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十五章 会成为习惯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44 2018-09-05 00:05:00

  “就是啊,以前咱两个村子闹过多少场?前仇旧恨的,杏花村以后能对咱有好脸色?村长,依我看,咱不如把人给拉拢过来!那小贵人不是要建酒坊吗?咱下坡村也能建啊,青河边咱一样有空地!只要他来,咱多给他点好处,就不信他能稳在杏花村不挪窝!”

  “对!把人拉过来,赚钱在哪不是赚?就不信了,咱下坡村会比不上杏花村那帮二傻子?”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

  安才狠狠一闭眼,猛地喝道,“都给老子闭嘴!都做梦呢?抢人?咱凭什么抢人?人在杏花村开酒坊,是因为那边会酿葡萄果酒!咱村谁会?谁有这本事?你有吗?你有吗?你呢?”

  村民们被问得哑口无言。

  一时逞口舌痛快,大家都刻意的忽略了这个客观因素。

  没人愿意承认,一旦承认,就等于不得不接受他们下坡村不如人的事实。

  日后,别人会过得越来越好,而他们下坡村只能在旁干看着!

  “那怎么办?就由着杏花村起来?”有村民烦躁咒骂一句,“他娘的,杏花村就是走了狗屎运了!咱下坡村怎么就没那么多好事!”

  “人村里有福娃娃,咱怎么比?咱还能把福娃娃抢过来不成?”另有村民嘀咕。

  事实,一下让整个屋子陷入沉默。

  村长安才靠坐墙壁,眼睛慢慢半眯起,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明明灭灭,晦暗阴冷。

  “福娃娃是不是每天都去罗浮山脚?”

  村民们愣了下,道,“对,每天都去,我们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经常看到那个小娃娃,听说是每天都去山脚小木屋跟住那里的一对母子学东西,学什么就没注意过了。”

  抬起阴冷眸子,扫过屋里每个人,“听说葡萄果酒就是福娃娃捣鼓出来的,收购之后直接运送上京城,供给京城的贵人享用,可以想见果酒有多值钱。如果能从她那里得到秘方,咱下坡村不是没有翻身的机会!秘方,就等于源源不绝的银子。”

  话毕顿了顿,又摇头叹息,“可惜,福娃娃是杏花村的人,怎么可能会把秘方告诉我们,也只能想想了。行了,都散了吧,堵在我家也没用,我只是下坡村村长,管不到杏花村的事,更管不到杏花村人头上去。都散了,散了。”

  把人赶出屋子,安才关上了院门,转身之际掠过门外的眼神,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村民们暂时散开了,心却没有从村长的话里收回来。

  秘方……如果能得到秘方,酿出酒来卖到京城,那就是一步登天!哪里还用的着在村子里过这种苦哈哈的日子?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一个。

  而福娃娃每天都会去小木屋,这是极为重要的一个信息!

  彼时,柳玉笙还在小木屋里帮着阿修娘一起晾晒药材。

  借着晾晒的时间,阿修娘把每种药材如何炮制,那些适合配制药酒,各有什么功效也都细细的教给她。

  到了下傍晚快吃晚饭的时辰,柳老婆子准时过来接人。

  “囡囡,该回家了,今天又跟婶婶学了什么呀?”

  柳玉笙在竹筛旁抬起头,脸上漾开灿烂笑容,“奶奶!今天婶婶教我怎么泡药酒哦!囡囡都记住了,等回去了就试试!”

  “你这孩子,说风就是雨的,行,都依你!”

  牵上柳老婆子的手,柳玉笙跟阿修娘俩告别,“婶婶,我先回家啦,明天再过来!”

  “好,去吧。”阿修娘看着阿修跟在两人身后出门,笑着摇摇头。

  每次囡囡回家,修儿是定要把她送到村口的,风雨无阻,她呀也不拦着,拦不住。

  夕阳西落,天边燃烧着大片火烧云,把整个天际渲染成紫红色。

  走在林间小道,晚风相随,小小奶娃儿在前一蹦一跳,两只羊角辫儿在半空跳跃,透着朝气与俏皮。

  “阿修哥哥,你到我家吃晚饭好不好,前几天家里菜地又种了一垄萝卜,今天已经出苗了,长得可好了,我带你去看呀。”

  “我下次再去看,囡囡在家要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也别跟你哥哥们大晚上的跑出去玩,天黑不安全。”即将走到村口古槐树,阿修叮嘱。

  又没能把人拐回家,柳玉笙嘟了嘟小嘴,“我才不会乱跑呢,村里小娃儿都不敢跟我玩了,每次跟他们出去,好像我是瓷娃娃似的一碰就会碎,离得我远远的有什么好玩……”

  她期待的童年,被福娃娃三个字给破坏了,把她郁闷得要死。

  每次想起这茬都会生闷气。

  阿修嘴角翘了翘,揉抚她的发顶,“明天过来我陪你玩,快跟奶奶回家吧。”

  “你真不到我家吃饭么?我们可以一起喝果酒哦。”

  “下次,好不好?”

  “好吧,下次再叫你你一定要来,不可以又说下次。”

  “好。”

  柳老婆子都要以为自己是个外人了。

  俩娃儿依依不舍起来旁若无人,每天这种场景都要上演一遭。

  她就是那个棒打鸳鸯的外人加恶人。

  “好了囡囡,咱先回家啊,不能老缠着阿修哥哥,阿修哥哥还要走回去呢,再磨蹭天都黑了,看不见路咯。”

  柳玉笙脸有点红,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吧,撒娇的时候有人宠着哄着。

  会成为习惯。

  而这种习惯,会让人上瘾。

  “阿修哥哥,那我回家啦,再见,明天一早我就去小木屋找你!”

  “好。”男孩笑着点头。

  过了会。

  “你怎么不走呀!”

  “囡囡先跟奶奶走,我就回去。”

  “你先回去,我都在村子里了,你还要走上一段呢,快走呀,天要黑啦!”

  柳老婆子实在是,她孙女儿是阿修家的吧?

  弯身把小娃儿抱起来,“走了囡囡,咱先回家,你不走,你阿修哥哥也不走,俩娃儿打算在这里站到天亮?”

  “……不是,奶奶,阿修哥哥还没走呢,我看他走了我们再回去嘛,阿修哥哥要走好远的!”

  “你确定你在这看着,阿修哥哥能自己先走?”

  “……”不能。

  天不是还没黑透么,就是再磨蹭一会,也、也没关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