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三十七章 你想玩?我陪你啊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8 2018-08-19 00:05:00

  “陈三,差不多得了,咱是来要银子的……”

  “怕什么?一个小寡妇,一个小杂种,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避难的,你们还怕有人帮他们出头不成?老子非要当着他的面玩他老娘!——”陈三狠话没说完,一道虚影近在眼前,骇得他瞳孔骤然扩张!

  “砰!”极大力道,让他整个人狠狠撞上墙壁,后背一片火辣。

  原本被他禁锢的女人已经被拉到一边,抱着衣襟冰冷睨着他。

  而那种冰冷,却远及不上小娃儿看他的眼神,带给他的恐惧!

  “小杂种,你——”

  阿修一脚踢上他膝盖,陈三跪倒在地。

  拳头,就这样轰上他脸颊,一下又一下。

  无力抵抗!

  “住手!小、小杂种!阿贵,老二,快来、帮忙!”说话的时候,伴随剧痛,他明显感觉到有腥甜液体流出口腔,混在其中的,还有他的牙!

  他的两个同伴就站在他几步开外,像两尊僵硬雕塑,只眼睁睁看着他被打,却全无动作。

  痛,一阵更甚一阵,陈三惊恐的看着滴落在衣襟前的鲜血,粘稠,鲜红得刺目!

  小孩的手也同样沾染了血红,可是他像是看不见似的,机械的挥着拳头,那双眼睛,漆黑中漫着猩红,冰冷而空洞!

  给人的感觉,好像他根本没有灵魂!不,不,他有灵魂,他的空洞来自于他根本不将人命放在眼里!

  恐惧,瞬间席卷四肢百骸!

  他会死!

  “你想玩?我陪你啊。”稚嫩的嗓音,淡淡响起。

  陈三瞳孔涣散,拼尽全力摇头。

  “不想玩了?我还没玩够呢。”他终于停下拳头,从地上捡起一根从木架上脱落出来的木棍,回头照着他的手臂就狠狠砸下来。

  没有丝毫犹豫。

  咔嚓。

  “啊——!”剧烈的痛楚,让陈三发出凄厉嘶吼,却连抱着断臂翻滚都做不到。

  他动不了。

  “踢一脚,要三十两,那你手断了,要多少两?”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小孩举起木棍,把陈三另只手臂敲断。

  然后,木棍缓缓移到他头顶,试了试,“多少银子都好,死了你也用不到,我要是有时间,烧给你好了。”

  陈三眼睁睁看着那根木棍高高抬起,骤然落下!

  眼睛张大到极致!

  “修儿不要!”阿修娘的喊声,也只让木棍在半空停顿了一下,“你以后会见不到笙笙的!”

  ——

  陈三以为自己死了。

  木棍,在阿修娘最后一声厉喊之后,停在他头皮处。

  阿修娘跑过来,一把抱住阿修,手在他背上不停轻抚,“修儿,修儿,不要这样,不要杀人。娘没事,娘没受伤,别这样……”

  阿修低下头,木棍从手中滑落,乱发遮挡了他的眼睛,然被抱住的小身子,几不可见的颤抖。

  “一个寡妇?一个小杂种?”良久之后,死寂的小院再次响起稚嫩嗓音,阿修缓缓抬头,环视表情骇极的三人,“无亲无故的人,走到哪里都能随遇而安,没了小木屋,可以住别的地方。你们,家在下坡村吧?能不能跟你们斗,要试试吗?”

  话毕,挣开妇人怀抱,在三人身上分别拍了一掌,走进堂屋,“把院子给我收拾干净,恢复原样。”

  身体恢复自由,没有受到波及的两人拔腿就想跑,男孩的话又让他们僵在原地。

  满院狼藉,是他们弄的,现在,得要他们来恢复原样!

  几乎不可能,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个不字。

  乡下打架的不是没有,可是从来没有人敢闹出人命!

  他们再横,也比不上那个小孩狠!

  院子里淅淅索索的动静持续了很久,阿修娘站在堂屋里,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声凝泪。

  一门之隔,房内。

  阿修靠着门板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昏暗光线中,小小的身子颤抖剧烈。

  他控制不住。

  他想杀人。

  看到那些胆敢欺辱他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满目皆是血红,他才能感觉到心在跳动!

  他是怪物。

  笙笙,笙笙要是知道了,看他的时候,会是什么眼神?

  是不是,也跟那些人一样?

  抱着膝的双手抠着腿上的肉,一下一下,越来越快。

  天全黑下来之后,院子里终于清静。

  阿贵、老二架着半昏迷的陈三逃也似的离开了小木屋。

  直到走出很远,才陡然瘫倒在地,腿还在发着颤。

  一个月后,陈三死在了自家茅厕。

  据说是半夜上茅房,不小心掉了下去,没能爬起来。

  等家里人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咽气。

  陈三家发丧的时候,阿贵跟老二站在人群中间,脸色青白,出了一身冷汗。

  当日上小木屋讨要赔偿,他们二人确实是因为孩子被欺负了气不忿,加上也想讹上一笔银子花用。

  陈三不是,陈三是个赖子,年近三十都没能成上亲,半路遇上了他们,知道他们要去小木屋找晦气,临时起意跟着去的。

  这一去,要了他的命。

  回家以后两人都大病了一场,从此以后对小木屋的事情闭口不提。

  彼时,已经是稻谷丰收的时候。

  杏花村田地里热火朝天,一片喜气。

  今年,他们村子里的稻田又是大丰收!

  而且没了旱灾危害,收上来的稻子比去年还要多上一成!

  这一点,让杏花村村民特觉扬眉吐气,尤其是在跟河对面下坡村人打上照面的时候,下巴都抬得高高的。

  去年为了稻田灌水的事情,下坡村人使阴手,结果怎么样?

  杏花村最后一样丰收!

  大家同用的都是青河水。

  田地土质也都差不多,为什么杏花村的收成就是比下坡村好?

  套用村民一句经典评价,人贱自有天收,下坡村那就是报应。

  他们的作为,老天爷都看不过眼!

  现在,嘿嘿!下坡村人也只能在河对岸对他们羡慕嫉妒恨的份!

  稻谷丰收,心情舒坦,还出了多年以来的恶气,杏花村这边更是笑语欢声不停。

  柳玉笙也来了,身后跟着被她召唤来的阿修。虽然人小,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她可以给家人送送水,递递汗巾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