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四十一章 小胖子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75 2018-08-23 00:05:00

  “好!骂他个狗血淋头!哈哈哈!”柳大的郁闷在笑声中释然。

  而柳玉笙,看着被抛在后面的福安酒楼,眼神很冷。

  刚才爹爹顾着跟店小二说话没注意,她却是看到了的。

  酒楼里主事的人就在大堂,看着店小二羞辱她爹却不阻止,只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便走到柜台里跟其他跑堂的吩咐事情。

  福安酒楼,列入她黑名单的第一位!

  再次坐上牛车往万金酒楼出发,两大酒楼,失败了一个,柳二有些沮丧。

  柳玉笙也不再继续说话安慰,事情办成了,二叔自然能高兴起来,这也算是他跟爹爹心路的一种历练吧。

  来了县城,她没打算空手而回,就算万金酒楼也失败,整个县城那么大,她就不信,没有别的地方有识货的人。

  万金酒楼其实就在福安酒楼不远处,与福安斜对门而立。

  也是三层的建筑,装修上显得更为豪华,也,俗气许多。

  生怕人不知道他家有钱似的,牌幅都镀金!

  这里进出的客人依旧都是光鲜亮丽的有钱人,迎客的店小二看起来,比前面那个还要趾高气扬,鼻孔朝天,皮笑肉不笑。

  不管来的是什么人,都一副爱进就进不爱进走人的架势。

  怪不得只能成为县城第二。

  柳玉笙撇嘴,下牛车的时候,顺手抱了一坛酒。

  “囡囡,真要进去?”柳大有些犹豫,这家看起来比福安更势力。

  “去呀,都到门口了,问问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嘛,大不了囡囡待会再把这个小二也臭骂一顿!”

  “噗嗤!”柳大柳二忍俊不禁,心里的忐忑一下烟消云散。

  “哥,去吧,要是不行,大不了咱去酒坊里转转,再不济,直接去大户人家问问,我就不信用心了还能办不成事!”

  柳大深吸一口气,把柳玉笙连同酒坛子一起抱起,“走,囡囡,跟爹去大杀四方!”

  “大杀四方!”柳玉笙挥着小拳头高喊,引起周围行人一片侧目。

  就连不远处的店小二都看了过来,嘴角,似乎隐隐在抽搐。

  这次走近,柳玉笙依旧乖乖巧巧的没有先开口,全部交给爹爹。

  历练嘛,需要实战经验才能记忆深刻呀!

  “小二哥,请问你们家掌柜在不在?”

  店小二双手抱胸,上下打量柳大一番,抬着下巴懒洋洋道,“掌柜的不在。”

  “……”

  “咱东家在,有什么事?”

  “东家在也行!我们想跟他谈点营生,能不能让我们进去?”心情一个大起落,但是柳大的紧张松散不少。

  这个店小二看起来虽然更不靠谱,至少没有跟前面那个似的直接赶人。

  撇了下嘴角,小二直接转身往里走,“进来吧。”

  柳玉笙伏在柳大耳边,“成功一半了,爹爹真棒!待会谈价格的时候,记得不要松口,五百文!谈成了就是大成功!吐气扬眉啊爹爹!”

  大饼画在眼前,柳大腰杆子不自觉挺直,架势上来了。

  跟着小二上了三楼,停在一间包厢前。

  小二敲门,“主子,有人求见,说是要谈点营生,小的把人带上来了。您见见?”

  柳玉笙看了小二一眼,对他的第一观感推翻不少,他一句您见见,是变相的在帮他们求情。

  “谁啊?酒楼都要关门了还谈什么营生?不见!”里面传来的声音,很是稚嫩,听着也就八九岁的年纪。

  柳大跟柳玉笙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这都是什么事儿?

  几岁大的主子,能做主吗?

  “主子,死马当作活马医嘛,说不定有惊喜呢?这人都上来了,您看?”

  “再吵吵回去罚你洗马厩!”

  “……”小二回头,朝两人耸耸肩,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人吧,他尽力了。

  柳大眼底浮出失望,勉强朝小二笑了笑,转身准备走人。

  “爹爹,放我下来。”柳玉笙挣扎。

  “囡囡?”怕摔着小娃儿,柳大把人放下。

  脚一着地,柳玉笙直接推开了包厢门撞了进去,“这桩买卖要是谈成,说不定你的酒楼不用关门,你真的不肯谈谈?”

  包厢的圆桌旁,坐着个锦衣小胖子,年约八九,胸前挂着好几个大大的金锁,头上束发用的也是金冠,连衣服上都用金线绣着花纹,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行走的金元宝,肉呼呼的圆脸上不耐烦还未褪去,此时看着柳玉笙瞪圆了小眼睛,“小娃娃?谁让你进来的,爷不让进你还敢往里闯!反了还!”

  后头追着进来的柳大看着这一幕,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是个缩小版的镀金弥勒佛。

  越看越像。

  小二没有跟进来,躲在门边探头偷偷往里看,要是进去,主子的怒火铁定全撒他身上。

  他得有多蠢才主动进去送死。

  无视小男孩怒火,柳玉笙上前把酒坛子往圆桌上一放,人跟着爬上了椅子,然后奋力打开酒坛塞子,浓郁果酒香立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盈满一室。

  “这是什么?好香啊!”小胖子鼻子翕动,末了不满足,飞快绕过圆桌跑到柳玉笙身边,捧了酒坛子往里看,“这是酒?不对不对,果酒?也不是,南陵国什么果酒小爷没喝过,这种味道第一次闻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葡萄果酒,整个南陵国只有我家会酿!”柳玉笙双手一抱,把酒坛子抢了过来,“买卖谈不谈?”

  “谈!”

  柳大杵在旁边,刚从小男孩弥勒佛的形象中回神,一听对话再次风中凌乱。

  谈?成了?

  这么容易?

  小胖子也不走了,直接再柳玉笙旁边坐下,“要谈买卖,我总得尝尝这葡萄果酒的味儿吧?别看爷年纪小就想着坑爷!这整个酒楼都是小爷一手经营的!”

  柳玉笙悄悄翻了个白眼,这不经营得快倒闭了么?

  想是这么想,还是取了桌上的酒杯,往里倒了一小杯果酒,“喏,你喝!”

  小胖子迫不及待执起酒杯,先嗅了嗅香味,然后低头就抿了一大口。

  酒液还含在嘴里,就惊喜的张大了眼睛,拼命点头。

  是果酒,又很甜,但是那种甜又不是往里添加的糖甜味,混合着酒的微苦,醇和绵柔,很不可思议的口感。

  只一口,都让人回味无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