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岁月的面纱

第四章 父与子

岁月的面纱 雨仑 4693 2018-08-04 11:36:15

  这件事在天昊的内心世界激起了前所未有的波澜。

  他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孤僻和阴郁,一个很明显的征兆便是,他开始渐渐疏远自己的父亲,似乎对父亲的那一份崇拜之情也荡然无存。

  正当他对父亲的尊崇达到一个极致的时候,陈祖铭父子出现了。这就好似在波平浪静的湖面掀起了一阵狂风,波澜恣肆。他意识到,父亲并不是自己心目中那完美的偶像,在面对外人恃强凌弱之时,他也会退让,也会怯懦。

  也许他还没有办法理解父亲内心深处的酸楚,但是他记住了一点,那就是父亲的退让,使得自己失去了艾琳。陈祖铭父子的做派,他们的蛮横,以及当时的种种场景,天昊不敢再回忆,也不愿意去回忆,这就似场噩梦,醒来以后,与其饱受折磨,不如彻底遗忘。父亲的苦衷,他无从认知,他小小年纪,便和父亲之间产生了隔阂。

  他当然不希望这样,但是一个心智还未成熟的小孩,一旦有了自己的主见,便会固执到底。吴振宏并不知道儿子内心产生的变化,看到儿子一天天沉默寡言的样子,他只能怨自己过去几年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

  吴振宏每每对李慧茹谈及天昊的状况,都会叹息道:“这孩子太缺父爱了!”

  李慧茹道:“你也许还不完全了解天昊这个孩子,当你真正走入他的心扉,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孩子。”

  也许一场危机正在父子中间酝酿着,吴振宏没有想到一点,那就是孩子敏感的天性,还有那只天堂鸟在天昊心中所占据的不可替代的位置。

  村前的那片树林比以往更加茂密了,十年以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杂草丛生。后来,一对老夫妇搬来这里,开始十年如一日地植树造林。由于他们的辛勤付出,几年下来,这里便绿树成荫了,葱葱郁郁的林中,可以看到桦树、红杉、白杨、山毛榉、枫树……从村口看出去,这片树林如同一张延绵的画卷。

  慢慢地,天昊不再去想艾琳。他每天都会到树林里去,只是没有一个朋友在身边,班谷走了,艾琳也离他而去。他独自一个人,或爬上树木眺望远方,或是静静地躺在树下,谛听鸟儿的轻语。实在无聊,便去追赶松鼠和小鹿,他把它们当做朋友,它们却视他为大敌。他很想去造访那对老人,但是很遗憾,两位老人已经双双逝去,他来到他们曾居住过的茅屋,久久不愿离去。

  他很热爱绘画,也确实天赋凛异,他的身上流淌着同父亲一般无二的艺术血液。但为了和父亲在某种程度上划清界限,他从未在父亲面前拿起过画笔——这或许是吴振宏乐于看到的,因为他不愿意儿子步自己的后尘。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天昊才会作画。他时常在树林中,拿一块石子,在地上尽情地描绘自己的脑海里的世界,或是眼前的景致。画完以后,自己观摩一阵,然后擦除。假如地上的“画作”令自己满意,到了晚上,他便在纸上进行再创作。他的枕头下有一本笔记本,成为他心灵新的寄托。笔记本中,全是他的“得意之作”。当然,这是他的私密,他不愿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自己的父亲。

  自从那天晚上艾琳和吴振宏的画被陈祖铭父子夺走之后,李慧茹的病情便一天天加重,已经无力干重活,经常卧病在床。可是,只要他的病情稍微有所好转,又会忙里忙外,料理各种家务。

  吴振宏看着李慧茹日渐消瘦的身子,心里难过极了。当初李慧茹为了和他在一起,不顾家人反对,两人秘密结婚。为了这件事,她的父亲公开表态:不再认这个女儿。吴振宏曾对李慧茹许下诺言,此生一定会好好待她,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青年时代的雄心壮志和他在绘画上取得的成功,也确实给了他这样的机会。但不幸的是,他失败了。

  吴振宏是一个有骨气的人,最初的失败过后,为了向岳父证明自己配得上李家,他在日本一时冲动投身了商业,开始的时候,一切向好发展,但是60年代来自东南亚的经济危机严重地冲击着中小企业,他们的一个合伙人看大势不妙,卷走了资金,虽然后来被陈祖铭“救起”,但吴振宏再一次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牺牲品。

