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逆天命:问梦情

第五十三章 翻旧账

逆天命:问梦情 莫莫0 2960 2018-10-12 22:00:00

  “站住!”

  正当冷夜决定做法,想转身离开时,却被一个凌冽的女声叫住,他怔了怔,最后选择头也不回定在原地,双眼紧闭,冷汗直流。

  怎么就被发现了?

  这下他该怎么解释出现在这的理由?

  当时会隐藏气息不出面就是王爷说的,跟着,躲着,有需要再出现,意思就是不要透漏自己的身份,行踪。

  可现在搞得自己像个被抓到把柄的小偷似的,瞬间他有种想找地洞钻的冲动。

  “怎么不回头?做亏心事了?”

  亏心事?

  他妈谁做亏心事了?!

  虽然现在他的模样是真挺像做亏心事的……

  但是!他可是奉命这么做的,所以真正做亏心事的不是他……

  想到这里,他缓缓转过身子,当他看清是来者何人时,倒是松了口气,“姑娘似乎不是宗阁的千金吧?”

  姚华怔了怔,闻言眉头紧皱,“确实不是,但我是五小姐的丫鬟。”

  就算不是千金又如何?

  鬼鬼祟祟不知在做什么!

  几天前收到湘儿的飞鸽传书,说找到小姐了,她便马上起身赶路,几乎不做休息,好不容易从德阳城赶回来。

  可当找到湘儿时,她想立刻挖一个坑,将那不知死活,欠打的丫头给埋了!

  湘儿其实在冥宸君将夏凝茯带出青楼时就知道了,那时她立刻将这好消息告诉姚华。

  哼!老是说她没用,同样是找了小姐三年,还不是她先找到,而华姐却到现在什么都没查出,不知道华姐这几年都在王府里做官做到脑袋短路了,还是华姐根本没那心思去找小姐!

  想到这,她真是气的肝疼。

  若是真没心思找小姐,她湘儿不介意替小姐出气!

  但看着华姐用了最短时间从德阳城赶来,还一副兴奋的模样,湘儿的气消了大半,她没好气道:“来了?”

  什么?

  来了?

  这是什么态度!

  “小姐在哪?”

  姚华现在没那心思跟这个摆弄臭脾气的丫头计较,她只想现在,立刻就见到她思念了三年的小姐!

  “刚进了宗阁,妳要找小姐就乖乖在这等着。”

  湘儿鼻息一哼,继续摆弄着她的臭脾气,压根不怕对方会将她碎尸万段。

  见她一副不削的模样,姚华没好气的就给她脑袋瓜一个暴利,“现在学会没大没小了?”

  “唉哟!”湘儿怒的捂住被敲疼的脑袋,怒瞪了一眼道:“又不是!是小姐吩咐的啊,说她没出宗阁前要我们在这等她!”

  “为何?”

  “我怎么知道!”湘儿没好气的晃了晃脑袋,“华姐妳不是最听小姐的话?不问缘由?”

  可恶!华姐刚那一个暴利可不是闹着玩的,现在她都觉得自己的头还在晕。

  此话一出,姚华更是气的不打一处来。

  哟!还跟她翻起旧帐了?

  这丫头是三年来在外头历练,翅膀长硬了,不怕她了是吧!

  “好啊,妳要等自己等着,别把我也算进去!”说罢,姚华冷哼一声,转身朝宗阁掠去。

  依照小姐的性格绝对不会明目张胆进去,所以她跟小姐一样是偷偷进来的。

  而小姐也一定会先来找三小姐,毕竟他们的感情最好。

  谁料,她才刚到达三小姐房门口,就看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这让她不得不戒备啊!

  “丫鬟?”冷夜双手抱怀冷哼一声,“那真不知这位丫鬟有何贵干?”

  有何贵干?

  这句话应该是她问才对吧!

  姚华见对方那趾高气昂的模样,莫名不爽,她从腰间取出软剑举起指向冷夜,秋眸半瞇,冷光乍现,“若说不出来历,我不介意将你就地正法!”

  冷夜摇了摇头,好心的提醒道:“若姑娘不介意惊动宗阁的人,让你家那位小姐遇上什么危险的话,在下不介意与妳打上一场。”

  小姐!

  姚华看了眼四周,眉头紧皱,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到底是谁?”

  “到时你便会知的,但在下真心没有恶意,这点姑娘大可放心,后会有期!”说罢,冷夜深深凝视了会怔愣的女人,眸光多了几分戏谑,邪笑一瞬,黑影一瞬,不见踪影。

  “你!”

