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撞南怀

第十九章

撞南怀 默冬暖 2717 2018-10-12 23:56:46

  庆幸的是,徐跃鑫同志一直走在她身边,注意到她的动作后眼疾手快地将她一把扶住,“不是说没喝醉?”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

  许羡头有些晕,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宠溺。

  待她稳下心神时,忽然感到一道带着凉意的目光直射在她的身上,她抬起头,发现早晨离开时说明天才回客栈的男人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她的面前,而且脸色不太好看?

  许羡再一次打了一个寒颤,这时才发现她竟然在徐跃鑫的怀抱里,她赶忙退了出来,和他保持距离,“呃,谢谢,我有些头晕,先上去了。”

  说完不等他的反应就往楼梯的方向走去,再抬头时,陆南怀已经不见了身影,她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快步跑上楼梯,只是没想到在还剩最后一阶时,很不幸,她因为眼瞎又一次被绊倒了。

  她的手臂被一个有力的臂膀牢牢抓住,再一次撞人一个男人的怀抱。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暗哑且危险的声音,“许小姐一晚上打算投怀送抱几次?”

  男人将许羡带上最后一节楼梯,待她站稳后推开她。

  许羡这下彻底清醒过来了,心道这人真是有够神出鬼没的。

  男人见她低着头,久久不言语,现下又闻到她身上飘过来淡淡的酒气,抿了抿唇,“喝醉了?”

  许羡闻言,抬眸看向他,答非所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南怀挑了挑眉,极快地笑了一下,“言下之意,我的出现坏了你好事?”

  许羡皱眉,没搞懂他是生的哪门子气,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从来只有她怼人,何时有别人怼她的份,再加上喝了点酒她实在头晕,再开口时语气有些不善,“你有话不能好好说?”

  陆南怀闻言竟沉默了。

  突然一声怪异的声音传到两人耳中,下一秒,头顶上的昏暗的灯光刹时熄灭,眼前一片黑暗,清冷的月光穿过门廊洒在他们二人身上,男人的脸一半隐在阴影中,一半在月光下,他出神的盯着许羡,可目光却没有聚焦,此刻的他更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许羡悄悄地看了他一眼,该不会是自己说话的语气太重了,把他吓着了?

  她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方才自己的语气虽然是不太友好,但她的嗓门还是很小,若是这样就把他吓到了,说什么她也不相信。

  陆南怀心中所想,许羡当然猜不透,就连他自己也猜不透,他不懂自己的怒意从何而来,他仔细想了想,刚才他前脚回到客栈,后脚便看见许羡和别的男人在门口搂搂抱抱,在那一瞬间,自己好像被戳中了什么,心中顿时有些不快。

  许是两人的声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身后突地响起“噔噔噔”的上楼声,来人的手中拿着照明灯,一束刺眼的白光照在许羡的身上,她不由得闭上了眼,心中暗骂。

  “南怀?”来人叫着陆南怀的名字,语气满是惊讶又暗藏着欣喜。

  许羡认出来这道声音是木媛的,不过她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因为照明灯的灯光依旧射在她身上,她咬了咬牙,挤出一句话,“打招呼之前,能把你的灯光移开吗?”

  没有看到左前方还有一个人的木媛被吓了一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哦,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她连忙将照明灯往屋檐上照,这下他们的周围亮了许多。

  许羡勾唇嘲讽的笑笑,不过光线太暗了,没人注意到她的表情。

  木媛转过头重新将视线放在男人身上,“你怎么回来了,木靖下午的时候还和我说你明天才回来呢?”

  “明天有事,所以就先回来了。”陆南怀总算没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许羡听着眼前两人的对话,笑容里的嘲讽意味更深。

  也许陆南怀自己都没有发现,木媛一出现,他周身的冷冽的气息瞬间柔和下来,之前对她说话时语气冷硬到不行,可对着木媛,再次开口时他的声音变得温柔,低沉磁性的嗓音竟有些微微的醉人。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从她看到木媛的第一眼起,她就更感觉到陆南怀对木媛的与众不同,直至她看到秦麟的时候,男人眼神里暗藏着许多内容,她便更加确定了这一想法。而这木媛,许羡目光沉了沉,她很明显知道她身边的两个男人对她的心思,许羡知道,木媛这人远没有她的外貌来得单纯。

  “你明天有事?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木媛有些诧异。

  陆南怀闻言,目光扫了许羡一眼,“临时决定的。”

  木媛也随着他的目光一同看向许羡,“与许姑娘有关?”

