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三十八章 有人罩啊!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7 2018-08-20 00:05:00

  小小人儿,便戴着个小草帽,满场子的飞扬。

  看到爷奶爹娘二叔哪个暂时停下来了,立即送上一杯清凉甘甜的灵泉水,消暑解乏。

  惹得周围田地里的人家羡慕不已。

  田地离得近,往常下地干活的时候彼此之间经常调侃闲聊,感情也颇为亲近,有人眼红了直接喊,“柳老头,你把囡囡带过来就是招人恨的啊,太扎心了!回头把囡囡抱我家去,给我家当孙女儿得了!”

  “臭篓子你想得挺美!我家囡囡就认我这一个爷爷!你想要,家里俩小子拿走!”

  “谁要你家俩小子了!闹腾得!哼!囡囡,给大爷爷也来一杯水!”

  其实来收稻子的谁家没带水?就是看不得柳老头那嘚瑟样儿!

  也是有心逗逗小囡囡,那娃儿太招人疼了,才多大人啊?就懂得心疼爷奶爹娘辛苦。

  那头,小娃儿脆生生应了一声,当真跟个小蜜蜂似的跑过来,用干净竹杯倒上一杯水。

  “哟,还真给大爷爷送水呀?那大爷爷也享受一回小囡囡的孝敬,哈哈哈!”嚷得最大声的老头开怀大笑,接了水杯一饮而尽。

  末了咂咂嘴,奇了。

  甘甜清冽,喝下去浑身一股舒爽劲儿,精神头都好像一下子上来好多,太阳暴晒的炙热也消散不少。

  “好喝啊!来来,再来一杯!”

  周边有喝过柳家水的村民,一听这话,馋虫立马被勾上来了,“柳老哥家的水是真好喝,我喝过一次,回家以后再喝自己家的水,就是找不出那种滋味。囡囡,给叔也来上一杯!”

  “好!”柳玉笙笑得甜甜的。

  阿修跟在她身后,提着水壶水杯,她往哪里走,他便往那个方向跟。

  从头到尾,眼里都是她灿烂的笑脸。

  于是整个田地里便出现了有趣的一幕,两个半大娃儿满场飞,给累了渴了的人送上一杯杯甘甜的水。

  把柳老爷子气得直跳脚。

  这一个个的,把他家囡囡当小丫头使唤哪?!

  “我说你们差不多得了啊,累坏我孙女老子抗你们家谷子抵罪!”

  “行啊,没问题!今年又是大丰收,一点谷子咱给得起!”

  “哈哈哈哈!”

  柳家特地担过来的两桶水,转眼就见了底。

  不过放在田边的水桶一大排,可不止柳家有,柳玉笙也不拘,自家的水没了,就去装别人家的。

  一起喝,一起乐。

  但凡是从柳玉笙手中递出来的水,不管装的是谁家的,都一样甘甜,解渴解乏!

  “这真是我家的水?喝着跟自己装的不一样啊……”

  “是不一样,不过不奇怪,囡囡可是咱村福娃娃,福娃娃送的水,能一样么?”

  “嘿!还真是这个理!”

  村民们笑语,柳玉笙听在耳里,抿嘴偷笑。

  那抹灵动,正正撞入阿修眼底,伸手扶正她歪掉的草帽,“笙笙,累不累,休息一会,谁再要喝水让他们自己装吧,我们去你哥那边捉泥鳅?”

  柳家哥俩在河边水渠里,跟一群半大小娃儿玩疯了,满身泥水,连脸上都是晒干的泥巴。

  捉泥鳅捉得入了迷。

  “好啊!”柳玉笙点头,两眼亮晶晶。

  牵着娃儿走到水渠边上,离那群疯小子稍远的距离,阿修赤脚下了水,然后才把柳玉笙小心抱下来。

  脚踩在水里,脚底是软滑的淤泥,调皮的从脚趾缝里往上钻,痒得柳玉笙咯咯直笑。

  “阿修哥哥,你会捉泥鳅吗?”

  “不会。”他没玩过。

  “那让我哥他们捉,我们自己玩!”

  “好。”她说什么,他都应着。

  便见娃儿眼睛骨碌碌一转,俯身挖起一团泥巴便糊上了他脸颊。

  “哈哈哈哈!”

  “……”

  “阿修哥哥,我要让你变成小泥猴,看招!”

  小小泥巴一团团飞过来,阿修下意识闪躲,也没有多大动作,身子微微一偏,泥巴就往身后飞去了,正正砸中后面疯玩的小子们。

  “谁!谁用泥巴砸我!”

  “哎哟!谁啊!我眼睛都看不见了!”

  “哎哟喂!别砸!别砸!泥都进嘴里了,呸呸!”

  “哈哈哈哈!”躲在阿修身后,罪魁祸首捧腹笑。

  小子们回头,气得哟。

  “囡囡,你玩偷袭!等着!”玩泥巴,谁不会!

  眼见小子们摩拳擦掌开始团泥巴了,妹妹还在那笑不停,柳知夏柳知秋狠狠抹一把脸,飞身就朝准备动手的几个扑上去,把人直接扑进水渠。

  得,全成泥猴了。

  泥巴大战由柳玉笙开始,演变成团战。

  等到上岸准备回家的时候,没一个是能看出脸轮敦的。

  除了她。

  有人罩啊!

  直挺挺一个人形盾牌,招呼过来的泥巴,全落阿修身上了。

  “阿修哥哥。”女娃儿咯咯笑。

  阿修勾起唇角,“淘气。”

  “咯咯咯!”

  洗干净了脸上的泥巴,牵着小娃儿,慢悠悠走在田埂上。

  太阳依旧很晒,偶有清风吹来,也拂不去空气中燥热。

  身上淤泥的味道也很不好闻。

  阿修唇角,却始终噙着淡淡的浅笑。

  他喜欢这样的时光。

  有笙笙。

  有欢笑。

  还有一群能打能闹,又不会转过身就算计你的……小伙伴。

  收割稻谷,晾晒,入仓,花了整整七天时间。

  这天,待一家人终于能歇下来松口气的时候,柳玉笙揭开了一个大缸的密封油纸。

  葡萄果酒酿好了。

  “囡囡,这,真的酿好了?怎么这么快?”

  “不用等上一年?”

  家里人挤在西厢房里,站在柳玉笙身后,有点不敢置信。

  可是空气中弥漫的果酒香,又在在告诉他们,是真的。

  柳玉笙抿嘴轻笑,“爷奶,爹娘,二叔二婶,真的酿好了哦,我每天都进来看的。不信你们尝尝!”

  自酿葡萄酒,发酵好了一个多月就能喝,她在里面掺入了灵泉,不止能提升果酒的口感,还能缩短果酒成熟的时间。

  第一次酿这个的时候,之所以等上一年,不过是为了能找到好时机,提出酿果酒的想法罢了。

  “柳大,去拿个勺子,再拿个碗来,咱都尝尝!”柳老爷子吩咐,手心里都紧张得冒了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