。

  修儿,到底还是个八岁孩童。

  “娘,我们以后……再不回去了好不好。”

  “好。”阿修娘目光闪烁。

  这个决定,不知道究竟是对修儿好,还是不好。

  如果一直呆在乡间,她的修儿日后,可能只能做个寻常农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埋没他的天资。

  可若是回去,如自投虎穴龙潭,那些人,绝对不会允许修儿成长起来。

  ……

  柳家,睡前又召开了一次小家庭会议。

  “这次酿了这么多斤葡萄,到时候酒坛子肯定不够,还得订一批回来。”

  “爷,再订三千个吧。”

  全家吓一跳,“要那么多?能酿出那么多酒来吗?”

  “能啊!”柳玉笙点头,“去年爷爷那个酒坛子里就剩几口酒,后来酿出来,不是倒出来差不多两小碗吗?我才丢了半串葡萄进去呢。”

  “……”能这样算么?这次酿酒,每个大缸里只倒了一斤酒液,其余全是葡萄!

  看着柳玉笙信誓旦旦的样子,一家子莫名就觉得,有点不太靠谱了。

  要再订三千个,可得差不多八两银子了!

  真不会亏本?

  看着家里人怀疑的眼神,柳玉笙泪目,人小就是这点不好,说话忒没可信度。

  “要不,咱先订一千个?”柳老爷子最见不得宝贝孙女沮丧,试探道。

  柳玉笙瘪嘴。

  “……两千个!”话从嘴巴说出来,心都在滴血。

  “好,两千个!”柳玉笙立即转笑。

  其他人皆抬头望天,这家里要说谁最宠囡囡,非老爷子莫属。

  “不过,爷爷,我们这次订酒坛,让叔公给在酒坛底下印个字吧。”

  “印字?印字做什么?”不只老爷子,家里其他人都好奇。

  柳玉笙蹭蹭蹭跑去拿了块碳头回来,在地上写下一个字,“这是杏字,杏花村的杏,在酒坛子上印下这个字,就像是一个标志,人家以后一看酒坛,就知道这是杏花村的酒。”

  “嘿!这个主意好!要是咱的酒能卖出去,有人喜欢,连带着咱杏花村都能风光一把!”

  “咱家囡囡识字以后,越来越聪明,可比家里两个小子强多了。“

  俩小子,“那字我们也会写……”

  “那你们怎么想不到给酒坛子印字?”

  “……”囡囡,能给哥留点发光的机会不?

  等家里人说笑声停了,柳大道,“爹,娘,昨儿去借回来的大水缸,都是各家储水用的,给我们拿了回来,他们喝水只能用木桶装,我想着这也是份人情,回头咱得把这人情还回去。”

  “行,要还。回头我给各家送点地里的菜,不多讲究,总是个意思,等酒卖出去了,再各家给包糖果点心什么的。”柳老婆子道。

  “那就这么定了,都洗洗睡吧。”

  会议结束。

  第二天一早,柳玉笙没有去小木屋,骑在柳老爷子脖子上,爷孙俩晃悠晃悠就上了李大家。

  听到还要订两千个酒坛子,李大惊得差点被口水呛着。

  “事情既然已经决定去做了,就要做完,总不兴半途而废,你也甭替我担心,直接给我烧出来就是。”摆手止住李大的劝阻,柳老爷子道,“这次烧的酒坛子,得印个咱杏花村的杏字上去,我家囡囡说了,那就等于是个标志,以后别人一看到那酒坛子,就知道是咱杏花村出去的酒,哈哈哈!”

  “哟,咱囡囡这主意可真不错!要是酒卖得好,整个杏花村的名声也上去了!”李大惊叹。

  “那是,我们家囡囡聪明!”

  事情定下,临走前,柳玉笙跑到李大脚边,招手让他低下身来,在他耳边说了句话,然后牵着柳老爷子蹦蹦跳跳走了。

  杨氏走过来撞撞李大胳膊,“老头子,囡囡刚跟你说了什么?”

  “这小丫头,以后可不得了。”李大笑,转身招呼屋后头整理菜地的长子,“阿平,和泥胚,准备烧窑!”

  “嘿,这死老头子,还保密!”杨氏在旁咬牙。

  “你看你,这是我跟囡囡的小秘密,秘密怎么能告诉别人呢!”

  “你就嘚瑟吧!”白了李大一眼,杨氏叹,“柳老哥家一下订那么多酒坛子,你说到底能不能卖出去?要是卖不出去,他们可得亏大了。”

  “有囡囡这个福娃娃在呢,说什么晦气话,肯定能卖出去!”想了想,李大道,“这回,咱还是先只收定金,余下的等他们家把酒卖出去咱再要。”

  “我省得,就是咱家的钱够不够垫上?光是烧柴咱也得垫上一大笔,还有胚土……”

  沉默片刻,李大咬牙,“把阿平那边退回来的彩礼钱先拿出来用,那边咱也别再去说项了,嫌弃咱家穷,那样的人家就是最后娶进门,日子也过不安生!”

  杨氏低叹,神色一下黯然。

  李平从屋后走出来,正好听到这番对话,“娘,爹说得对,既然她看不上咱家,咱也不稀罕!我踏踏实实干活,只要把咱日子过好了,还愁娶不上媳妇?”

  “你们爷几个,一个比一个心大,行,我啊也不操那心。”

  这段小插曲柳玉笙不知道。

  从葡萄全放进缸里密封开始,除了她之外整个家,甚至可以说整个杏花村的人都在暗地里紧张,抑或观望。

  收了整个葡萄林的葡萄,又是买缸子、酒坛又是买酒的,砸了那么多银子进去,到底能不能成?

  成,自然欢喜。

  要是不成,这一亏可就等于亏了寻常人家三四年的嚼用。

  柳玉笙自然也知道家人藏在平静表面下的紧张焦虑,但是这种事情,她没有办法安慰,因为安慰没有用。

  只能等,唯有事实才能让他们安心。

  要是早知道这一出会让家人心里不安稳,她真的宁愿一开始就不做这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