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岁月的面纱

第十七章 见字如面

岁月的面纱 雨仑 4954 2018-08-20 21:25:20

  转眼间,清明节就快到了,吴天昊曾与陆峰相约在这一天见面。但父亲坚持让他到乡下祭拜母亲。吴天昊陷入了挣扎,他不能抗拒父亲的要求,天昊历来是个孝子,为母亲扫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岂能违背。

  一天前,吴天昊还在家做着心里的斗争,他决定违背父亲的要求,而要想去见“青年茶社”的朋友们,就得先过了父亲这一关。他知道父亲是不会让他孤身一人前往的。于是只得装病,天昊吃了一些泻药,顿时上吐下泻。这可急坏了父亲和妹妹,天昊安慰道:“爸,我没大碍的,不用去医院,但是清明节也到了,今年我估计没办法去看望妈妈了。”

  父亲没办法,便说道:“既是这样,那就让雨彤留下来照顾你。”

  “不,雨彤得陪您去,我吃点药好好休息一下就行了。”

  在父亲难以定夺的时候,陈孟凡登门拜访来了。

  “照顾我的人来了!”吴天昊指着刚跨进门槛的陈孟凡兴奋地对爸爸说道,“这下你们可以放心地去了,再不用担心我。”

  吴政宏把陈孟凡拉到一边,叮嘱道:“千万不要让他乱跑,绝不能让他离开唐山。”陈孟凡郑重地点了点头。吴天昊估摸着父亲和妹妹差不多已经走远,便一骨碌爬起来,拉着满脸诧异的陈孟凡就往外走。

  陈孟凡急忙挣脱了他的手,问道:“你不是生病了吗?”

  “只是一点小病,我刚刚是装的?”

  “装的,干嘛要骗你家人呢?是偷懒吧?”

  “你傻啊!要是不装,我的计划还能实现吗?”

  “什么计划?”

  “跟你说了也无妨,我不是曾跟你提起过‘青年茶社’吗?我准备去见他们。”

  “可是,我答应过吴叔,不能让你离开唐山,他大概已经猜到你的企图了吧?”

  “大行不顾细谨,不要磨了。我就问你,有没有勇气跟我一块儿去?”吴天昊拍着胸脯说道,“跟我去一趟,你就能知晓很多大事,甚至参与其中。”

  陈孟凡犹豫了一下,随即答应道:“去就去,我还怕了不成!”

  吴天昊来到母亲的灵位前,再三鞠躬。上完香,祈求母亲原谅他没能去为她扫墓,同时保佑他此去能有所作为。

  两个朋友踌躇满志地启程了。

  在车厢里,吴天昊心烦意乱,心跳越来越快,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何他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息。陈孟凡的心境则较为平静,他是那种不易为外界环境所左右的人。

  当他们抵达人民广场的时候,已经深夜,广场上一片静寂,他们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是经历了平静的一天,还是暴风骤雨的一天?但是很快,这里的一切都会为他们所知晓。

  在晨曦中,天昊看到地上有两页纸,他捡起来,认出了陆峰的笔迹,很显然,这应该是陆峰的一篇演讲稿,上面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

  吴天昊努力辨认这些字眼,从字里行间,他只能猜测这里一定举行过集会,而陆峰则是其中的焦点。可是,陆峰和其他“青年茶社”的成员究竟何在,他们说好今天会聚会于此,不见不散。

  天昊知道陆峰不是轻易食言的人,带着疑问,他又去了“青年茶社”的基地,可是空无一人,连陆峰的住所,也是门头紧锁。仿佛几日不见,这群青年就如同候鸟一般,彻底离开了北方,飞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吴天昊和陈孟凡只得怏怏而回,他们知道已经错过了一切。

  几天后,天昊受到了一封信,信封没有署名,不过吴天昊一看就知道这是陆峰的笔迹,他激动得立即撕开了信封,只见其中写道:

  天昊:

  很遗憾我失约了,在此深表抱歉,在那一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也许你已经知悉,所以关于那一天所发生的一切,以及所有的细节,在此就不一一细表。

  我知道你是一位志存高远的青年,我从一开始就看到了你身上的热血和激情,虽然那一天你没有和我们站在一起,但是我们在,你也就在,我们早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

  在整个历史长河中,我们不过是沧海一粟,在广大的社会中,我们也不过是尘埃一粒。也许在未来人们的记述和回忆中,不会留下我们的名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抹去,但是,我们曾在其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所以,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我们投下去的一块小石,已经激起了涟漪,众多的石块投入大海中,定能掀起滔天巨浪,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天昊,也许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都难以见面了,包括张崇林、李鑫磊、杨泽华、王子坤、何秋子等人,你可能在短期之内也难以与他们见面。不过你放心,我们都很好,每个人都还将继续开创属于各自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从今天起,“青年茶社”在某种意义上也宣告解散了,我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作为青年人,我们需要投入到社会的实践与建设中,我们的舞台在社会的各行各业,一个人只有在国家和人民需要他的岗位上埋头奉献,才能发光发热,也才能创造出真正的价值。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我们又经历过什么,一切都不重要了,人总得往前看。

