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三十六章 小杂种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76 2018-08-18 00:05:00

  心在瞬间,像有温泉刷过。

  “笙笙喜欢,跟阿修哥哥一起吃。”她说,“一起吃会更高兴。”

  “好。”

  小伙伴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坠。

  确实如柳玉笙所说,有人兴高采烈,有人蔫头巴脑。

  一群七八人,鸟蛋也不过二十来个,每人分三个差不多。

  寻了处空地,捡干草、树枝生火,把鸟蛋埋在下面烧。

  这种事情阿修没有经历过,难得的脸上带了点新鲜稀奇,有了八岁小娃儿该有的正常表情。

  火苗烧得旺旺的,大热的天,醺得人不停流汗。

  小家伙们却没有一个因为怕热跑开,全围在火堆旁两眼晶亮的等待。

  随着空气中逐渐弥漫出一股蛋壳香,有人发出了吸口水的声音。

  农家,平时吃食大多贫苦,要吃到好吃的,只有在过年过节的时候。

  有点肉末,有点鸡蛋,已经能称之为丰盛了。

  所以掏鸟蛋成了孩子们最喜欢的玩乐节目之一,鸟蛋,那也是蛋啊。

  最重要的是,不要钱!

  “熟了熟了,把火灭掉,小心点别把鸟蛋给弄破了。”柳知夏在一群人里年岁最大,担任着指挥的角色。

  拿了根树枝把灰扒开,露出下面被烧得黑乎乎的蛋,“一人三个,别拿多了,不然不够分。”

  鸟蛋分到手里,娃儿们顾不上烫,拿起来在手心左颠右颠,然后利索剥壳,直接往嘴里塞。

  “香,好吃!呼呼!”

  “真想能变出一堆鸟蛋来,我可以一口气吃个饱!”

  “哈哈哈,做梦就能变,赶紧吃吧,白日梦都没你想得那么美!”

  置身这种氛围当中,哪怕柳玉笙并不贪口腹之欲,也想要跟着扒拉鸟蛋,共享这份童趣。

  小手还没碰到鸟蛋,就被阿修拦住了。

  “笙笙,还烫,我帮你剥壳。”

  柳知夏从旁边斜插进来,“你自己吃吧,囡囡有哥哥照顾呢。”

  说着把手里一直剥了壳的蛋凑到柳玉笙嘴边,“囡囡,你吃。”

  “囡囡,我也剥好一个了,给你先吃。”柳知秋拱过来,差点把柳知夏撞歪。

  然两人手里的蛋,都没能送到柳玉笙嘴里,再次被人拦下。

  兄弟俩对阿修怒目而视。

  阿修淡淡道,“有灰,脏,笙笙不吃。”

  “……”烧出来的蛋,蛋壳上本来就有灰,剥壳的时候难免会沾到点。

  他们都习惯了,乡下孩子哪有那么讲究,有的吃就不错了。

  柳知秋颇不服气,“又不是水煮蛋,哪能剥那么干净,能吃不就行了吗?我说你是不是添堵来的?我就不信你能剥得多干净,那咱囡囡还吃不吃了!”

  柳玉笙倒是想帮两个哥哥说话,用不着那么挑剔。可是瞧见那鸟蛋上的灰斑,还有拿着鸟蛋的黑乎乎的手,洁癖症立时发作。

  鸟悄儿将自己往阿修身后挪了挪。

  她真没办法昧着良心给哥哥撑腰啊!

  反观阿修,也不争辩,不疾不徐从旁边抓了把干草,将鸟蛋上的灰擦拭干净,然后剥壳。

  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迷之优雅。

  蛋壳剥去大半,露出白嫩嫩一尘不染的蛋肉来,真的一点都没沾到灰!

  这技能,知夏知秋服气,默默退散。

  “笙笙,吃。”送到柳玉笙嘴边。

  啊呜一口咬下,柳玉笙眯了眼睛,“谢谢阿修哥哥!”

  六个鸟蛋,几乎全进了柳玉笙小肚子,最后一个她只咬了一半,然后眼睛巴眨巴眨盯着阿修,阿修才吃掉了另外半个。

  把柳知夏柳知秋给酸得不行,总感觉比起他们来,囡囡对那小子更好。

  下山的时候,夕阳已经只剩了红彤彤的半圆,像半个咸鸭蛋悬挂在天际水平线。

  大片绚烂的火烧云,把整个天地都渲染出一层紫红。

  “阿修哥哥,明天见!”分岔路口,柳玉笙朝阿修挥手告别。

  “嗯。”他应,凝着娃儿跟一群人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才返身往回走。

  嘴角,一直挂着自己都不知道浅笑。

  接近小木屋的时候,平和黑眸陡然凌厉,蹿出去的速度快得让人不可思议。

  小木屋里,是一连串打砸跟咒骂声,凶神恶煞。

  “臭娘们!我告诉你,那个小杂种敢打伤我们家小子,要是不赔钱,有你好受的!”

  “三十两银子,一个铜板都不能少!你那小杂种可够狠的啊,还威胁人,要不是我们家娃儿吓得半夜说梦话,我们都得被蒙在鼓里!”

  “哎呀对着个娘们说话那么凶做啥?她一个寡妇带着孩子也不容易,再说都是住在这一片的,也算近邻了,都给点面子,”另一个声音嬉皮笑脸,“看小娘子整日里采药日晒风吹的,还长得这么细皮嫩肉,要不这样,三十两要是拿不出来,陪咱哥儿几个乐呵乐呵,陪一次,给你减点银钱,如何?哈哈哈!”

  院子里一片狼藉,木架,竹筛被踢得东倒西歪,晒好的药材洒得满地都是。

  阿修娘被几个人逼到屋檐下,面容冰冷,眼睛里全是隐忍怒火,“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若真是我家修儿把你们家孩子打伤了,该赔的我赔,但要想狮子大开口,门儿都没有!”

  三十两,简单三口之家能吃上十年!

  他们还真敢开这个口!

  “狮子大开口?今天我们还真开这个口了!不是说我们欺人太甚吗?哥几个今儿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欺人太甚!”一人欺身上前便把阿修娘搂在了怀里,粗糙的手往她胸前袭去,眼底染满淫、邪,“一个外来破落户,还敢跟我们横?信不信只要我们哥几个一声吆喝,你这破木屋立马就得拆了!给老子老实点!”

  院子里一共三人,全是壮实的庄稼汉,另外两个虽然没有参与进来,却也没有阻止,任由阿修娘惊惧的挣扎哭喊。

  阿修冲进门,看到的便是娘亲被男人强搂在怀里,衣裳已经被扯下肩膀,羞耻而绝望,哭声凄厉。

  眼睛一下赤红。

  那个男人因面对门口,最先看到阿修,不仅没有松手,反而笑得更加猖狂.

  “哟!这就是那个小杂种吧?自己撞上门来,省得外面去找了!你不是能耐吗?不是能打人吗?今儿就让你亲眼看看,你娘要为你付出什么代价,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