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十四章 做她喜欢的人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30 2018-09-04 00:05:00

  “中毒?虚胖?哈哈哈!”笑着笑着钱万金笑不出来了,“福娃娃,你没跟我开玩笑?”

  “我人小你信不过,可以自己去找大夫,总有能诊得出来的人。”说完顿了顿,柳玉笙又道,“你家里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不过这事情最好别宣扬出去,能给你下这种恶心的毒,又不会让你立即暴毙,对方恐怕有所图,甚至,有可能就是你身边的人。你既是贵家公子,很多事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言尽于此,我算仁至义尽了。”

  昨儿拍开他扯她小辫子的手,当时手指不小心按到他脉搏,她就觉出了不对劲。

  今儿的探脉,确定了她的怀疑。

  话语已经说开,钱万金到底会不会信,就不是她能管得了的了。

  钱万金表情整个沉了下去,凝着柳玉笙好一会,转身上车,“大黄,回城!”

  坐在马车上,钱万金眼神极冷。

  如果说一开始他的确没有信过小丫头,但是她确切说出他活不过十五的时候,他开始信了。

  他们钱家,嫡子一旦满十五岁,跟家族订下的女子成亲后,就能开始获得继承权,家族会将主要生意及人脉一应交接到继承者手中。

  他是钱家这一代唯一嫡子。

  若他在十五岁前死掉,……呵,背后的人,要他的命不止,还要他这一支香火断绝,再无继承家族的可能!

  豪门大宅从来不缺阴私,只是他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他头上。

  是他太自以为是,以为有祖父祖母及爹爹的宠爱护航,没人,会敢对他下手。

  “少爷,您刚跟柳家囡囡聊了什么?”大黄同坐在车厢里,忍受了好一会的低气压之后,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

  钱万金看向窗外,须臾之后,眼底墨色渐淡,嘴角扯出若有似无的笑意,“大黄,你说,这世上会不会真有福娃娃,能带给别人福气的那种。”

  大黄干笑,少爷魔怔了么?这种不靠谱的事情也开始信了?“小的觉得吧,这种事情就是传得玄乎,若真有福娃娃,那天下就得乱套了,那些有权有势的,还不都想着把人给抢回去?”

  “……你说的对,这世上,哪有能带给别人福气的人,不过是个人际遇恰好遇上罢了。”

  ……

  柳家,钱万金离开之后,几乎每天都门庭若市。

  尽管事情已经传遍整个村庄,村长柳金福也把具体事宜一应告知,村民们依旧忍不住寻上门,再三从柳家人口中确定,再三感谢。

  短短几天功夫,光是村民们送上门的鸡蛋,都堆了好几篮子。

  除此之外还有送菜的,送自家烙的大饼的,甚至有送柴火的。

  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他们的喜悦与感激。

  杏花村的酒坊,会在杏花村招工。

  这对杏花村人来说,就是给了他们另一条养家糊口的门路。

  而这门路,是柳家,是福娃娃柳玉笙给带来的。

  导致柳玉笙每每去小木屋时,一路上都能收到各家特地塞到她手里的小吃食。

  或是一个水煮鸡蛋,或是一颗小糖块,或是一小把野果。

  到得小木屋的时候,兜兜都给塞满了。

  村民们更是背地里告诫自家娃儿,任何时候都不能欺负了小囡囡,谁要是敢对小囡囡不好,回家就等着吃排头。

  从兜里掏出个鸡蛋递给阿修,柳玉笙往自己嘴里塞了颗糖,煞有介事叹气,“阿修哥哥,我现在都快成村宝了,好苦恼。以前出门还能跟别的小娃儿说说笑笑,现在人都不敢离我太近,就怕我哪磕着碰着了,害他们背黑锅。我感觉我被孤立了,真的。”

  阿修浅笑,“笙笙忘了,你还有我。”

  有我就够了。

  把蛋壳细心剥掉,喂到娃儿嘴边。

  柳玉笙赶紧把嘴里的糖爵碎了咽下,然后啊呜一口咬在鸡蛋上,剩下的一半推回去,“阿修哥哥你也吃。”

  有好东西的时候,他总是留给她吃。

  最后她便想出了这个办法,她吃一半,他吃一半。

  在娃儿眼巴巴的眼神下,阿修慢慢把另一半鸡蛋吃掉。

  笙笙,心疼他呢。

  “阿修哥哥,你知道吗,最近村子里好多叔伯婶娘的,都跑来问我能不能把他们家娃儿也送来小木屋,一起跟着你识字识理。”

  “嗯?”阿修顿了下,抬眸看向小娃儿。

  却见小娃儿双手托腮,笑嘻嘻的大眼睛里尽是戏谑。

  明了她在逗趣他,故作不懂,顺着她的意陪她演下去,“为何?”

  “因为我跟着阿修哥哥识字,变得又聪明又懂礼呀!”

  “笙笙想我教他们?”

  柳玉笙摇头,“还是算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吵闹,他们要是真想学,跟我学好了,我是阿修哥哥最好的学生!”

  “对,笙笙是最好的学生。”他笑,也是他唯一的学生。

  “阿修哥哥,你那么聪明,又那么有学识,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要做个怎样的人?”

  阿修沉默片刻,凝着小娃儿,“笙笙,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小娃儿愣了下,当真认真思考起来,“我喜欢……温柔的人,能够温暖别人,学识渊博,温文尔雅,善良谦虚,进退有度。”

  “好。”他摸着她发心,浅浅笑。

  “什么好?”娃儿呆呆问。

  他笑而不语。

  好。

  他做她喜欢的人。

  ……

  钱万金上次一走,之后就再没来过杏花村。

  只着人请了施工的队伍到杏花村施工,传话的人只道,酒坊一应事宜,全部交给柳家柳玉笙监管。

  柳玉笙没有多问钱万金行踪,上次他离开前一席对话,如果钱万金听进去了,她猜,他之后必然会有所动作。

  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了。

  眼见着青河边那块空地,一点一点规划出模样,杏花村每一天都洋溢着希望。

  与之相反,下坡村持续低迷。

  村长安才已经蹲在家里几天了,脸色阴沉。

  堂屋里还有聚在一起的一群村民,人人脸色愤愤不平。

  “村长,咱得想想办法,不能让杏花村就这么起来,不然以后咱就真没有立足的地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