  杨泽华自然是投身于他所热爱的数学,听他说他准备投入计算机软件的编程领域,这可是前沿科技。前些日子,他和我聊起了图灵,聊起了信息技术革命,他是那样的豪情满怀,使得我几乎能看到他光明的未来,我也相信他定能在数字和计算机领域成就自己。

  李鑫磊曾与我一起在西北锻炼,他曾梦想当一名大学教授,成为社会尊崇的一名学者。不过现在他的志向似乎不在于此,经过西北的锻炼,他更希望能成为一名普通的教师,支教于偏远地区。虽然他的家人和很多朋友对他的想法都不太理解,但你了解他,他只要下定决心,就难以动摇。

  张崇林自不必说,他热爱的是物理,而今,他受到国家的召唤。未来他将投身于国防科技之中,这与他的理想不谋而合,他曾梦想有朝一日成为钱三强、邓稼先那样的科学家,相信他定能为国防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而像王子坤这样儒雅的人,无论时代怎么变化,他的初心亦不会改变。在新的时代里,他自然还是投入到他所热爱的传统文化的研究之中。你也知道他醉心于书斋,而今他正在草拟一部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史籍。他自己就说了,即使身边的人都穿上西装,他也不会脱下长衫。

  在我们所有人中,何秋子与你相处的时间最长,不用我说,你应该也能猜到他下一步的人生构想。也许在我之前,他就已经给你写过信。秋子是一位有着远大目光和理想的青年,他虽然小我两岁,但是他的很多想法要比我更为成熟和周到。他的理想在文艺领域,他曾和我谈起过关于开展文艺革新运动的构想。我想,你们未来都将是从事文艺工作的,所以你们必定还会有再见面的时候,甚至你们还将有机会共事。

  就我个人而言,自然是准备到甘肃去。还记得我和你提起过的我在西北的经历吗?这会儿,我的思绪又飞到了腾格里沙漠。

  我曾暗暗立誓,假如未来有机会,一定回到那里去,和那里的人民共同建设家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一定会扎根那里。除了“青年茶社”的朋友们所知晓的缘由外,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我爱上了那里的一位女孩,你们都知道我的心思从来没有花在儿女私情上。

  过去我所接触的女子,都藏有太多私心,他们虽然看似落落大方,善解人意,其实虚与委蛇,自视甚高,只有甘肃的那位女孩,让我看到了女子身上最重要的品质:真诚与善良,她并不美丽,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几乎就认定,此生非她不娶。

  所以于公于私,那里似乎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归宿。将来如果有机会,我也许会在那里静待朋友们的光临。那将是我最向往的事情。

  你还年轻,有些事情本来不该让你参与其中的,我们相识的时间不久,但是已建立起了非凡的友谊,一直以来,我都将你视为自己的弟弟,我希望能够如兄长一般呵护你,保护你,但是我忘了,兄长对弟弟最基本的保护,就是不能将其卷入危险之中,可是我却屡次让你参与我们的行动,多次将你置于十分危险的境地。现在想来,假如你当初真的遇到什么危险,那么我将有何面目面对你的至亲,面对世人,我又将何以立足?

  你身上负有别样的使命,你应该在艺术的道路上走下去。未来的路还很长,我相信社会环境在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好,而你的天赋,也会如同雄鹰一般展翅凌空。

  总之,希望我们能永远珍惜彼此之间的友谊,同时,选择你自己的道路一往无前地走下去。假如命运眷顾的话,相信我们还会再次相见的。

  陆峰

  **年**月**日

  吴天昊读着这封信,心中充满了对陆峰的敬意,这位兄长一般的人,这位品德高尚,信仰坚定的人,视天昊为亲密的战友和兄弟,对于年少的天昊而言,是何等的感动和激励!

  陆峰的这封信,更像是告别信,这令吴天昊忧虑不已,一种隐约的不安浮现在他的心头。

  天昊不知道他们身处何方,也许他们中有些人以后将没有机会再见,但是陆峰只希望天昊去走属于一个艺术家的路。今时不同于往昔。那时,吴天昊可以凭借自己绘画的才华作为噱头,趁机救人。而现在,连陆峰等人身处何处,他都一无所知,而且只身一人,能有何建树?

  自那以后,正如陆峰在信中所说的一样,天昊果然没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人,后来天昊在一封信中得知,他们都很好,有人继续追求个人的理想,有人已经成家……所有出现在吴天昊生活里的关于“青年茶社”的人和事,皆如梦境一般。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