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十三章 她像个谜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15 2018-09-03 00:05:00

  “哟!小囡囡,你还开始学医了?能听得懂吗?学医理可不简单!”村长柳金福惊讶。

  “听得懂呀,婉容婶婶说我学医很有天赋哦。”小娃儿一派天真,为自己以后展示医术提前打下基础。

  “真的呀?那好那好,你一定要好好学,这样以后咱杏花村也有大夫了!柳老哥,你们家囡囡真不简单,你老有福啊!”

  柳老爷子眉开眼笑,“哈哈哈,小孩子不经夸,先让她学着,至于以后能不能当大夫还得看她自己努力。不过我家囡囡确实聪明!”

  嘴上谦虚不经夸,自己又给夸上了。

  老爷子与有荣焉的骄傲模样让柳玉笙抿了小嘴偷笑。

  至于钱万金,根本没把小娃儿的话放心上,他这种胖叫做富贵胖,越胖越有福。

  看看穷苦人家,能挑得出一个他这种体型的吗?

  家里午饭已经做好了。

  一行人回到家,柳老婆子刚摘下围裙准备去叫他们回来。

  饭桌上一溜儿菜品丰盛,清蒸排骨,酱猪肘,五花肉炒菜叶……香味引人垂涎欲滴。

  柳老爷子高兴,去盛了一壶果酒出来跟村长对饮,除了小囡囡,人人有份。

  村长柳金福是第一次品果酒,兴叹,“味道是真好,没想到野葡萄酿出来的酒这么好喝,比高度的米酒喝起来更舒服。柳老哥,合该你家发家啊。”

  怪不得贵人会愿意来杏花村建酒坊,就是冲着柳家的果酒来的。

  “什么发家不发家,就是我家囡囡捣鼓出来的新鲜玩意。好喝你就多喝点,家里还有,回头我给你捎上一坛!”柳老爷子笑道。

  “行,我不跟你客气,这酒喝第一口我就馋上了!”

  笑声一片。

  另边,刚闻到果酒的味儿,钱万金就凑柳玉笙耳边咬牙咋呼了,“福娃娃,你家竟然还藏了酒!不是全卖给我的吗?还剩多少待会我都带走!”

  带回去那几千坛根本不够卖,没想到柳家居然还有私藏!

  怎么滴他也要把这些酒全弄到手!那可都是银子!一小坛就能让他进账近十两!

  看着餐桌周围一圈人,一个个的把果酒喝到嘴里,他心都痛了。

  他们在喝的是他的银子!

  柳玉笙无语看着钱万金,嘴角止不住抽抽,“那是我家最后剩的一点点了,不卖,留着自家人喝。”

  当时只订了四千五百个坛子,全分装完以后还剩下大半缸的酒,家里也懒得再去订酒坛,干脆酒就留着自家喝,有客人来家还能有点好东西招待。

  “干嘛不卖!有钱你还不赚,嫌钱腥么!”看看喝得正酣的村长,钱万金下意识把声音压得更低,避免被外人听去对柳家影响不好,“五百文一坛呢!卖十坛够你家吃一年了,卖一百坛就能纯赚五十两!寻常人家有些一辈子都存不下这个数,你是不是傻?啊?再说你们家要是想喝,明年多酿点,到时候爷肯定给你们留点!”

  这人真是掉钱眼里去了,柳玉笙撇嘴,“四千多坛足够你家卖上一年的了。你可以安排下去把酒限量,每个月就卖十坛百坛的,物以稀为贵,那些有钱人肯定疯抢,酒的价值也就上去了,还能显得更加珍贵。到了明年葡萄季,刚好能接上新的酒开坛。”

  钱万金眸光骤暗,看柳玉笙的眼神带上了探究,意味深长。

  这番话,恰好是他老爹跟他说的,他们家也的确打算把酒限量保持新鲜感及抬升价值。

  可是这话从一个三岁小奶娃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一个寻常农家小娃儿,就算再聪颖,眼界也有限。

  柳玉笙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像个农家小奶娃,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接触越久,越发觉得,她像个谜。

  让人忍不住想要继续的深入去探究。

  装作没看懂二世祖的打量,柳玉笙乖巧用膳。

  两方合作,以后他们之间会一直打交道,她总不能老把自己扮得真跟个三岁娃娃似的,钱万金这样的人,以商为本,本质狡诈,一旦逮到机会他就会给你挖坑。

  那不是叫她柳家吃亏?

  她不干。

  就是要让他忌惮,心有顾忌,老老实实当个合伙人,大家还能愉快玩耍。

  饭后,离开前,钱万金找了机会跟柳玉笙单独谈话。

  “福娃娃,之前问你的问题还没答我,选址确定在青河边上了,你有什么意见就赶紧说,不然等到动工再想改就来不及了。”

  “别的意见我没有,不过酒坊建在河边上,得做好防汛,地基打得高一些。天气万变,去年刚大旱,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汛情。提前做好预防,也就是多花些功夫的事,好过损失惨重之后后悔。”

  她说的话,真的跟年龄完全不搭边。

  钱万金小眼睛微微眯起,点头,“这事到时候我会跟动工的人说好。你还有没有别的想说?”

  柳玉笙想了想,走近钱万金跟前,伸出小手搭上了他的手腕。

  腕间骤然覆上的柔软温热,让钱万金下意识瑟缩了下,想要避开,又硬生生忍住,莫名的就感觉有点紧张,胸腔里某处跳动有些失序。

  扬起嘴角故作痞笑,“嘿你这小丫头片子,学了几天医理还真把自己当大夫了?这是给小爷诊脉?诊出什么来了?”

  抬眸淡淡睨了他一眼,钱万金的痞笑就维持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扭开头,闭嘴。

  他跟前不到他腰部高的小娃儿,秀气眉头微微拧起,片刻又松开。

  小大人的模样让他颇觉好笑。

  “小东家,你若是信我,回去以后找个医术高明的大夫看看,对你绝对没有坏处。”

  “诊出什么来了?别这么危言耸听啊,小爷是胖了点,但那不是病……”

  柳玉笙皱眉,小脸认真严肃,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若咱不是合伙关系,我才不会多管闲事,你真以为你只是胖?你是中毒引起的虚胖!要是你置之不理,我敢断言,你活不过十五。你自己的命,你自己想清楚,要不要用来做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