  回首这一切,他不免嗟叹人生的坎坷。他走近自己的妻子,握住她骨瘦嶙峋的双手,眼中泪花闪动,看着她的双眼,他惭愧得地下了头,他沉重地说道:“慧茹,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如今,我已经一败涂地。不仅如此,还把你们母子牵连进来。天昊小小年纪,我没能为孩子创造出优裕富足的环境,还害他失去唯一最爱的宠物,我知道,对于孩童而言,这样的一只宠物,无异于一个天使!而你呢,也许这是你自幼以来最大的屈辱,而今你还害了病,我却无能为力。我真是失败,我枉为人夫,枉为人父啊!”

  李慧茹拉着他的手,说道:“振宏,快别这么说,我既然跟了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怪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现在虽然没能做出什么事业来,但是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况且,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失败,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要你不放弃,定然还会有机会等你,现在是有点艰难,但只要我们一条心,无论什么困难都能度过的。至于我身体的情况,我自己能熬过去,你不要担心。倒是天昊,他还小,生性又敏感,你要多陪陪他才是。”

  吴振宏说道:“在我们结婚前,我就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纵使如此,你还是愿意跟着我受苦,我心里真的无比惭愧,真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敢看妻子的眼睛。

  李慧茹却释然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你忘不了一些故人,更忘不了那位背离你的千金,但这又有什么呢,我们再不能回到从前,如何面对现实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好了,你也不要过多地自责了,我去帮天昊收拾一下房间,他一早起来就跑去上学了,房间也没有收拾。”

  吴振宏目送着妻子上楼去,自己倒了一杯茶,他回忆起那天的情景,回忆起那个男孩,那小孩的目光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再也没法想起。

  过了不久,李慧茹离开天昊的房间,她快步下楼,激动地冲吴振宏喊道:“你看,这是什么?”

  她从天昊的枕头下翻出了那本笔记本,夫妻二人一页页地翻着,惊叹不已。虽然都是一些铅笔素描,但行笔和构图都别具一格。天昊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美术教育,纵使有些细节的处理上还不够细腻,但这对于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而言,已经实属不易。吴振宏惊喜之余,也平添了一丝烦恼,毕竟,他自己的孩童时代与天昊有几分相似,他担心天昊有一天也会步自己的后尘。

  天昊回来的时候,发现心爱的笔记本正搁在桌上,爸爸坐在一旁,显然已经等了自己许久。天昊心中五味杂陈,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没有看父亲一眼,快步走过去,一手夺过笔记本,扔下一句“不要碰我的东西!”便径自上楼去了,不顾父亲在身后的叫唤。

  直到现在,吴振宏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儿子之间已经形成了一道深深的鸿沟,也终于意识到艾琳对于天昊的特殊意义。儿子的状况,已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他已经是个失败的画家,不能再当一个失败的父亲。他要挽回这一切,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寻回艾琳。但是,当他来到陈祖铭的房前,却被生硬的管家拦在门外,吃了闭门羹。

  李慧茹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再不能拖了。吴振宏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的妻子进城检查。

  医生细致地帮李慧茹做了全身的体检,吴振宏在门外焦虑地等待,他从没信过神灵,此刻却不住地祈祷。

  门终于开了,只有医生自个儿出来,没见到李慧茹的人影。吴振宏的心一沉,一种不好的征兆闪现在他的心间。

  医生把吴振宏带到一条僻静的小道,带着责备的语气说道:“你这丈夫是怎么当的,你妻子都病成这样了,你怎么就不闻不问?”

  “大夫,她到底怎么样了?”吴振宏急切地问道。

  “情况很不好!”

  “她患了什么病?”吴振宏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医生摇了摇头道:“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再没有比这句话更为悲观的句子了,这句话从医生的嘴里吐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病人几乎就是判了刑。吴振宏一听就知道灾难已经不可避免地降临。医生待他情绪稍有平缓之后,才慢吞吞地说道:“你太太患的是……肝癌!”

  一个晴天霹雳,吴振宏当场晕厥。自己最珍爱的女人,难道就要这样撒手人寰!

  医生把他带到休息室,给他倒了一杯水,安慰道:“做为她的丈夫,希望你一定要坚强,此刻你要比任何人都要沉住气,在她身边,绝口不能提及此事,她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好好陪她,不要留有遗憾!”

