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四十五章 笙笙,是他的药引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6 2018-08-26 00:05:00

  “为什么?这个问题爷爷得好好想想怎么答,”柳老爷子略作思索,“要说每个人都无私,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周围的环境,却能够改变一个人。

  当人身处在一个和善的环境里,身边的人大多对你释放善意,在你困难的时候给予你帮助,久而久之,人的心境便也会随之改变。

  只要不是天性恶到极致的人,我想,都会在这样的氛围里学会感恩,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在别人也需要帮助的时候,适当的去帮助别人,享受施与的快乐。做人,就该是这样的,别人予你善意让你感觉温暖,你予别人善意让你感觉快乐。

  这是人与人相处最好的氛围。”

  柳玉笙默默听着,心绪受到极大震动。

  爷爷或许没有大学问,也没有多高的身份多宽阔的眼界,但是他的感触,全是生活中的阅历沉淀,是岁月积累凝结出来的通透与豁达。

  比书本上所谓大文豪的心灵鸡汤,更能触动人的心灵。

  “囡囡,你要记着,做人呐,处处与人为善,结下善缘,这样走到哪里都不会觉得孤单。自私的人不管他能因此占到多大的便宜得到多大的好处,他的心啊,都是空的。”

  “我记住了,爷爷。”

  以前,她的心是冷的。

  这一世的家人为她的心注入了暖流,从此以后,她会牢记爷爷的话,做个让爷爷让家人都为她骄傲自豪的人,做个自己快乐的同时也能带给别人快乐的人。

  她要家里每个人,何时何地都能挺直了腰杆,骄傲的对别人说,“看,那是我家的囡囡!”

  与此同时,李大小院里,氛围也不平静。

  “这钱,咱收下了,柳老哥是知道咱家情况,变着法儿的帮咱一把,这情咱得记着。”李大握着钱袋子,轻叹。

  “爹,你放心,我跟阿安都记在心里。”李平郑重道。

  性子教闷的李安没有说话,却大力点了头。

  杨氏眨眼,眨去眼角湿润,笑道,“咱这次真的是托了柳老哥家的福,本来家里已经穷得快掉底儿了,没想到当初想着帮他们一把给他们烧出酒坛子来,结果到最后,受到帮助的反而是我们家。”

  “十三两多的银子,扣掉成本咱能赚上六两多,两个多月时间,赚了一年干苦工的钱。孩他娘,你把银子存着,回头,再给阿平寻个好人家的姑娘,老子非要让那家人看看,嫁到咱李家来,能不能过上好日子!”

  “爹,我不急,再说那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犯不着跟人斗气。我想着咱多存两年钱,到时候把阿安的亲事也一起办了,他也快到娶亲的年纪了。”李平道。

  提到亲事,木讷的李安顿时红了脸,“哥,我也不急,就算要娶亲也得你先娶,我的事儿以后再说。”

  “行了,你们都别争,我琢磨着,老头子,咱家窑子要不不封了。我觉着吧,囡囡那小丫头真的能带福气,说不定咱以后还能给她烧瓷!要真是那样,咱干上一两年的,还愁给不了俩小子娶媳妇?”

  杨氏越说越兴奋,迷之自信。

  爷仨看了他一眼,齐齐起身提了小马扎走人。

  “哎?怎么都走了?我说的话同不同意你们倒是吱个声啊!”

  “诶呀同意同意!真是能啰嗦!”

  这边李家小院传出笑骂,那头柳玉笙跟柳老爷子刚走到家门口,就被吓了一大跳。

  乡下地方入夜后本来就少有人在外面走动,这冷不丁的突然看到家门口杵着个黑影,不动不语,胆小的魂儿都得吓飞。

  “笙笙。”稚嫩嗓音淡淡的,是阿修。

  “阿修哥哥!”柳玉笙微讶,这么晚了,他怎么突然跑来这儿?“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柳老爷子拍拍柳玉笙后背,又捏捏她耳朵给她散惊,“阿修?这孩子来了咋不进门,有事咱进去说,不怕啊,啥事柳爷爷都给你解决喽!”

  阿修摇摇头,走近两步,整个人仿似融在黑暗之中,“一天没看见笙笙,我过来看看,事情还顺利吗?”

  他一天没见着她了,心头很躁。

  “顺利!阿修哥哥,我家的酒都卖完了,今天回来之后没有时间去小木屋,我打算明儿一早就去告诉你的!”挣扎着从柳老爷子怀里下来,柳玉笙走过去就牵住了阿修的手。

  秋天,天气依旧燥热,阿修的手却有点凉。

  “爷爷你先进去,我跟阿修哥哥说会话!”看他杵着不动的架势,应该是不想进门,考虑到他的特殊性,柳玉笙赶人。

  “这小丫头,有话进门说不行,这到处黑漆嘛乌的,两个小孩子家家也不知道害怕。”柳老爷子嘀咕,不情不愿进了门,也没走远,就站在门口不远的地方,给俩孩子壮胆。

  “阿修哥哥,我跟你说,我家酒全卖出去了,五百文一坛子哦!”压低了声音,柳玉笙兴致勃勃将一天发生的事情全倒了出来,小嘴喋喋不休,一口气下来,嘴巴都要说干了,“再有四天万金酒楼就会派人来拉酒,阿修哥哥,这几天我可能去不了小木屋,得给爷奶他们帮忙,要不你来我家好不好?来帮我装酒,陪我玩儿!”

  “好。”伸手,摸了摸娃儿发顶,阿修嘴角漾开浅浅笑意,光线昏暗,柳玉笙看不见,“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好,阿修哥哥再见!明天要来陪我哦!”

  “嗯,你先进门我再走。”

  看着小娃儿进门,将院门关上,阿修才转身离开。

  与来时的暴躁不同,转换了一种心情,他竟然感受到了小村庄特有的宁静与平和。

  回小木屋的一路上,耳边全是小奶娃儿娇娇软软的声音,像百灵一样叽叽喳喳不停。

  他一点都不会觉得烦躁,他喜欢听她说话,喜欢看她说话时候专注凝着他的眼睛,喜欢她在他面前说话时候展露出来的灵动神情。

  所有这些,都让他心情极为愉悦。

  他就像是个中了剧毒的病人,而笙笙,是他唯一的药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