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四十章 咱是给他们送钱来的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94 2018-08-22 00:05:00

  柳老婆子跟阿修娘商量价钱的时候,柳玉笙乖乖坐在旁边,小手被阿修握在手里。

  “阿修哥哥,晚点你也尝尝,这个酒很甜,不会醉人,小孩子也能喝哦。”

  “好。”阿修道。好不好喝,囡囡亲手酿的,他都会品一品。

  “你以前喝过葡萄果酒吗?”

  “……喝过。”他不想骗她。

  “我酿的肯定比你以前喝过的好喝!”

  “一定比。”他笑。

  囡囡没有追问他为什么会喝过南陵国没有的酒。

  他的肯定,让小娃儿骄傲的抬起了小下巴,

  可爱招人的模样,让他手心发痒,很想,把她紧紧抱进怀里不放。

  那边,阿修娘思索一番后给出了建议,“这个酒,定价五百文一坛。”

  柳老婆子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来,“五、五百文?”

  一个壮劳力赶上一天苦力活也只能换二十文左右,一坛子果酒就卖五百文,差不多等于壮劳力干一个月活的工钱!

  这么贵,有人会买吗?

  阿修娘解释,“大娘,这酒值这个价,若是卖低了,就是糟蹋了好酒。而且五百文的价格,其实还算是低的,香山县地方小,卖不上好价钱,若是在京都,像这样的一坛子酒能卖上几两银子。”

  “那,真定价五百文?”

  “五百,别在镇上卖,去县城,县城大酒楼才吃得下。”

  柳玉笙认同这个价格,她酿的酒她知道,确实有滋养脾胃的功效,而且还能提高人体免疫力,美容养颜。

  光是里面加上的灵泉都是无价之宝。

  但是也确实如阿修娘所言,香山县地方太小,在这种小地方,再好的东西也卖不上价,所以五百文一坛子果酒,她能接受。

  反正她的目的,也只是想借此让家人过得好,生活无忧。

  赚的钱足够就行,她不贪心。

  走出小木屋的一路,柳老婆子都是晕乎乎的。

  回到家把事情跟家里人一说,全家都晕乎乎的。

  一顿晚饭,一家子摔了三只碗,掉了七八次筷子。

  第二天一大早,柳大柳二就去李大家借了牛车,装上一百坛酒直接往县城出发。

  柳玉笙使了一回撒娇打滚的本事,还把自己福娃娃的名头给搬了出来,硬是跟着一起去了。

  爹跟二叔人生首战,她不在旁看着实在不放心。

  无奸不商,爹和二叔都是老实庄稼人,再给他们装上十个脑袋,也不够人家坑的。

  香山县是云州辖下一个小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比起苍梧镇,自是更为热闹繁华的。

  马车进了县城大街,就能看到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路人身上穿的衣裳布料都比镇上高一档。

  沿路打听到县内有两大酒楼,福安酒楼,万金酒楼。

  “爹,咱先去福安酒楼,然后再去万金,两个酒楼一起跑。”柳玉笙道。

  “好,听囡囡的,两个酒楼咱都去瞧瞧去。”柳大点头。

  柳二便直接驱车到了福安酒楼附近。

  但见一座三层高的酒楼临街而立,大气豪华,门口牌幅上写着大大的福安酒楼四字。

  有小二在门口迎客,进进出出的客人皆衣着光鲜,气质富贵。

  “二叔,你在这里看车等我们,我跟爹爹进去,很快就出来。”

  “好。”柳二松了一口气,光是看那么富贵的建筑,他就心里发虚。

  真进去了,他都担心自己的鞋脏了人家的地儿。

  柳大就紧张了,抱柳玉笙下来的时候,手臂都是僵硬的。

  往酒楼接近的时候,脚步越走越慢。

  柳玉笙暗暗无奈,“爹爹,你害怕吗?”

  “胡说,爹怎么会害怕!”柳大不承认。

  “就是呀,没什么好怕的,咱去卖东西,赚小钱,要是他们收了咱家的酒,再卖出去赚的肯定是大钱。他们还受了我们的实惠呢,爹说是不是,咱为什么要害怕?咱又不是坑他们,是给他们送钱来的!”

  柳大细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个理,买卖买卖,有买有卖,大家一起赚钱,他做什么要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上个门好像去求人似的。

  “爹,咱们就进去问问,他们要是不买,咱换另一家就是了,亏的还是他们呢!”

  “对,咱就先问问,买不买的再说,东家不收还有西家呢!”

  柳大踌躇的脚步逐渐变得坚定起来,走到福安酒楼门前,对门口的小二笑道,“小二哥,请问贵酒楼掌柜的在不在?”

  小二扫了柳大一眼,看到他身上的粗布衣裳之后,脸上笑容收了起来,眼底尽是轻视,“我们掌柜忙着呢,没时间应付闲杂人等,客官您要是吃饭呢,往里付了钱点菜,要是不吃饭,就赶紧走开。”

  “你!”柳大忍了怒气,“我们是想跟掌柜的谈个营生,要是他在,还麻烦小二哥告知一声……”

  “你一个泥腿子还想跟我们掌柜的做生意?你也不嫌磕碜!真是,就你们这种人,拿着咸菜都能当成宝,以为我们酒楼什么寒酸东西都往里收呢?赶紧滚!”

  连主事都没见着,在个打杂小二这里就吃了闭门羹,还被奚落一番,柳大怒容难掩,正想争论,被怀里娃儿抱住了脖子,“爹爹,我们走吧,这种地方,连个跑堂的都狗眼看人低,掌柜的又能好到哪里去?他们这种人,就是以后求着我们,我们也不把东西卖给他!”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牙尖嘴利,骂谁是狗呢!你……”

  “爹,走,上万金去!狗吠,用不着理会。”柳玉笙偏头看向那个小二,眼神凌厉冰冷。

  一个小娃儿,这样的眼神,竟然一下把店小二给惊得愣住了,等回过神来还要再骂,人都没了影儿。

  “县城里的人,真的就是狗眼看人低。”柳大咬牙,依旧余怒未消。

  “爹爹都说那是狗眼了,跟狗计较什么呀,不气哦,等咱们的酒卖出去了,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柳玉笙信心十足的样子,总算逗乐了老爹。

  “你这小人精,爹爹还是第一次发现,咱家囡囡居然会骂人,骂得还挺利索,哪学来的呀?”

  “爹爹小瞧我了吧,当我这阵子跟着阿修哥哥学读书识字,都是白学的么,哼!等我再多学些时候,有人敢看不起爹爹,囡囡会比现在骂得更厉害!骂他个狗血淋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