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十七章 囡囡,奶奶接你回家了

农女福妃,别太甜 橙子澄澄 2023 2018-09-07 00:05:00

  “囡囡,这是刚摘下来的枣子,很甜的,我都给洗过了。你要不要吃看看?”

  “囡囡,囡囡,我这里有石榴,也很甜哦,我给你剥开!”

  “我带了几片柚子……”

  “我装了一碗酸萝卜片……”

  柳玉笙都不知道怎么,小伙伴全围到她面前来了。

  一个个还眼巴巴看着她,希望能够雀屏中选……

  都不知道哥哥是怎么跟他们说的。

  “这些东西,你们平时自己也很少吃到吧?”

  乡下娃儿是没有什么小嘴可以吃的,偶尔家里给买几块糖已经很是难得了,所以他们最期待的便是山上野果子成熟的季节。

  那时候,能摘果子尝尝鲜,过一把嘴瘾。

  这次换果酒,他们定是把自己平时不舍得吃的东西都掏出来了。

  “囡囡,你吃吧,我们要是想吃还能再去摘。”

  “对,囡囡你吃吧。”

  柳玉笙看看他们,伸出小手,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点东西,没有拿完。

  就连那个捧着小碗,有些怯怯不好意思的小男童,她也当着他的面吃了一块酸萝卜。

  酸得她牙都快掉了。

  “哥哥,这些我都喜欢吃。”

  小伙伴们扭头,眼巴巴看向柳知夏柳知秋。

  “好了好了都过来,每人一口,别喝多了啊。”柳知秋拿出水壶,拔了塞子,递给他们。

  柳玉笙则把捧着的各种果子,分别分到俩哥哥手里,“东西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完,哥哥帮我吃一点。”

  柳知夏看看她,再看看手里的石榴,没有吃,转手塞到了衣兜里。

  柳知秋见哥哥这样,吃柚子的动作顿了下,把没有啃到的半边果肉撕下来,也塞进了衣兜。

  那边,水壶已经在小伙伴手里传了一圈。

  舔着唇瓣回味果酒的味道,大宝眼睛闪闪发亮,“有葡萄味儿,又甜又香,真好喝!”

  “好喝!知夏,知秋,以后酒坊里是不是就酿这样的果酒?”

  “我能不能再喝一口,刚喝太快,都没尝出味道来!”

  柳知夏拿回水壶,笑骂一句,“滚犊子,我跟知秋都还没喝呢,就小半壶,一人一口没多的了。”

  “那以后咱还能再换来喝吗?”

  “只要你们有好东西换。”

  “说好了,别反悔!”

  田地里禾垛子烧得噼啪响,周围萦绕着孩童们笑语欢声,这个秋夜,显得格外欢快热闹。

  晚上难得这样聚在一块,娃儿们都不想太早回家,把带来的东西相互瓜分之后,在一堆堆比大人高的垛子间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哥俩把柳玉笙藏到了离火堆最远的垛子里,用稻草在外面做好掩饰。

  “囡囡,不管谁诈你,都别自己走出来,知道吗?藏好了啊。”

  嘱咐好妹妹,哥俩故意分两边跑远,一路弄出重重声响,用来迷惑当“猫”的人。

  远处,猫已经开始行动,很快就有人被抓了出来。

  柳玉笙因着躲得远,一时半会的估计人找不过来,便悄悄扒开了草垛透气。

  秋夜虽然已经开始转凉,但是整个人埋在草垛子里,是很憋闷的。

  透过扒开的缝隙,仰头看月朗星稀,听耳边蛙叫虫鸣,还有远处时而一声“抓到你啦!”,柳玉笙小嘴抿出浅浅笑意来。

  这样的日子,前世,无数次向往过,却从未得到。

  今生得到了补偿,她很感激上天。

  她会好好珍惜,用自己的全部。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柳玉笙皱眉,她藏身的垛子,离河边很近,而声音正是从河里传将过来。

  这么晚了,什么人还在河边?

  洗澡还是落水?

  声音似乎比较靠近自己这边的河岸,柳玉笙想了想,钻出垛子往河边走去。

  走近了,隐约能看到河水里靠岸的位置有黑影在移动,往岸边靠近。

  “谁在那里?”不像是落水的样子,柳玉笙便停在了岸边没在继续往前走,心里生出警惕。

  黑影听到声音,没有回应,却更快游向岸边。

  柳玉笙嘴角轻抿,转身就跑。

  然一步还没跨出,一只大手便从身后伸了出来,死死捂住她的嘴,紧接着把她拖进青河。

  随后脖颈处一疼,失去知觉。

  ……

  整个杏花村闹翻了天。

  娃儿哭着跑回家说囡囡不见了的时候,柳老爷子跟老婆子差点当场厥过去。

  第一次夜里村子灯火通明,处处是村民敲击的紧密锣声,狗吠声,呼喊声。

  还有人组织了队伍去青河捞人。

  村里的小娃娃不见了,还是在青河边上禾垛子里不见的。

  村民们猜测最大可能,就是娃儿藏着的时候乱跑了,不小心摔进了河里。

  虽然这种猜测极为残忍,让人无法承受。

  柳家女眷瘫坐在河边,哭声凄厉,声嘶力竭。

  柳老爷子脸色惨白,强忍悲痛,带着人沿河一直往下寻找,只要人没找到,他绝对不承认他囡囡摔下河里没了!

  柳大柳二则领头带着村里年轻力壮的青年人,一遍遍潜入河底,没了再游水的力气依旧不肯上岸,最后是被村里人给架上来的。

  这一夜,柳家遭受了致命打击。

  便是整个杏花村,都弥漫着沉重的悲伤。

  小囡囡啊,那个聪明伶俐善良可爱的娃儿,给他们带来福气的福娃娃,突然说没就没了,甚至连尸体都没找到,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这样了!

  天际将明的时候,已经哭干眼泪抽空灵魂的柳老婆子,突然站起来就往村口方向跑,披头散发,双目赤红,如同疯婆子。

  “快,快追上柳嫂子!别让她寻了短见!”村长柳金福厉喝,率先追上去。

  同样瘫坐在地的陈秀兰,愣愣移转视线,然后,也疯了似的跑上去。

  她知道娘要去哪。

  小木屋,去小木屋!

  他们家囡囡最喜欢跟阿修一块玩,昨晚上一定是玩得无聊了,囡囡去小木屋找阿修去了。

  一定是。

  囡囡在小木屋呢。

  囡囡在等着她接她回家呢!

  柳老婆子站在小木屋门前,把院门拍得啪啪响。

  “囡囡,奶奶来了,奶奶来接你回家了,快出来呀,来给奶奶开门,奶奶想你了!囡囡,囡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