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十章 天才,妖孽?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7 2018-08-31 00:05:00

  两个小娃儿正儿八经谈生意。

  一群大人站在旁边,俱是石化状态。

  像在做梦。

  梦还没醒,一切都敲定了。

  等柳家人回过神来,钱万金已经离开,回去拟定建新酒坊的事。

  留下一堆糕点。

  柳玉笙对上一双双看着她发怔的眼神,扬起笑脸一把扑进柳老婆子怀里,眼睛亮晶晶的像求表扬的小奶狗。

  “奶奶,囡囡厉不厉害?都是阿修哥哥教我的哦!他说如果小东家再来,肯定想买我们家的秘方,然后教了我好多遍怎么跟他说话。囡囡一个字都没忘!”

  “阿修教你的?”

  “对呀,这几天我去小木屋,阿修哥哥都在教我这些,他说我们家的酒一旦卖出去,肯定会有好多人打秘方的主意,如果小东家再来,就让我这样跟他谈,还要提出要求,这样我们才能继续过平静日子哦。”

  全家人嘘了一口气。

  阿修那个小孩,在他们眼里是极聪明沉稳的,如果是他教的,那就没什么好意外的了。

  柳老爷子把柳玉笙拉过来,“今天咱囡囡可让爷奶大开眼界了,说起话来一道道的,还真像那么回事,确实厉害!”

  “爹,娘,你们说我要不要也去跟阿修那小子学学,以后一张嘴巴就能大杀四方?噼里啪啦说上一顿就能拉来一个酒坊,简直太爽了!”柳二一脸梦幻。

  被一家丢了满头白眼,“就你那个资质悟性,得,别去丢人现眼。”

  “……”

  “爹,娘,如果真的在咱杏花村建酒坊,这事情咱要不要先去跟村长谈谈?”柳大问道。

  “不急,等那边确定下来再说,小东家虽然答应了在咱这建酒坊,但是这事情不算小,他应该也要跟家里人商量商量,最后成不成的还不一定。”柳老爷子道。

  这件事拉去了家里人的注意力,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开来,柳玉笙暗地悄悄松了口气。

  之前跟钱万金交锋,不是她不想继续在家人面前扮天真娇憨,是事情不允许。

  柳家的酒一旦面市,打配方主意的人绝对不会少,钱万金是第一个,也或许是好对付的一个,换做别人来,柳家现在兴许就不是这个氛围了。

  一个小小农家,无钱无权,没有背景,那些权贵想要拿捏他们家,就跟捻蚂蚁似的,他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她只能抓住这个机会,把钱万金拉下水,换柳家安全无虞。

  而她跟钱万金谈判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这个。

  至于酒坊,是十拿九稳的,她的果酒不简单,钱家一定已经看出来了,他们怎么可能放弃这块肥肉。

  第二天一早,到了小木屋柳玉笙就拉着阿修的手,叽叽喳喳把这事情全倒给他了。

  “爷爷奶奶他们都被我吓了一大跳,咯咯!阿修哥哥,你会不会也被我吓到?”

  凝着小娃儿灿烂笑脸,还有她略微游移的眼神,阿修浅笑,“不会。”

  “真的?”

  “真的,笙笙只是很聪明罢了。”

  柳玉笙小手拍拍胸口,放下心来,“阿修哥哥也很聪明!阿修哥哥,你三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啊?”

  “三岁……跟先生辩论中庸之道。”

  “……”木着脸,柳玉笙放下小手。所以,他才不会被吓到。

  如果说她是天才,那他就是妖孽。人资质碾她几条街!吓?吓个毛!

  她白担心一场。

  在沙地愤愤练了几遍大字,才安慰好受打击的心情。

  嘴巴又憋不住了。

  “阿修哥哥,钱万金很快就会在杏花村建酒坊了,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没有,有笙笙在,酒坊一定会蒸蒸日上,整个杏花村也会因此受益。”

  “那我说婉容婶婶配制药酒的事情,你说她会答应吗?”

  “笙笙,这得问我娘。”

  “我不是紧张嘛……”柳玉笙讪笑,什么紧张,她就是心虚。

  在钱万金面前画大饼的时候把婉容婶婶画进去了,没经过她同意。

  “不用紧张,笙笙是想帮助我们才会那样说,你是好心,我娘怎么会责怪你。”

  他好像总能一眼看透她的心思,然后用最简单的话语抚平她的情绪。

  柳玉笙心头踏实起来,小手指勾啊勾,勾住了男娃儿的手,轻轻摇晃。

  嘴角是甜甜笑意。

  而他,由着她晃,另一手执树枝,写下新的生字教她念。

  阿修娘整理好了要上山的工具,背着背篓走过来,“修儿,囡囡,我得上山采药去了,你们是呆在家还是跟我一块儿?“

  “婶婶,今天我跟阿修哥哥在家练字!您上山小心些,早去早回!”小娃儿奶音脆生生的,听着就甜。

  阿修娘笑道,“好,那我去了,灶房锅上有烙好的玉米面饼,饿了你们自己拿来吃。”

  “婶婶慢走!”挥着小手目送阿修娘出门,柳玉笙一转头就对上阿修似笑非笑的眼神。

  “笑、笑什么!”呛了一声,又凑过去晃他的手臂,“阿修哥哥,我还是不敢跟婶婶说,要不回头你帮我提好不好?给酒坊配制药酒,婶婶以后就不用那么辛苦天天上山采药,也能更多些时间陪着阿修哥哥……”

  “好。”没等她把一连串好处说出来,他便应了,宠溺的捏捏她脸蛋,留恋指尖的触感。

  柳玉笙微愣,心情一个激动小嘴就凑了上去,吧唧亲在男孩脸上,“阿修哥哥你最好了!”

  男孩身形骤然变得僵硬。

  晨风轻轻吹拂,飘起男孩额前乱发,柔了他的眼睛。

  退出去的柳玉笙后知后觉,觉出自己举动的不妥,悄悄捂脸。

  她不是故意的,在家里卖乖习惯了,时不时就要亲爷爷奶奶一口逗他们开口。

  刚才,真的是下意识的行为,没过大脑。

  搞得现在,她都不好意思看他,只能佯装若无其事的在沙地上划划划,小眼神四处乱飘。

  须臾,耳边响起一声极轻的笑声。

  柳玉笙红着脸抬头,正对上了男孩如同夏夜星空的眼睛。

  他笑看着她,眼睛里星光璀璨。

  然后低下头,在她脸上,笨拙印下一吻。“笙笙,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