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四十四章 干不来这事儿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53 2018-08-25 00:05:00

  “怎么样?是不是卖出去了?”

  “没亏吧?”

  一进来就把柳老爷子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问。

  柳老爷子朗笑,“卖出去了!没亏!”

  周围的人闻言也都漾开了笑脸,是真心的为柳家高兴。

  “柳大,开一坛果酒,给这帮老小子婶娘的都尝尝!”

  “好咧!”

  这个下傍晚,柳家小院里酒香弥漫,笑声阵阵。

  柳老婆子带着两个儿媳妇在灶房做饭,时而抬头看看外面热闹场景,时而低头看看绕在自己脚边跟前跟后的小孙女儿,眼中溢满满足。

  等送走老爷们小媳妇的,再吃过晚饭,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了。

  “老婆子,一会给我拿些银子,我去李大家还牛车,顺便把欠的坛子钱还上,这也老长时间了,估计是担心咱生意不好,一直没催过咱还。”柳老爷子道。

  “行,干脆把后面订的坛子钱一块结了,他们家也不容易。前段时间他家阿平还刚被退了婚,”柳老婆子叹道,“都是穷给闹的。”

  柳老爷子也暗自叹气。

  说到穷,杏花村家家都穷,以前都是只能勉强混个温饱。也就这两年稻田丰收,交了赋税之后还能剩下不少粮食,大家伙日子才好过一点。

  换做两年前,连个病都不敢生,因为吃不起药,真要倒霉生病了,只能熬着,熬得过去是造化,熬不过去是天意。

  带上银子,带上宝贝孙女儿,驾着牛车悠悠往李大家去。

  但凡闲暇时候出门,只要自家宝贝孙女儿在家,柳老爷子是势必要带上她的。

  就算只是在家门口附近闲逛一圈,听着孙女儿娇娇的笑声,都让人心里乐呵。

  这次来赶上刚过饭点,李大一家子都在。

  李大、杨氏夫妇,长子李平,次子李安。

  “李大,牛车我给牵过来了,顺便把买坛子的钱一道结给你。”在门口柳老爷子就吆喝上了。

  “快进来,我这下晚刚回来,时间太晚了就没去你家,听村里说你那果酒都卖出去了,我心里也安了。”李大迎出来,帮着把牛车牵进院子里。

  “我就说我家酒肯定能卖出去,一开始订的酒坛子就订少了,哈哈哈。”把孙女儿抱在怀里,柳老爷子脸上褶子舒展,边走边道,“这次家里剩下的酒也都有人要了,加上后来追订的两千,坛子还是不够,你再给烧一千五百个出来。”

  “没问题!只要有买卖,你要多少坛子我都给你做,也不需要替你担心了。”

  “不过这次事件有点急,你看看用最快速度帮我烧出来,人四天后就来拉酒了。”

  此时两人已经进了院子,杨氏提着几张小马扎出来,放在院子里让几人坐下聊,闻言讶道,“四天后要来拉酒了?哟,这时间可有点赶……”

  他们一家子就这么几个人,就算加快速度赶制,至少也得五六天的时间。

  “叔公叔婆,是囡囡莽撞了,当时没有想到这个,开口就让人四天后过来,”柳玉笙回来才想起这茬,也是懊恼得想锤脑袋,“你们先做着,等人来了我们再说说,让他们宽限几天好了。”

  “爹,娘,现在家里稻子已经收完了,暂时没什么事情,咱这几天稍微辛苦点,赶一赶应该能赶出来。”李平道,“囡囡既然答应了人家,咱就不能让她食言,做买卖很讲究信用的。”

  李大点头,“行,咱赶一赶,怎么的也得在四天内把坛子烧出来!”

  “叔公叔婆,平叔叔……”柳玉笙真觉得内疚,自己一时心大开了口,害旁人为自己受累。

  “哎哟这小丫头,脸都皱巴成一团了,可不兴难过啊,有买卖是好事,叔公叔婆也跟着挣钱呢,再说了就是赶一赶的事情,自家人辛苦点没事,咱不能让外人说咱不讲信用是不是。”杨氏一看柳玉笙小脸低落下去就不落忍,捏捏她的小脸蛋笑道。

  看看眼前几人,柳玉笙抿了小嘴缓缓笑开来,重重点头,“嗯!谢谢叔公叔婆,谢谢平叔叔安叔叔!”

  “这孩子,哈哈哈!”

  柳老爷子也抬手刮了下宝贝孙女小鼻子,忍俊不禁,“我家囡囡啊,人小鬼大!”

  跟着从怀里掏出个钱袋子递给李大,“喏,这里是十三两。”

  “怎么是十三两?给多了啊柳老哥,坛子两文一个……”李大一听忙推拒。

  “你听我说,”柳老爷子按住李大的手,“我跟家里人商量了,按照行价三文一只买你家的坛子,大家赚的都是辛苦钱,不能我赚钱了,还从你手里抠那一文血汗钱,我柳老头干不来这事。”

  “可……”

  “要是我这酒没卖出去,你也是打定主意不催我还货款的吧?做几千个坛子你帮我垫了钱以为我不知道?既说了是自家人,就别再这个事情上计较了,我要是亏本了我还真不会给你钱。”

  院子里安静了好一会。

  李大紧紧攥着钱袋子,最后咬牙,“行,我不跟你争,争多了生分,这银子我收下了!”“这才对嘛,不然我以后都不好意思来你家借牛车了!”揶揄的话带来一阵笑声,“加上前面三千个给的定金,一共十三两五百文,数目全了啊。天色不早,我这就回了。”

  “诶,你先回去,明儿我把先头做出来的两千个先送过去,剩下的四天内一定交货!”

  “行,那就这么着!”

  抱起宝贝孙女儿,柳老头慢悠悠走在回家路上,看着天幕上升起的明月繁星,听着邻家小院子里传来的狗吠和人声,很是开怀。

  柳玉笙窝在爷爷怀里,品着这份宁静温馨,小手抱住老爷子脖子,“爷爷,您真好,咱家也好,咱村子里的人也都很好。”

  “那是,咱杏花村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和气团结,像别的村子里那些鸡毛蒜皮就能吵翻天的事儿,杏花村几乎就没出过。”柳老爷子乐呵呵的。

  “为什么?难道村子里每个人都能做到无私吗?”这是柳玉笙长久以来的困惑。

  人生而不同,不同在性情,不同在人品。

  她想不通,是什么能让这个村子处处透着亲善与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