  男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木媛便当他是默认了,目光变得有些复杂,微微一笑看向许羡,“方便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许羡扬眉,轻笑出声,“我和你说明天见,又没让你连夜赶回来。”

  见许羡好像没听见她的话,将她忽视了个彻底,木媛的笑容僵在脸上。

  “是吗?”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许羡,“我还以为许姑娘的意思是想明天一出门便能看见我,看来是我会错了意。”

  许羡闻言,装作颇为烦恼的点点头,“看来是这样没错,还辛苦陆向导开夜车了。”

  陆南怀笑:“不辛苦,比起许姑娘应允的丰厚报酬来说,这点辛苦实在不算得什么。”

  被他们两人忽视了彻底的木媛终于忍受不了了,黑着一张脸,好一会儿才深吸一口气,重新挂上温柔得体的笑容,开口打断他们,“南怀,你饿吗?要不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陆南怀侧过头,“没事,我不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房间休息。”

  木媛点点头,“那好,”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确实是太晚了,你开了一天的车,肯定累坏了,你也早点休息。”

  陆南怀勾着唇,“嗯。”

  “那晚安。”语落,她刚要转身下楼梯,目光瞥到一旁的许羡,脚下动作一顿,“许姑娘也早点休息,明天玩得才尽兴啊。”

  许羡假装看不懂她的装模作样,点头感谢她的关心。

  待木媛的身影消失不见,许羡才收起挂在脸上的假笑,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连一个目光都不屑给身旁站的男人。

  陆南怀感受到她突如其来的敌意,顿时觉得有些好像,抬步跟在她的身后。

  许羡站在房门前,摸了摸口袋,没有摸到钥匙,再依次把身上的口袋全摸了个遍,这才想起,先前出门前因为被徐跃鑫催的紧张,回房只记得加件外套,却把更重要的房门钥匙给忘在了房里。

  她闭了闭眼,抿着唇悄悄抬眸看向隔壁房前站在的某人。

  陆南怀和她的视线对上,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打开房门就要走进去。

  许羡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之前,一步跨到他门前,拖住他大衣的下摆,“你等等!”

  陆南怀停下脚步,看看衣服下摆的手,又看看她的脸,眼神似在问:你有什么事吗?

  许羡把这眦睚必报的男人暗骂了一遍,才绽放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的钥匙好像不在身上。”

  陆南怀轻咳了一声,掩饰笑意,淡淡的问道:“然后?”

  许羡眨巴着一双好看的杏眼,“你看,我们两个的房间隔的那么近,是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行个方便,然后你从我房间的阳台跳到你房间去?”

  许羡忙不迭的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费脑。”

  陆南怀有些苦恼,“这大半夜的,还孤男寡女的,好像不太方便?”

  许羡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谁叫她现在有求于人呢,于是讨好的说:“你我不说,有谁知道?”

  陆南怀想了想,点点头,“行吧。”

  话音刚落,许羡嗖的一下便进了他的房里。

  男人的房间和她的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床上没有那大红的被子,不过她现下才无心管这个,很快打开房间的落地窗,走到阳台。

  许羡看了看两个阳台之间隔着的距离,大概是一米左右的距离,跳过去时没问题的,她刚抬起脚踏上阳台的栏杆,低头往楼下看了眼,突然胆怯起来,尤其是晚上,楼下没有灯,漆黑一片,往下看仿佛一个无底洞般,她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眼又看向她房间的阳台,脚还没伸出一厘米,她心下一慌,重新回到平地上,这才发现某人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好戏。

  陆南怀翘了翘嘴角,现出一抹坏笑,“我若是帮你,你有什么好处?”

  俗话说的好,知时务者为俊杰,她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许羡回他:“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不管是什么。”

  陆南怀好好考虑了一番,似乎是觉得她的提议不错,欣然同意,走到她跟前,示意她让开点。许羡让出一步,男人手臂在栏杆上一撑,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流畅,以极快的速度,瞬间男人矫健的身姿便跨过了这一米的距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