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十一章 小心嫁不出去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4 2018-09-01 00:05:00

  是夜,小木屋。

  阿修跟娘亲说了酒坊的事情。

  “修儿,你知道我们不可以跟别人有太多接触,很可能会给我们、也给别人惹来麻烦。”

  “娘,你整理一些常见的药酒配方,以卖配方的方式跟酒坊合作即可,这样既不用掺和进去,也能赚上些银子免你诸多辛苦,同时也全了笙笙想帮我们家的一番心意。这样即可。”

  阿修娘闻言,沉吟片刻,点头。

  这样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而且冬季将临,到了那时候大雪封山,是没有办法上山采药的,日子会非常难熬。

  笙笙把她带进酒坊的举动,不亚于雪中送炭。

  “修儿,那便听你的,娘这两天把常见药酒的配制方法整理出来,回头你拿给笙笙,由她帮着跟酒坊交接吧。”

  “嗯。”

  事情定下了。

  阿修扭头,视线透过堂屋木门看向屋前沙地的位置。

  脑海里浮现出晨光清风中小娃儿突如其来的亲昵,还有那泛了红晕的娇嫩脸庞。

  眼底,如缀繁星。

  这次钱万金来的非常快。

  昨儿下午回去拟定,第二天一早就又赶过来了。

  “福娃娃,事情敲定了,接下来选址,我得在杏花村转悠转悠,你也来?”

  不知道为何,明明是柳家最小的娃儿,他却有种她更能拿主意的感觉,下意识先找她说话。

  小丫头片子,不能小看啊。

  说话比大人还溜。

  “好啊。”柳玉笙笑眯眯答了句,然后转向柳老爷子,“爷爷,您去请村长过来一趟吧,这么大事情,村长爷爷得在才行。”

  “好,爷爷这就去把人请来。”柳老爷子答应一声,立即出了门。

  农忙过后家里事情不多,这个时间一家子都在,听钱万金的话,事情是真的确定了,柳家上下都晕陶陶的。

  他们杏花村,会是十里八乡第一个拥有村中作坊的村子,他们柳家,还是这个作坊的合伙人。

  有种咸鱼翻身的不真实感。

  “小东家先坐下来歇会,擦擦汗,喝口水。”

  过胖的人容易盗汗,钱万金就是这种,坐着马车来的,都好像累得不行的样子,满头大汗。

  柳玉笙给他提了张小马扎过来。

  看看小马扎,钱万金,“福娃娃,有没有大点的凳子,这种的小爷坐不下,坐下了起不来。”

  “……小东家,您还是进堂屋坐竹床吧。”那个不会垮,还够宽。

  “对对,屋里坐,一会柳奶奶给你倒水喝,瞧你这孩子,满头大汗的。”柳奶奶从巨大惊喜中回神,忙把人请进去。

  “还是柳奶奶关心我。”钱万金笑呵呵拍马屁,扬手示意大黄把东西拿进来,“柳奶奶,今儿我可能得呆上大半天的,中午就在您家吃了,我给带了点菜过来,您看着做就行。”

  一家子看向大黄手上提进来的东西,白花花的五花肉,一大块猪腿,还有一扇排骨。

  全是肉。

  “你这孩子,吃顿饭你还带菜上门,你怕柳奶奶亏了你吃的咋地。”柳老婆子嗔道。

  “当然不是了,柳奶奶,其实我更喜欢吃您种的青菜,回头青菜多放点啊。”

  “行,柳奶奶给你整顿好的,包你吃得肚儿撑圆!”

  “好咧!”

  “柳大柳二,囡囡,你们招呼小东家,秀兰杜鹃跟我去灶房,一会村长过来招呼他也在咱家吃了,咱娘几个早点忙活上,免得晚些时间不赶趟。”

  “诶,来了娘!”陈秀兰跟杜鹃忙往灶房走。

  柳玉笙在旁斜眼看钱万金,又是一句话把奶奶哄得眉开眼笑的,半点不露他骨子里的高人一等。这种虚伪功夫,她甘拜下风。

  “小东家你先坐会,我去提点水来,待会我爹跟村长来了咱再带你在村子里四处走走。”柳大柳二坐在竹床对面,行止间略带着拘谨,就连莽撞咋呼的柳二都不怎么敢开口说话。

  爹跟二叔还是得多锻炼,见惯世面,才能彻底扭转他们见到富贵人等时骨子里的卑微。

  等柳大走出去,柳玉笙压低了声音嘀咕,“每次来都要我家里人伺候,你是没长手啊,灶房里就有水缸,想喝水自己舀去呀!”

  喝,小丫头露出爪子来了,有趣。

  钱万金笑嘻嘻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小丫头,来者是客。”

  “咱现在是合作伙伴,地位平等,客什么客,下次再使唤我家里人忙活,大门都不让你进!”小丫头龇牙咧嘴,像只故作凶狠的猫。

  “行行行,下回小爷自个招呼自个,行吧?亏得我还带了那么多肉来,想让你们都能多吃点,我听说乡下人家一个月都吃不了一回肉。”

  “我家缺钱买肉了?您没忘您掏了多少银子吧?说得好听,明明是你自己想吃。”

  说一句顶一句,真是,没见过这么牙尖嘴利的小丫头,“每次见你不是皮笑肉不笑,就是凶巴巴的,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要你管!”

  柳二坐在那里,开始是不知道说什么,现在则是真插不上嘴了。

  俩娃儿说着说着就吵嘴,他一个大人,好意思掺和?

  看了下情况,自家囡囡正处在上风,嗯,他就装作没听见吧。

  等柳大提了水壶过来,看到的就是俩孩子跟俩准备干架的奶狗似的,相互瞪得凶狠。他那蠢弟弟则抬头望天低头看地,就是不看俩快掐起来的娃。

  他不过是走开了那么一小会,发生什么事了到底?

  放下水壶,柳大立即走过去把柳玉笙保护性抱进自己怀里,皱眉看着钱万金,“怎么了囡囡,小东家欺负你了?”

  钱万金僵硬,“……”

  他好歹是贵客,撑腰能不能别撑得这么明显?

  明明是小丫头先挑衅好么?他做什么了他?带猪肉上门还带出错来了?

  我去,我勒个去!

  他冤!冤得呕血了都快!

  柳玉笙把脸埋进老爹怀里,着实憋不住笑,好像是她把人给欺负了。

  估计二世祖一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冤屈。

  “爹,没有啦,我跟小东家在争论猪腿怎么做比较好吃。我说奶奶做得酱猪腿最好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