  姚华就这么亲眼看他离开,自己却似乎没有足够理由追上去。

  是因为他刚才说的,或许她真是怕惊动宗阁的人,导致小姐陷入危机当中,她好不容易将小姐给盼回来,现在若是莽撞,只怕又会再次失去小姐了……

  她回头看了眼三小姐的房门,走到前头打算敲门,可举在半空的手停顿了顿,最后缓缓放下,拳头紧攥。

  若是她现在贸然敲门,不知三小姐是否会大发雷霆,毕竟三小姐很不喜欢别人三更半夜打扰的,除了小姐以外……其他人她是不会留情。

  想到这里,她打算先离开,就按照小姐说的乖乖等待时,阁门突然打开来。

  夏如蓉噙着笑走出屋子,看着三年不见的人,柔了眸光,“站在门外很久了,该进来了吧?”

  “三小姐。”姚华见对方走出,她第一时间福身拘礼。

  “在我面前不用如此,茯儿在里头,妳想看她的话就进去吧……”夏如蓉欲言又止,未了,再度开口,“但得切记,千万别碰她,她现在是碰不得的……”

  姚华瞟了眼三小姐,却惊慌起来,“三小姐,您的脸!”

  夏如蓉闻言抬手抚摸了会脸颊上的红肿,淡笑,“没事,这就是我让妳别碰茯儿的原因。”

  叹了口气,其实刚才将茯儿扶进内阁时,茯儿突然疼醒……

  夏凝茯迷迷糊糊的从晕厥中醒来,但当她还没完全睁眼,接踵而至的疼痛磨的她差点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现在不管是谁碰她,她都必须挥开,否则她真会觉得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活活疼死!

  于是,她不给搀扶她的人闪躲机会,手一挥,只觉得自己的手背似乎拍到了什么人的脸上,一下,两下,三下后对方才放开了她的身子,但却身体无力,又这么倒在地上。

  “蹦!”

  一个闷声,她疼的差点又晕过去。

  夏如蓉何尝愿意这般情景发生,刚开始茯儿打她第一下时,确实疼的她差点放手,可一想到茯儿此刻情况,若放手定会摔得严实,就咬着牙不放手,谁料……

  这丫头竟然还打来两下三下!

  她都觉得自己的脸颊此刻已经肿的不象话了,火辣辣的疼,最后真是忍受不了,下意识松了手。

  叹了口气,她缓缓蹲下对着夏凝茯柔声道:“茯儿,我是三姐……”见坐在地上不想动的人儿有反应,她更加柔声道:“三姐不碰妳,但妳能自己起来躺榻上吗?”

  夏凝茯愣了愣,睁眼看见三姐蹲在自己面前一脸担心的模样,再看到那红肿的脸颊,发现自己刚才打的人竟然是自己最爱的三姐时,懊悔极了,她压根没听进三姐后面的话,顿时眼泪掉了下来,“三姐……对不起……”

  夏如蓉被她这说来就来的眼泪吓了一跳,她急忙伸出手想安慰,可最后还是无力地放下,毕竟现在的茯儿真的碰不得,否则她刚才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攻击人了,“没事,三姐好的很,妳听话,自己起来躺榻上去,三姐不碰妳。”

  夏凝茯咬了咬下唇,吸了吸鼻子,哽咽点点头,她用尽了全力才爬上榻躺好,此刻的她只觉得好像跑了几百里远,完全没休息的累,她瞥了眼坐在榻沿的三姐,满脸抱歉模样。

  见她懊悔模样,夏如蓉调笑道:“妹妹这是懊悔了?”

  夏凝茯点点头,将身子侧过面对自家三姐,卷着被褥,身子卷曲,虽然盖了很厚很多被褥,似乎还是觉得冷,她全身发抖,越缩越紧。

  见她如此,夏如蓉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袖兜里拿出一颗褐色药丸,柔声道:“张开嘴,这药吃了能缓解些。”

  夏凝茯乖乖的张开嘴,含.下药丸吞咽,随后紧闭双眼,眉头紧蹙。

  寒气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似乎每一次发病,都会越来越冷,越来越难受,许姨也为了这事烦恼了很久……

  现在她又让三姐跟着烦恼,她到底是个走哪祸就找哪的命,她自己受就算了,还总是让身边最在意的人跟着淌这些混水,说到底,最可恶的人其实是她吧……

  想着想着,或许是药效发挥,身子的冷和疼似乎没那么烈了,她松了口气,兴许是被折磨的累了,也就安心睡下。

  夏如蓉没再说半句话,而是静静的看着,等她真正睡着后,再次观看了下脸色,便走出内阁,开了门。

  她以为,在门外的另有其人,没想到是多年不见的姚华。

  她本身就很看重姚华的忠诚,所以对她也没这么严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