  吴振宏木然地听着医生的嘱托,没有说一句话,没有眨一次眼。但从他那呆滞的眼神中,医生分明看到了一种哀求——无论如何都要救救她!

  李慧茹已经睡着,她已经许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睡得香甜。吴振宏握住那双他曾握过无数次的双手。还记得在青年时代,这双手纤细、白皙,透着少女的羞涩。而今,手心已经长满了老茧,岁月淡去了她的青春,疾病夺走了她的红颜。

  吴振宏守在病床边,整整一夜没有合眼。他回忆起逝去的岁月,回忆起青春的时光,回忆起这几年的人世沧桑,最重要的是,面对身患重症的妻子,他该怎么办!假如她就这样离自己而去,生活还有什么意义?他简直不敢想下去。一夜之间,他似乎老了十岁。

  天昊放学回家后,父母都了无踪影。邻居王大伯告诉他:“你爸爸和妈妈一大早进城了,他们让我叮嘱你,今天没法赶回来,你一个人在家,晚上做完功课早点睡觉。”

  天昊心里很清楚,肯定是母亲的病情加重了,才会到城里医治。他恨不得立即动身上城,只是苦于没有交通工具,更不认得路,因而,他焦虑得彻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跑到王大伯家,乞求王大伯带自己进城。王大伯是一个老好人,邻里之间,无论哪家有事,他都会热心帮忙,从不推脱。看着小天昊焦急的眼神,他二话没说,立即收拾东西便准备动身。

  且说吴振宏面对奄奄一息的妻子,面对医院开出的高昂医药费用单,一种绝望感笼罩全身,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下定决心背着妻子去求自己的岳父帮忙。他把此行告诉了医生,医生答应替他保密,并照顾好病人。

  他搭上了第一趟前往北京的班车。一下车,他便马不停蹄地向李家飞奔而去。李家在朝阳西区一带历来是大户人家,家业雄厚,早在民国时期就开了几家洋行。

  多年前,当吴振宏第一次来到李家的时候,李家那状如王府的气派豪宅,令吴振宏目瞪口呆,他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在财富上可以达到如此巨大的悬殊。也正是在这里,李慧茹冲破家人的阻挠,在父母为他安排的另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与吴振宏之间,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作为一位知名的银行家,她的父亲自此不再认这个女儿。

  吴振宏到达李家大门前,只见门口站着一个门卫,他走上前,很礼貌地对门卫说道:“你好,麻烦向李老爷转告一声,就说吴振宏求见。”

  “什么李老爷?这里只有冯老板。”门卫很不耐烦地说道。

  “怎么会呢?这里明明是李勇锟先生的府上,怎么……?”吴振宏非常纳闷,自己绝不会记错地方的,难道李家已经搬走了?

  “什么李先生,这宅子已经姓冯了,快走吧,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门卫冷冰冰地站在那里,一副凛然不可侵犯之状。

  吴振宏还想再说什么,但再看看门卫那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容,便不再多问。他来到一家客栈,向掌柜的打听李勇锟一家人的下落。掌柜是个很健谈的人,在吴振宏吃着炸酱面的当口,他打开了话匣子:

  “老北京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们这些人的眼睛,更何况像李勇锟这样的人物了。想当初在这一代,李先生的名声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谁能料到,一夜之间,李先生经营的几家银行出现了大幅亏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几家银行纷纷破产,李先生还欠下了巨款。你面前的这座豪宅,早已抵押了出去。”

  吴振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短暂的沉默过后,他问道:“李家的事业经历了几代人的努力,而今应该蒸蒸日上才对,如何能在短暂时间内衰落?”

  “所以才说世道变了,据说李家同时受到五家新兴企业的打压,这其中还掺杂了说不清楚的个人恩怨。这些话你大可不必当真,不过李家确实是没落了。这里还有一些当时的报纸,你可以拿去看一下。”

  吴振宏看完报纸,暗自感慨自己已经与这个时代隔绝太久,独自唏嘘不已。他向掌柜打听岳父一家人的下落。掌柜道:“他们住在一个远房亲戚家里,离这里有点远,今晚你先住下,明天一早我让小张带你去。”

  “不了,我有急事在身,就不打扰了,你教我具体的路线就行。”

  “那我就不留你了,一路保重!”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